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灵魂可托之地

我写什么是我的事,你看什么是你的事。

 
 
 

日志

 
 

[ZT]:良宵一梦,百鬼夜行——《恐怖宠物店》杂谈  

2005-09-10 13:15:00|  分类: 恐怖宠物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遇不可求的,除了好运,还有绮梦——两者都来得突然,不可预料。失散已久的童年玩伴,怀念的故者,藕断丝连的恋人,期待的境遇,牵挂的家人……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往往在当时当刻,想就此沉沦,直入梦幻世界,从此不再醒来。反之,遭遇噩梦,避也避不开,只能自己吃进,但想到所有的丑恶痛苦欲望灾难都只发生在梦中,又觉的好幸运。只是好坏均难以转让。
  世事苍凉,我们数番起跌,慢慢心也变冷。生活悲苦,所以不忍从甜蜜中脱出。总想留几分色彩,延续不真实的喜乐。
  “这里是中华街,不可思议之物所栖息的魔都……”D伯爵低低嗓音从梦的一隅飘出来,虽然不知是绮梦或噩梦。尝尽人生百味的人们终究受不住诱惑,义无返顾,投身其中。
  
  梦的元素I——D伯爵
  下笔颇为迟疑,想称他为“这个男人”,不妥,或是一群、一类、一种……?好难定义。全因为那张几世不变的脸孔,阴柔、秀丽、精致,不老不死——当然也是极尽修饰的:描眉点唇蔻丹,每次出现皆不相同;穿上等绸缎旗袍——哈!竟然是旗袍,不是长衫中山装披风……女人才为展示身段裹上这种色彩艳丽剪裁精细的满服,而男人不该是甘当绿叶的么?虽然他也穿了黑色长裤(想来也是缎面的),不过欲盖弥彰吧?房中长年燃香,配合适宜茶香,各种甜食糕点的香气,可能还有他用的香水(?),于是媚眼如丝,吐气如兰,万千风情——这不是现实可能存在的活物,所以只能看作梦的部分,暧昧隐讳飘忽不定,终于成就为一袭香薰,不可捉摸。
  除了性别年龄难辨外,还嗜甜如命,把长指甲看作宝(疑是晚清陋习),被一群具备人类各种特质的动物包围,盘踞在中华街一角,门庭冷落,却客源不断的宠物店。原来他确实是真正的男主角,贵族化,多感而残忍——当然是对待人类,无性繁殖的后果是百年前的仇恨会传承千载,永远不用担心意向模糊画面不清,像遗传病,蛰伏一生。
  实际不喜欢这样的设定。不是苛求男主角必定昂藏七尺,血气方刚,年少轻狂——何况已经有个急先锋作为最佳排档;但他的阴,他的冷艳,简直叫人一骇——却竟然如此有人气!!可见下一代孩子胆量更大些。
  “我们只是在这里,描绘出无法见到的事物的形态,哼唱出无法听见的歌曲,用这双手承担起所失去的一切的重要性,我们就是这样的生物。”
  且不管这话说得多么道貌岸然,用生物称呼自己还是需要一些勇气,比如,撇开人性,不讲人道。可D伯爵们还是保留了人类的感情,也许从中拨出更多关注给予其他生物——飞禽走兽或珍奇异兽,或许有些人听了会两眼放光,有些则是嘴角流蜒,而D伯爵们是前者。
  故事最后,D伯爵父亲颓然倒地,重生后,终没能放弃为人的外形——“不管被背叛多少次,不管被杀害多少次。你还是希望能与人类共同生活吗?”——这或许是成为D伯爵血族的悲哀吧?无论曾经多么辉煌炫耀,能力地位高于地球上最高级的智慧生物,还是命如纸薄。想做当世亚当,乘坐挪亚方舟环游世界么?……夏娃在哪里?那是不平衡的。
  20年后,仍是中华街一角,发型变化,容颜依旧的D伯爵,眼波流转,莺声燕语:“我父亲现在不在家……”云云,心头又是一惊,这果然是良宵一梦!
  
