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灵魂可托之地

我写什么是我的事,你看什么是你的事。

 
 
 

日志

 
 

第21话 December  

2005-09-19 00:01:00|  分类: 恐怖宠物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Naisy Night Horror Night.

今年的圣诞节又光临了这个城市——

不过在这幸福的时光中,宠物店就有点……

只听D伯爵住地道歉:“真的很对不起。”

一个妇女带着她那贴了好几块OK绷,全身飘着消毒水和香水的儿子,坐在宠物店中不住地絮叨:“小孩子的吵架,我们大人也不好插嘴啦……可是这也实在太过分了。”她看着可怜的儿子心疼不已。

“是……”D伯爵叹了口气说:“我会支付全部医药费的。”

“以后请多加管教。”那妇女说完便走了,连“再见”也没说。

“唉……”D伯爵好容易送走这麻烦人物,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真麻烦,大麻烦带来的小麻烦惹出的不大不小的麻烦。

“伯爵!对不起。”克利斯感到很抱歉。

小胖忙抢白道:“不是克利斯的错!他们知道克利斯不会讲话,却故意把打破玻璃的责任塞给他!”

“所以我才小小咬他们一下的。”主犯阿辙也负伤不少,不过只是些小伤,他不感到任何歉意,这本来就是那些孩子的错。

“原来如此。”D伯爵明白事实的原委后,就不多加责怪克利斯了。他微笑地问:“怎么样?你也揍了他们吗?”

“他逊毙了!马上就哭着跑了。”阿辙挺着胸,摇着手反问克利斯,“你真的是那个刑警的弟弟吗?”

这话一触克利斯的心痛处,他丧气地低头啜泣起来。D伯爵双手按住他的肩,一想到雷欧他就想发怒。他安慰道:“他那种粗暴的样子,你不像也罢。”

他们一起分享蛋糕,由D伯爵操刀主切。今年的蛋糕虽没有去年那么华丽,但看起来就知道很好吃,“来!吃蛋糕吧!今天是特别的圣诞节哦!”

克利斯手捧了一块有圣诞老人的蛋糕,又想起去年来:“去年的圣诞节,我记得好像有下雪……去年的圣诞节在东海岸,和爸爸、妈妈、珊、乔治一起过的。”

D伯爵听完安慰他:“克利斯,这里就算是隆冬也不会下雪的,不过圣诞老人还是会来的哦!”

“……你骗人!根本没有圣诞老人。”

“克利斯……”

“珊有跟我说过——圣诞老人其实是爸爸扮好的。那个爸爸不是我真正的爸爸,妈妈、珊,还有乔治,也不是我真正的家人。珊还说妈妈是我害死的!我是恶魔的孩子!所以……”克利斯哭着揉着鼻子,“圣诞老人再也不会来我这儿了。呜——”

D伯爵看着克利斯伤心的侧面,他了解他的自责,因为他也曾……唉,那么久的事还提它干嘛?

“我们店里也有圣诞老人啊。”

“小胖!”D伯爵倒不知道小胖从哪方面来说的。小胖指着蛋糕上笑容可掬的圣诞老人,“就是这个白胡子的爷爷吧!我也有看过!他坐在驯鹿拉的雪撬上,对吧?”

这话引起克利斯的注意:“驯鹿的子是红色的吗?”

“嗯……”小胖掰着手指装作神秘的样子说,“到底是什么颜色的呢?我们一起去看看不就得了!”

D伯爵不禁赞叹小胖好厉害,他微笑地点着头:“那我们今天就早点打烊,一起去看看吧!”

