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灵魂可托之地

我写什么是我的事,你看什么是你的事。

 
 
 

日志

 
 

第11话 Dark horse  

2005-06-11 10:52:00|  分类: 恐怖宠物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日,刑警在一部电影的外警执勤,千凑万巧地又碰到D伯爵。
“你为——什么尽到这种地方呢?”他不甚热情地问。
D伯爵也没好气地顶了回去:“刑警先生才是……”
雷欧辩道:“我、我可是为了避免辖区市民在外景中受伤——”
“理由还真冠冕堂皇,明明就是来凑热闹看美丽的女明星的。”
“什么……!”一语为人道破心事多少是扫兴而且不快的,雷欧又反问,“那你自己呢——?”
D伯爵手一指说:“我是因为熟人导演的拜托,来提供电影里的动物的。”D伯爵的理由也相当充分,而且没有雷欧那种不良动机。
雷欧顺着看了过去,立刻面颜发青、冷汗暗下,什么话也说不出,吃惊地瞪着D伯爵——那是一匹美丽的白马,身上装饰许多华丽的缨络及鞍羁,值一提的是它头上那只螺旋角,所以会让雷欧看得发毛。
D伯爵拍着雷欧笑着说:“别太吃惊,那只角当然是假的啦。”他似乎是可以看透雷欧的心思。
“是……是吗?”雷欧疑虑未消地问,他觉得便是真的也未尝不可能。
D伯爵将天真的笑容而改用招牌式微笑——说是奸笑会更贴切,总之……他说:“你知道吗?独角兽是一种只让心地纯洁的处女接近的生物。如果把它带来,这里的女明星们也没办法和它拍戏的。”
雷欧并未认真听,他一见一个漂亮女人,立马巴巴地赶了过去。
“啊,那边那个女主角布莉?卡诺。”
伯爵非常生气:“简直是马耳东风!”想必一拳揍过去铁定痛快。
“不愧是前环球小姐,身材特级棒!”雷欧对骑在骏马上的女战士议论纷纷。
D伯爵眼睛也一亮,走到雷欧身边,赞道:“是啊,真的呢……皮肤好有光泽,睫毛又长,真迷人。腰部的弹性也无可挑剔!”
喔?难得意见相同哪!雷欧有点讶异。
可怜哪。他根本不知道D伯爵钟情的是那小姐跨下的那匹乳白色马!
“贝蒂,下一幕准备。”导演叫着替身演员。
“OK——!”叫贝蒂的女孩整理一下金色的假发。
“预备——!开始——!”
两匹马交锋了!半途中,贝蒂的坐骑突然直立起来,但制片人一时未反应,只觉有点怪,渐渐地才知道不对劲。只是为时已晚了,马失控地冲向一大堆临时演员处。
雷欧着急地拔了枪,又见D伯爵飞身闯入表演区来到马前,那马已是口吐白沫的疯狂状态,正要向D伯爵踩下去!
“哔——”D伯爵两只手指放在口中打了个呼吁,马儿一闻声,登时收足,但后脚打了个抖。
“乖——乖。”D伯爵安慰着马,轻抚着它的头。
“贝蒂!”导演冲了过来。“伯爵!有没有受伤?”
贝蒂跳马,抓着头说:“怎么突然这样?平常都是很乖的呀!”
D伯爵说:“有虫跑到它耳朵里,所以受到了惊吓。”
“刚才的口哨是?”导演问道。
工作人员说:“……似乎和训练的时候听惯的声音很像。”
“原来如此,所以它才静下来,伯爵你好厉害。”
D伯爵有点难过地说:“但是……很遗憾,它的后脚,好像因为刚才的冲击而骨折了。”
“什么!”一边的马术员惊叫道,上前去检查一下,“……真的……虽然很可怜,也只有让它安乐死了。”
贝蒂听了大惊:“怎……怎么可以……请等一下!”她大喊着试图劝说他们放了这马一条生命。
马术员见状对她说:“贝蒂……你很清楚吧?脚骨折了的——不能跑的赛马的命运——”贝蒂无言,这的确是无法否认的,但……
“不要紧的,我不会让它受苦的。”马术员说。
“等等……别这样!”贝蒂哭着哀求道。旁人可怜地看着她,却都无能为力。
“喂!谁来把贝蒂带去旁边一下。”这时候,马术员也只得如此了,他也觉得这是一件残酷的事。
“不!不要!放开我!”贝蒂挣扎着,眼看那匹马就要……她大喊了一声令人哭泣的“不——”之后便不省人事地昏过去。
当贝蒂醒来时,天色已淡黑了,制片人也回去了,D伯爵和雷欧留下来在临时休息场照顾她。
不过,贝蒂一醒来,还是啜泣不断。
“喝杯茶如何?”D伯爵递给她一杯暖暖的红茶,茶香使她的注意力有所转移。
“啊……谢谢……”不过她的金豆还未掉完。
“稍微平静一点了吗?”D伯爵问道。
贝蒂一手拿着杯子,一手抹着眼角:“都……都是我不好……才会害它那么……可怜。”
D伯爵却对她说:“你是骑术真好,你有正式学过骑马吧?”他又拿了一盒点心出来,“请用。”
贝蒂答道:“谢谢……其实我的志愿是当个赛马骑士。替身演员只是打工。”
“这样啊……最近女性骑士也增加了呢。”
贝蒂总算停止哭泣,大概是话题的转移吧:“其实,我家是经营牧场饲养赛马的,而骑我养育的马比赛,是我的梦想。”她颇自豪地说。
“哦……有机会我也想看看你的马呢!”D伯爵说,他倒是真心想看看这样的女孩会有什么样的马。
“好啊,我很乐意。”
D伯爵对贝蒂行了一下礼:“迟来的自我介绍,我是在唐人街经营宠物店的——”
“D伯爵吧?”贝蒂开心地说,“带白色的独角兽来。我是贝蒂?克劳。对了,那只角怎么装上去的?”
 