  梦的元素II——雷欧
  雷欧,年轻白种人,美籍,警察,唯一直系血亲是弟弟克利斯多福,绝对没有搀杂任何外来血统的世袭人类(汗……这也可算世袭的么?),相信自己的眼睛和第六感,往往有着野兽般敏锐的直觉——这类型的角色皆是,兼且随处可见,为烘托气氛,转折情节,推动发展,都少不了。最初他是处处寻找D伯爵痛脚软肋的小丑角色吧?怎么忽然在不经意间变成男2号了?
  如果要真人演绎,会选择当红小生,高大俊朗,一笑露八颗牙齿,白得发亮——但细想,精灵射手奥兰多是不行了,太腼腆,最多在《特洛伊》里演感情戏,或继续做花瓶状;汤哥英俊有余,毕竟年龄不饶人,怕出现错代因缘之类尴尬场面——还是放到梦境的情形下最恰当。他就是那个被绮梦噩梦围绕的第三人,牵涉其中,游离其外,为不知的快乐。
  只是最后,还是知了。受了伤痛,也经历过生死一线的危急——同那些好莱坞大制作的场面没有二至。在挪亚方舟上目及的一切,都相信是真实。(——欧美人才认为是挪亚方舟吧?是作者混淆视听,明明之前还叫着中国人也许会飞呢……只是中国神话传说中的确没有飞船,仙人自由来去,最多一片祥云,已很奢侈,勉强视之为方舟吧。)可惜,神圣如救世主的男人神态温柔,说出的话字字珠玑:“人类还没有资格乘坐这艘方舟。”轻轻一推,简简单单推开了世人眼中的交情、退路,余地——尽管他也有过不堪不舍不忍不情愿,还是血缘的力量更大——言下之意:我、不、是、人、类!又一次,多决绝?!
  再动听的话语再艳丽的表情,和人做生意打交道的D伯爵,最终不是人类呢。打开那个破皮箱——不用怀疑,之前他是全力保护的——有的只是一张孩子的涂鸦,出自克利斯多福之手!不知道是作者的慈悲或者是千百年前人类血液的回光返照?
  此时的雷欧竟能轻易接受现实。这才是人类,在出人意料的地方坚强坚定坚持,任他之前多么大条和少根经,都没所谓。
  如果我们有幸窥看一个梦,是选择平淡无奇但欢乐收场的肥皂剧(此类会是闲着无事的中年肥师奶首选吧?),抑或一个高潮迭起却注定惨淡收场的情节剧?……真正参与,才能对比出优劣。所以,雷欧的儿子沃鲁多(为何不是成年的克利斯?关心他多些),才会继续父亲现实的梦境。
  