“真的吗?”克利斯高兴地问,一行人才关好了店门,才刚走几步就听到有敲门声。

“真是不巧,你们先去好了。”D伯说着便走去开门。

“不要,我们等你打烊一起去!”克利斯挺有义气地说。

“欢迎光临——”D伯爵边开门边道,却听外面有妇女叫道:“克利斯!”门开了,只见外面站了一对中产阶级的中年夫妇,他们是克利斯的叔叔和婶婶。

克利斯一看,“叫”道:“爸爸……妈妈……!”只是那对夫妇却听不见他说的话,只看克利斯的嘴形动了动。

D伯爵有麻烦的预感。

 

傍晚的云开始在天边堆攒,阳光倒是称职是染匠——或红或紫或橙的云彩交相辉映。天空下的市警总部静静地矗立,和在之前冉冉飘扬的美国国旗形成鲜明的对比。在这栋建筑的内部——

“不好意思,雷欧,我先走了!”

“你好好玩吧!”雷欧微笑着道别。

吉儿递给他一杯水,边问他:“咦?雷欧,你今天下午不是没有班吗?”

“我和罗依换班了。他的未婚妻来看他。”

“喔——他们可有个甜蜜的圣诞夜了!”

“反正我今年刚好没有班嘛!”他翻着资料边说。

吉儿在一边泼凉水——“不是今年刚好,是今年也是吧!”

伤疤被揭,雷欧生气了:“你很烦耶!”

他又开始摩擦打火石,边想:想到去年的圣诞节——都是被那家伙害的。害得我一整晚都为了找龙蛋四处奔波,浪费了大好时光——而且还因为奇怪的药出现了莫名其妙的幻觉—可恶~~他一个人胡思乱想地神经质了起来:想起来就火大~~

倒是同事们,都被他莫名的如虹气势给震得目瞪口呆。

 

那对夫妇走向克利斯俯身去吁寒问暖。

“克利斯,是妈妈啊!让我好好看看!”那妇女似和克利斯久别重逢了,泪眼汪汪地看着克利斯,从头到脚不住地打量,担心他瘦了还是面色不好等等……

“你长高一点了吗?”爸爸也一脸慈祥地抚着头。

当妈妈看到了克利斯的伤,不快地问:“这伤是怎么回事?是谁欺负你了?”

克利斯听妈妈这么一提,忙跑去躲在D伯爵身后。

“克利斯……!”妈妈感到很伤心,克利斯到现在还未解心结,她很过意不去地说,“珊她对你说了那么过分的话,她也很后悔。她说一定要向你道歉,而且会当一个更好的姐姐的!”

爸爸也急忙说:“当然,爸爸和妈妈,直到现在也还是把你当亲生儿子看待。”他们的心从一开始就没有改变过。

妈妈诚恳地说:“跟我们回去吧!让我们一家人再一起生活吧!”

咦?克利斯一时无所适从,D伯爵知道克利斯的为难,忙替他解困:“整件事我大致都了解经过。不过欧雷克特先生他现在不在,你们这样擅自决定,恐怕不太好。”

“擅自决定的人是雷欧!”妈妈大声地说,但这太不礼貌,她降下了音量说,“是雷欧自己说要带克利斯去看专门的医生,我们才将克利斯交给他的,没想到他却中途变卦,说要把克利斯带到自己的公寓去住!他的房间又小又乱!环境又糟糕。”

“有同感。”D伯爵也说。

“结果昵,到最后却把克利斯寄放在唐人街里形迹可疑的宠物店这种不正经的地方!”

“呜哇……”浣熊小胖极力抗议,可是它的意思只有D伯爵和克利斯知道。

D伯爵不住地摸着它的头及安慰其他宠物:“别气!”

而爸爸说:“警察工作既危险又不规律,实在是不可能抚养这么小的孩子的!”

不知为何,克利斯听了爸爸的话,感到很是失望。周围的宠物忙安慰着他。

D伯爵说:“您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可是您瞧:克利斯自从和他哥哥以及动物们一起生活之后,变得比以前更活泼,更有精神了,不是吗——?”