雷欧在一旁看着他们说说笑笑,渐觉得不舒服起来:……这该不会是他D伯爵泡妞的方式吧?还是单纯地对马有兴趣?不,D伯爵所到之处必定有犯罪气息。第6感又在工作的雷欧最……他突然听到D伯爵说:
“那我现在可以去府上打扰吗?”
“欢迎!欢迎之至!”
坏了!得看紧点,雷欧忙唤起他们的注意,叫道:“喂!等等我!”
经过一段时间,三人来到贝蒂的牧场。与其说静,不如说是荒凉,虽一片绿绿葱葱的,草木皆旺,但是很冷清,一匹马也没有的样子。
马厩里,房梁上头结了许多蜘蛛网,挺脏的,贝蒂有点抱歉:“虽说是马主,其实现在我家自己经营的牧场上,也只有一匹马而已,它叫‘南方冥王’。”
三人来到一匹浅黑色的俊马面前。的确,它的双眼,如黑夜中一闪一闪的星星,甚是美丽。D伯爵一见到它,立刻陷入了一阵美好的感觉之中,他如见甜食一般地走上前去,抚摸着马头,嘴里不住地说:“啊。多么可爱的双瞳啊!”那马也如见故人一般,亲热地靠着D伯爵的头,恰似千里马遇了伯乐那么兴奋。
雷欧见如此情景,心道:目的果然是马。
贝蒂却很惊讶:“不……不愧是伯爵,它很挑剔的,第一次见面的人,它一定会咬。”
是吗?雷欧特意上前一试,马便啾声对之,“果然如此!”他总算信服了。
D伯爵扶着马,突然很可怜地说:“喔呀……你的耳朵该不会……?”
贝蒂更吃惊,她不禁轻轻拍着嘴:“……越来越惊人了……你怎么都知道……对,南方冥王天生耳朵就听不见。因为这样,它格外神经质,完全不亲近我以外的骑士,所以在比赛中,也不能发挥实力。”
雷欧有点担心似的:“这……这样的马能参赛吗?”
“规则上是没问题的。”
“即便不勉强参赛,不是也可作为一般座骑吗?”
“……不行的!业余赛的奖金多少,大家都清楚的。”贝蒂不好意思地说,“……说来实在很丢脸……为了生南方冥王,配种的3万美金借款还没还。”
“3万美金?”雷欧大喊,“配……配个种要花这么多?”
D伯爵说道:“如果是赛马优胜级的一流赛马的话,有的一次配种就要超过10万美金哦。”
雷欧瞧D伯爵那一副不知己事的模样早已不怎么吃惊了,他只念叨着:“10……万美金?我的妈呀!”
贝蒂说:“但是,爸爸(马)那边的祖父和妈妈的曾祖父刚好是同一匹马,所以应该是很配的。”
D伯爵应声而算:“原来如此,是3×4得18.75%的配合吧?”
雷欧不解这种公式:“3×4得18.75%是怎么回事?”
“是指血量。一匹马继承父母的血缘分别是50%对不对?”D伯爵开导他,教起部分遗传学。
“对……对呀。”
“所以,从父母的父母——即祖父母继承的25%,继承曾祖父母的12.5%——这样的比例。如果这样倒算回去,可以追溯到3匹马。‘德尔莱?阿拉伯’、‘贝尔莱?克特’、‘欧德而芬?阿拉伯’这3匹马是纯种马的三大始祖,世界上所有的纯种马都和这三匹马有血缘关系——虽这么说,都已是20几代以前的祖先了,单纯以计算来说,其血量的比例也仅仅有0.00005%而已。”
“天啊……”雷欧哀嚎不已。
“即使说在比赛之前血统就已定胜负也不为过,赛马就是血统之争。就看能否继承快马更深厚的血缘——纯种马是人类的手所创造出来的跑步机械。”D伯爵最后一句话隐隐透出了不满。
“没错……”贝蒂心有不甘地说,“血统是无法反抗的……无论多么努力,一辈子都比不上血统好的马。天生的美人坐拥主角的宝座——而不是美人的人只适合当替身。”她深有感受地想着待遇。
“我……我,我不这么认为。人只要努力的话,一定——对不对!”雷欧看着D伯爵希望他说点中听的。
D伯爵微笑地并快乐地说:“对呀,人的话。”他立马泼了一桶冷水,“不过,马是不可能的。”
“喂、喂、喂!”雷欧显然十分生气:这小子竟然拆我的台!
“如果没有相当奇迹的话——”D伯爵很有他意地又说了这么一句话。
奇迹……贝蒂若有所思地想着。
“贝蒂……可不可以把南方冥王让给我?3万——不,10万美金,价钱随你开。”D伯爵突然和她谈判了起来。不,更像是在要她忍痛割爱。
雷欧奇怪极了:“喂……喂!伯爵?”他以为D伯爵脑袋秀豆了。
贝蒂也未料D伯爵会突然这样:“怎……怎么突然这么说……它……它确实比别的马要多花一倍心血照顾,还负了债,像个包袱,但我还没放弃从我家牧场培养出赛马的梦想。”
“那么,用更快的马交换如何?”D伯爵又问道,“全世界的马主即使用百万美金也愿意的优良血统马,敝店有很多。”
贝蒂低头不语,良久终于说出二个字:“回去……”她伸手在南方冥王之前一拦,对D伯爵大声说,“我绝不把南方冥王让给任何人!这是我家的一份子!你们都给我回去!”她忍耐自己不对D伯爵他们“滚”。主人下了逐客令,D伯爵的雷欧也只好打道回府了。
“你还真是个好奇宝宝。”雷欧说,反正也顾不了D伯爵是什么心情了。
“咦?”
“那匹马啊!连我这种外行的人都看得出是匹钝马,我可不觉它有什么令你心动的价值。”雷欧“嘿嘿”地干笑了两声,“还是你是为了贝蒂,她虽然是个小女孩,但挺健康俏丽的。”雷欧的脑子颇不正常的。
D伯爵倚着车窗,缓缓地看着外面,答道:“……没这回事。”他转过头来,挂着智者似的笑,“南方冥王还是匹好马。”
那匹马是世界唯一的名马。
 