  梦的元素III——克利斯多福
  三白眼,小孩也显得不可爱!况且D伯爵本来就不喜欢人类,(这样还和人类做买卖,好矛盾!)是雷欧硬塞的,美其名约:间谍?特工?线人?卧底?好笑。是简单的理由,让两方都拒绝不了。
  而且这个孩子,不能说话——不是不会,不能而已。也非天生残缺,是后天刺激。生母在生产后死去,一命抵一命,血淋淋的,孩子自然有了阴影。后在养母(阿姨)家被表妹“指责”:你是被抱来的小孩,都是你害的,你真正的妈妈才会死掉的。童言无忌是针对那些天真烂漫的玩笑话,一笑而过,而遭遇生死一线,天人永隔,还是冷冰冰地伤人,不论对象是谁,不论出自谁口,伤心痛骨,忘记了人类优势能力——说话!这样就不用和人类交流,不用听到什么不愿意不想的东西,沉到自我世界,有时我们称它为自闭症——原来“神仙的孩子”并非全先天,也有后天养成,更苦闷吧?
  怎么看雷欧也不是用爱和耐心唤弟弟回现实世界的人,因为不善言语表达爱护,不知道一个拥抱能抵消一切误解。而原来,克利斯是希望有人听到他声音的!不开口,到底是不能不会,还是不敢?人类真是矛盾,D伯爵本是一例(什么,他们不是人类?),连小孩子的克利斯也在梦的边缘挣扎徘徊,不知是噩梦或绮梦呢?两者都不适合他的年龄。
  这样的孩子在漫画中也是很多见,兄弟俩一样没有突出的个性,本来,这些梦中的个性是留给那些动物的,不是人类,他们只要适中适度适量,足够。
  但,那一天一样会来。
  Departure,分离分别分开,和谁,梦吗?那些能够听到动物语言的人类,都曾付出代价,比如小学课文里的猎人海力布,比如《指环》里的杰克佛里德……克利斯是幸运的,他遇见并一起生活过的小胖阿澈朱香菲利浦……对了,还有思露塔娜夫人,教会许多在人世亦无法懂得的东西,潜滋暗长,旦愿哪天会发芽。
  “迷路的孩子找回了人类的语言,开始面向乐园出发。于是大门从此关上,永远地关上了。”——也许这才是安全,是正道,而当克利斯开口说话,好像失去什么错过什么背叛什么,别急,那都是梦,过就过去,沉到记忆底处,不再深入揣度。
  忽然想知道,朱香的泪,有没有留在克利斯的心里?
  
  梦的元素IV——友情
  欲循着感情路线一路赏遍梦中风景,大抒特抒的无非是友情亲情爱情,主旋律,最根本直接,视为基础,以此衍生的各种细微末节没有在宠物店内详尽,太混杂,要详尽也很难,终归是人与动物之间的缠斗,就算化成人形,也终至被看作狐精蛇怪,不能理解人类感情,也无法包罗万象。
  雷欧与儿时伙伴哈利(岂止儿时,几乎一同长大,男人间也有“手帕交”的?),及同事马克斯的段落最典型。典型的是友情的终点站竟然殊途同归。所以名为Doom么?有些过分悲观,却是惨烈不足以形容。
  雷欧举枪一刻,震惊讶然痛苦迟疑……负面情绪百感交集。他的身份职位责任,能容他犹豫么?不行,代价是同僚马克斯横死对方枪下——两方是远亲近邻,割舍哪边好?如何抉择?一次失去两个?叫人咬牙,狠不下心;生或死却容不下半点犹豫,一瞬决定。
  之前肯定遭遇过更穷凶极恶的歹人,杀人放火榨取老人家棺材本,可能还有凌辱幼童的。雷欧,举枪、威吓、瞄准……一枪中的!哪怕事后有人哭上门来寻仇,身怀六甲还想同归于尽(Desperation),也不会有分毫迟疑,企图反抗的,一定当场击毙!
  怎么换了人就不行?这便是人类,被感情捆绑、束缚、羁绊,无法选择。于是,试图在梦中把一切改写——真担心他精神分裂——在梦中想什么便什么,痛苦一个人承担好过承担不了,很幸福——若不醒来,圆满不破,梦与真实难辨,把痛苦转嫁出去,多好?然而,不可能。最终蝶死(许是替雷欧一死么?),梦碎,还是自梦中醒来。对话尤在耳边,人已经不在,事态炎凉,一己之力,不能改变。
  哈利是自杀的。枪口对准太阳穴时,不动不摇,最后良知?那是被感情捆绑过的烙印。“十年不见的青梅竹马好友——我绝对不能够让他举枪亲手射杀我。哈利他……一定也是这么想的吧?”
  梦中梦,关于友情也如此复杂,现实中的多数人,无非是喜丧婚宴同学会(还有同事会的吧?)小聚etc.,纯粹得多,也不痛苦,很好。
  
  梦的元素V——亲情
  整篇因为有雷欧、克利斯兄弟,充满了亲情的味道,当然还有D伯爵自己和动物们“怪异”的亲情(因为人形,把很多感情混淆了)。
  思露塔娜夫人追忆生下就死的孩子,是哭不出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