“不!克利斯需要的是更正确的治疗和教育!”爸爸坚持地说。

妈妈也赞同:“他需要的是一个充满爱的温暖家庭。”他似乎没想过所谓的“正确”是何种“正确”,对克利斯而言到底如何才“正确”。

D伯爵不语,克利斯摇着他的手:“伯爵……我……”

D伯爵想了想说:“正好。刑警他一厢情愿地将克利斯送到我这里来了,我也觉得烦恼。”他的话引来四周宠物的反对。但D伯爵并未理会他们,笑着说:“请把他带走吧。”

一听D伯爵如此决定,克利斯眼角一酸,却流不出泪来。爸爸妈妈见D伯爵如此爽快就答应了,高兴地去拉着克利斯的手:“来,克利斯!我们走吧!”

但克利斯却一甩手跑向里间。

“克利斯!”双亲和众宠物叫着他,可是他头也不回地跑进了走廊。

“伯爵,你好坏哦!”小胖扯着D伯爵的衣袖责怪他,“为什么说那么过分的话。”“对嘛!”一只猴子也赞同小胖的话。

D伯爵没有回答小胖的话,他只是默想着:在这间店里就算不出声,也能够心灵相通。对他来说,这里实在是一个舒适的乐园。但是,总有一天,他必须走出这个舒适而安全的乐园,总有一天得回到人类的世界去的。

 

奔跑在蜿蜒无尽头的长廊里,克利斯难过得很,他已不下十遍问自己:我是个大麻烦吗?哥哥,还有伯爵,他们其实都嫌我麻烦吗——?他们对我好,都是在骗我的吗?待他清醒自己所处的位置时,不禁疑惑起来……咦?这是哪?我本来想去菲利的海岸的……他拧了拧四周的门,但都打不开,也看不到半个“人”。……没有人在……大家……都到哪去了——?克利斯哭着继续走,毫无目的。不知哪里是出口,又过了一会,他被一扇门吸引住:好大的门——

那扇门大概有十米高,漆成鲜艳的朱红色,伴着金、黑色的纹理,非常华丽耀眼。克利斯仰着头仰得很酸才看清了全貌:门的上半部和下半部都有精致的缕空祥云及花卉图案,在门的三分之一处有一整幅的芙蓉花雕刻,之上是直径3米巨大红色团龙。由于门有两扇,所以龙是分别刻在两边的门上,但却锲合得一丝不差,甚是完整。

叩……克利斯用右手轻轻一推:“啊……打开了!”他走了进去,天花板高高地悬在上空,支撑着的是二十七根盘龙大柱,四周摆了许多精美、昂贵的瓶具饰皿,空气中伴了熟悉的甜香。

哇——好宽哦——这房间真漂亮——克利斯感到有点冷:可是这里好寂寞,好冷清哦。他听到屋子里面有声音,又走进了一点,是哭声,是从一架美丽的牡丹花屏风后传来的。克利斯绕了过去,见不远处许多帐子下有一张金龙宝座,泛着奇特的红光,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女孩蹲在上面哭,她的衣物显然和他所知道的大不相同:头戴簪着满头金玉的龙冠,宋式的长袍上绣着金红色的龙图腾,瑞云祥凤的蔽膝、一双龙凤呈祥的大红鞋,就象一位年幼的女王般(虽然宋代没有女王的服饰……)。

“你……你……怎么了?”克利斯挺担心地问。

女孩转了过来,边抹眼泪边问:“你是谁?”随即坐好问,“你……是人类吗?你……你怎么进来的?”

这店里的“人”总问克利斯“你是人类吗?”“是人类的小孩吗?”弄得克利斯都奇怪了他到底是不是人类?次数多了,他也就无所谓了。

“……因为,你的门没有锁嘛……”克利斯指向门那边说道。

女孩显得很吃惊。

“对不起,我随便就闯进来了……”

女孩依旧流着泪,滴在她华丽的衣裙上:“没……没关系的,只是,除了伯爵之外,再也没人来过,所以有点吃惊而已……”

“没有别人……?这里只有你一个人?没有其他的人了吗?一直都是你一个人……?”克利斯觉得她和自己一样寂寞,同病相怜起来,“我……我叫做克利斯,全名是克利斯多福,你的名字呢?”

