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灵魂可托之地

我写什么是我的事,你看什么是你的事。

 
 
 

日志

 
 

原创:说酷  

2007-12-29 22:59:18|  分类: 薰在码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世青年的生存方式和上一代是不一样的,可以说潮流让人更新得比电脑处理器来得更快。二三年就一时代的思想(……差不多可以这么说了)。不论是在世界观、价值观还是人生观上都有了出入。哪像当年红卫兵在毛主席一声令下,就呼啦啦齐出动(多听话呀)。现时可不同了,有人走,有人追,有人站在原地思考,有人坐着看热闹,还有的往后跑……

三城台所在的地区,人们似乎还比较守旧,因此追“酷”求新的人不多,而且也少有那种风气的渲染,这对我们的学习还是较为有利的。但“酷”的概念还是令人青睐。曾经看过台湾作家刘墉的儿子刘轩作的《属于那个叛逆的年代》,里面讲“酷”,道“叛逆”的例子不胜枚举。留在大脑里的是——“抽着烟,叉着腰,头发做成Mahawk的庞克”,“在餐馆里用食物打闹,坐在大楼屋顶上死命灌酒,深夜时大家脱了衣服在马路上裸奔……”这些“酷行”在保守人眼中是不可以存在的。在我眼中,即是正常的叛逆,又是疯狂的叛逆。基于环境的特殊,他们可以疯狂,我们不行;他们有十足的胆量,自谓之“有种”;我们没有,但不作“无种”而论,反正这本是可有可无的。青蛙坐井观天,浑身湿漉漉冰冷又冰凉,才不管天上的小鸟长满羽毛,体温到40摄氏度之类的,毕竟各有各自的生存方式啊(这里强调的是生存方式)。

比如一个盲目的白痴 ,或者说纯粹是追求流行的天材,从上到下没一点正经样:一身迷彩服偏偏反过来穿,而且从头往脚都套上了大大小小的圈子,……不伦不类的样子随人而异,回头率越高越有“魅力”。怎么会这样?在大街上肆无忌禅地谩骂、飙车,在野径公园聚赌,干尽一切荒诞的事,任无数靡烂的习性在放纵着……可是便是再脱离现实,终有回到现实的时候,因为“脱缰的马”总会被驯服的(自有驯服的人吧)。到底“酷”是什么?解释有许多,但却说不清楚,酷只是让人看起来冷酷,给人视觉、心灵的撞击,与现实世界充满大对比、大冲突出而已吗?应该不止如此,应该不会就如此,应该有更深一层,有更为内涵的追求境界。时间的变化会为“酷”的发展创造机会,一秒更甚一秒。在叛逆的年代里,是它的天堂和地狱,尽管是有年限地存在着。大约当身心俱冷却了以后,才会感到往事的疯谬,一场无结局的闹剧罢了,一如夏日高挂天边的彩虹,虽是曾绚丽、多彩,但却不坚实的。

诸如这种回到初始状态的事,宁可将那无聊的追求抛弃;再刺激再迷人,如果最终依旧是一种浪费,一种空虚的话,那宁可不心要拥有,宁愿不酷。即使像水一样平静,也是可以追求生命的快乐。

但是“酷”毕竟还是“酷”(往往就是有这些无厘头的理由),尽管说出口后觉得没什么道理,令人觉得游离不解,虽倾心又不得不拒绝。

莎翁的《仲夏夜之梦》名句:如果美丽像传染病一样会传染,我愿被你传染。

这种台词用在“酷”上倒相符合了。“如果酷像传染病一样会传染,我愿被你传染”。不仅仅是年轻人,有时也有长者愿前卫一点,当然他们最好考虑一下自我心脏的负荷量,万一见不得那些花花行径,自己弃了念头,保不好孩子们就没得乐了,“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同情世上儿女行。

假设出来的东西有的是美梦,有的是恶梦,有喜剧,亦有可能是悲剧。接受现实不是容易的,被混淆的现实在虚拟,将人的心都分成两个,在追求中都迷失了自我。想让自我不受迷惑,那就必须远离那些“是非之欲”;想要彻底的疯狂,就尽可能地将生命当游戏。

 

我是一个爱挑三捡四的人,‘酷’这玩艺对我而言可有可无。这种潮流式的表现非常的不稳定,因此我讨厌。虽说如此。我们又不得不追着潮流走。看着别人在那边活得很有个性,你会心平如镜才怪。不是有部著名的影片叫《修女也疯狂》吗?修女都疯狂了,我们又怎么去做圣人?而我比较喜欢复古的、古典的、古董的……艺术品,不过得合我的口味。说到艺术,我便又有得发牢骚了。

在我的眼中,艺术是从普通事物进化而来的,并且必须分析了才知道它要表现的是丁是卯。但我不专业,所以不懂艺术家的作品,而那些抽象画简直抽象到连图象都分不清,偏偏一幅幅又价值不菲,还搬上讲台,又是赞美又是标榜,说什么色彩大对比,创作大冲击。其实说了不等于没说,听了还是一头雾水。那种简直像小孩的涂鸦,竟还例为艺术、大作,真是莫名其妙。

我对美术这方面只是有种片面的爱好而已,我也不太清楚野兽派、古典派等等的区别,就什么莫奈、毕加索这些大师的笔致画风只有从画的注解才知道。反正我也是那种慕名而求的人。东西南北都分不清(原对方向感的分辨率就不强……)我可不想在这上浪费细胞,不过一想那些如试涂色草稿的画就无法忘怀,若不是由于装裱精美,又注上几个零,才不晓它们的价值。它们在我眼中,和垃圾没什么区别。(这说法刻毒了些,不过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到底,酷是艺术,还是精神垃圾?而某些艺术,是应被抛弃了才好吗?但现代垃圾进美术馆展览的机会是存在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高中时代的浅显想法,读读还是很怀念过去的.别也,2002年!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