“……克利斯?”女孩的声音忽然变了一个调,“难不成你是那个臭刑警的弟弟?”

“咦?”克利斯有点奇怪,还是回答道,“嗯……对……”

“哦!”女孩突然从座上站了起来,大跨步走到座旁的花瓶里取了一支百合花,“原来你就是那个爱哭鬼克利斯啊!”

克利斯见女孩态度和之前大不一样,问道:“你……你怎么了?”

“大胆刁民!一个小老百姓竟然闯入我的水晶宫,简直不知死活!”她高举百合花,大喊,“我要惩罚你!”便打了下去。

“哇!”克利斯吓得举手遮挡,但并未疼痛,因为女孩及时收了手。

“……对不起,我是开玩笑的——”她微笑地拿着百合花,和头上的簪花宝冠相映衬,甚是优雅。态度比之前差了更多,看起来非常美丽。

克利斯不禁脸红:“你是谁?好像和刚才那两个不一样……你们究竟是……?”

“哦——你的感觉倒和你哥哥一样敏锐嘛!简单地说,我们就跟三胞胎差不多,只是我们生下来只有一个身体。”

视觉化的效果便是一个身体上长了三个一样的女孩的头,但神态和性格却绝然不同。

“有破绽!”女孩手中的百合花狠狠地拍下去,“说来说去,都是你哥哥的错!可恶!”

“咦?”莫名挨了一下的克利斯抚着痛处呆立着,突然看见少女突然自扼脖子说:“华南!你给我下去!呜哇……”好像一个人在说相声似的。

“叩!”的一声,女孩恢复了常态,正确地说是第三种态度,她说:“对我们这一族来说,生我们的人……应该说是养我们的人——对我们的个性有非常大的影响。我是司管这一地区的红龙,在我出生之前,一直都是由伯爵亲手照顾我的。经过60年平安无事的等待,在我快孵化的前一刻,你哥哥和一个小孩子竟然碰到了我!也因此害我又多了另外两种性格。”

“我有点不太懂,是不是——”克利斯突然又明白了,“最先在哭的那一个是小孩子,脾气很坏的是我哥哥……?然后现在讲话的是伯爵?”很容易了解的性格。

女孩微笑地说:“我叫十香,不得已,平常都由我主持大局的。凶暴的是华南,小孩子是润丽。”她走下宝座握着克利斯的双手说:“润丽是个爱撒娇,又怕寂寞的孩子,你能不能偶尔抽个空来陪她玩玩?”

“啊……好啊!……嗯……不行!”克利斯既而难过地说,“伯爵说我很麻烦,所以我不能再待在这间店里了。”

“什么?他那样说的吗?”这口气又粗又暴,准是华南,“交给我办!”华南一脚蹦到座上,弓起右手,十足雷欧架式地说,“我要和那两个来拐人的假父母决一死战!”真是要不得的标本美国人的英雄病。

克利斯忙说:“啊……没有那么夸张啦……”

“那样你就会一直呆在这里了吗?”润丽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你会跟我做朋友吗?”这种瞬间转变,克利斯还有点不适应。

“……不可以的。”十香说,她端坐在座位上,拢着手说,“这里是宠物店,人类是不可能待在这里的。”

“为……为什么?伯爵、小胖、阿辙、还有其他人不也都呆在这里吗?”

“克利斯,你总有一天要说人类的语言,要回到人类的社会去,你待得越久,以后分别时会越痛苦的。”十香说话的语气、神态和伯爵简直一模一样,克利斯觉得好像是D伯爵在亲自对他这么说,心里更难过了。

“那种事以后再想就好了!十香,你实在太龟毛了!”这是华南的声音。她突然用手使劲地拉自己的脸,十香很痛,抚着脸一句话也不说,突然拼命地拍自己的脸大怒:“华南……你一出来,事情就会越弄越复杂,我叫你下去听到没啊!”

克利斯见她一撕嘴,一会打脸,心想:她已经不一切了。

十香蹲在地上,霍地紧握双拳,“哇呀呀——”她已是涕泪俱流,脸红得像柿子般发起怒来,头发怪异地竖立起来。

此时——店外,地板开始剧烈晃动,之上的东西也是摇个不停。

“地……地震!”那对夫妇先反应了过来。

D伯爵也不知为何,却见角兔飞来,急促地叫着,他一听,抱头高喊:“……是红龙……?十香和华南吵起来了!”

“红……红龙是……?”爸爸问道。

D伯爵竖起三个指头说:“是龙,三头龙。”

这话在夫妇两人的意识中是不一样的。爸爸以为有三头龙装在一个筐子里,妈妈则以为是一匹马身三个蛇头的怪物。

D伯爵又说:“它要是真的闹开的话——两个唐人街马上变成碎石砾。”

“哈……哈!那怎么可能!”爸爸说。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动物?”妈妈也否认,但脚下晃动越来越厉害。“克利斯……”妈妈觉得很担心,她不顾危险地往里间走了去,她丈夫也跟着去。

“啊,夫人!”D伯爵只得追去。

 

此时的雷欧正追捕一个抢劫犯,当他追的那个犯人越过铁疏栏时,大地和四周的东西都摇晃了起来。

地震!雷欧第一反应便是这样:对了,一年前的今天,也曾有过停电和地震——……难道说……——不会吧……他眼见犯人快跑了才回过神:“可恶!你给我站住!”

 

龙的大厅里晃动不已,克利斯不住地喊:“你们快住手!十香!华南!你们别吵了啦……”但根本没有用。

夫妇俩跑在走廊上,一路上“锵锵锵”“哦哦哦——”的声音纷纷不断,吵得鸡犬不宁。

D伯爵边制止:“大家安静!受不了……真正需要的时候,那笨蛋哥哥反而不来!”

“克利斯!”

“克利斯!你在哪里——?”夫妇俩四处寻找,竟也找到那间龙的大门,妈妈推开门进去。“克利斯!啊啊——哇哇!”她一进门便大叫。只见克利斯不住又跳脚又挥手地对一只奇怪的三头龙喊些什么,三只龙中间的那只泪流不止,而左右两只龙吐着火气互相较着劲,克利斯站在地面,还不到它屈着的脚腕的高度,实在是渺小。

妈妈头昏神转地倒在地上,爸爸扶着她边说:“怎么会有这种事……SF(注:此处意义编者不明。)吗?”

听到熟悉的声音,克利斯回头喊:“爸爸,妈妈!”但他并没有留意龙的尾巴一摆,竟扫倒了一根龙柱,向他这边倒了下来。“啊——!”

“危险——!”夫妇俩大咸,但来不及了,一阵尘土随柱子倒下而在空间里扬了起来。

尘土渐渐褪去后,却看见D伯爵护着克利斯,替他受了那一重创。

“伯爵……?”

D伯爵微笑地问:“你没事吧?”随即对红龙高喊,“红龙,你们闹够了没有!十香!华南!”二只龙头却没有安分下来,可以说是充耳不闻。

“伯爵……对不起。”润丽哭着向D伯爵道歉。

“不是润丽的错,待会要处罚她们两个。”

夫妇俩看着D伯爵板着脸对中间那头哭的龙说些什么,感到莫名其妙:“他在和那只怪物对话吗?”

润丽哭着说:“不!都是我的错。因为我说希望克利斯永远待在这里……要克利斯做我们的朋友……十香说不可以,然后华南就生气了。”

D伯爵怜惜地看着润丽:“也就是说华南根本不听我的制止喽!真是的,爱管闲事的家伙。”D伯爵转头对克利斯说,“克利斯……现在只有你能阻止她们俩了。”

“……咦?”

“再这样下去,不仅这间店,整个唐人街都会崩塌的,请你阻止红龙。”

“我……”克利斯很为难,“我做不到的。”

“克利斯……”D伯爵说,“能进入这间水晶宫的人类,只有你一个人。她一定能够听到你的声音的。无论如何,请你救救大家。”任凭D伯爵他千种能耐,这回他也栽了。

“要我救大家——?”克利斯看到因恐惧而拥在一起的爸爸妈妈。

“没错,能救你的双亲,这间店还有唐人街的人。”

“嗯……我懂了。可……我该怎么做?”

D伯爵竖着食指对他说:“你跟着我喊,一字一句都要相同——”

“好……”

“南海龙王赤安圣济王傲钦公主十香、润丽、华南,听我的命令!安静!安静下来!”

克利斯照做,红龙听到了,纷纷说——

润丽:“你叫了我的名字了……?”

华南第一次平静地说:“很……有趣!”

十香说:“你是要成为我的主人喽?”

她们未等克利斯的回答,三人齐声说:“一旦订立了主从的契约,除非我们之中有一方身亡,否则契约永远存在!”

克利斯不知什么意思,偷问D伯爵:“什么叫做主从契约?”

D伯爵感到有点失望,但克利斯毕竟还小,也不能怪他的。便解释道:“……也就是说,你要成为她们的饲主。”

“咦……?我才不想答应那种事!”润丽一听,泪水就要夺眶了,但克利斯已握住他的手,“因为——我们是朋友嘛!”

终于,红龙总算静了下来,克利斯等人也出了水晶宫,惊魂未定的妈妈反对道:“竟然卖那么凶猛的爬虫类——”

爸爸拉着克利斯的手:“怎么可以把克利斯放在这样可怕的店里!我们快走吧!”

“才不是!红龙是很乖很听话的女孩子!”克利斯摇着手不肯走。

爸爸感到很不放心:“克利斯……”

妈妈更伤心了:“你这么不想跟爸爸妈妈回去吗?你已经不爱我们了吗?”

“妈妈,不是的!”但夫妇俩听不到!正在这乱七八糟时,又有人敲门了。不,是推门而入闯了进来,,竟是雷欧,他穿着一件极不合适的圣诞老人衣帽,背上还有一口袋东西,少了一大把胡子。是圣诞新人!

Merry Christmas!!”

“哥哥!”克利斯惊喜地喊道。

“啧啧啧。”雷欧摇着食指否定道,“不对不对,我是圣诞新人!但是这借来的衣服有点太小了。”他从背后拿出了一双扎着彩带的溜冰鞋,鞋面乌黑发亮,“来!我有礼物要给好孩子哦!拿去。不过薪水还没发,最近手头有点紧就是了。”

克利斯一见是自己最想要的东西,高兴地收了下来,快乐而感激地看着哥哥。

妈妈不可思议地说:“……克利斯笑了!”

“是啊……”爸爸也吃惊,他看着兄弟很被一大堆动物又围又舔的,说,“他们兄弟能沟通呢!也可以和这店里的动物们沟通似的!”

“咦!”雷欧这时才发现他们的存在:“叔叔、婶婶!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真是令人火大的粗心呢。

“我们……”爸爸有点尴尬,“只是经过这里,顺便来看看而已。”夫妇俩都露出了慈祥的笑,“我们只是来看克利斯,他看起来气色不错,这太好了!”

“……那么……”克利斯松了一口气,“我可以继续留下来了喽!”

不明所以的雷欧扭头问D伯爵:“发生了什么事?”

D伯爵听他这么一提起,想到了要报仇。他的头发连发根都像筛子似的抖个不停,紧握右手:“现在才给我来……”一见D伯爵这副恨不能将雷欧抽筋剥皮的样子,众宠物开始对雷欧进行攻击,啄帽子啦,咬肩膀啦,抓他的脸……反正雷欧明天是无法将这套烂烂的衣服还回去了,他的手头会更紧喽。

今天圣诞老人确实有来哦。克利斯做了一个美美的梦……“真是太好了!”他说了这么一句呓语,伴着甜甜的微笑。

明年一定也会有圣诞老人来吧。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