几天后,贝蒂竟来到宠物店,她愿意出售南方冥王,因为她的父亲旧病复发,须住院治疗。但那个负了债的家却拿不出那笔为数不少的医疗费。
贝蒂把心一横,到了唐人街。
“你下定决心了吗?”D伯爵微笑地问,但绝对没有任何讽刺或乐见别人痛苦的神情及心态。
“伯爵,真的可以吗?用新的马还了钱以后,真的可以再买回南方冥王吗?”
“那当然了。”D伯爵带着贝蒂往里间走去,“请这边走,来看看交换的马吧。”
“——哪?不用开车出去吗?在唐人街里,怎么可能有……牧场……?”贝蒂很不可思议地跟着D伯爵走去。
一进里间,便闻到一股香气,是花香吗?她并没有问,只跟着D伯爵走。也许周围的场景有点怪,但此时她的心境已无暇去顾虑了。
“来,请吧。”D伯爵打开了一扇门,却见里面有一间长长的马厩,干净的走道,闪亮的天花板,栏中有许多美丽的马,姿态各异。
“骗……骗人吧——!”贝蒂惊呆了,信不信也由不得她了。
“呼!”背后一阵热气吹了过来,贝蒂反射性地转身“啊!”
是一匹白色的俊马在淘气。
D伯爵带着贝蒂往一只灰色的马前走去:“如何,很漂亮的灰斑马吧,它是 ‘快捷’的直系子孙——”
“‘快捷’,那匹传说的名马——?”不可能吧?那么久了,还能保存直系子孙。
又见D伯爵又指了另一匹说:“这匹白马是和某国苏丹最疼爱的公主交换的,梦幻纯种马。那边那匹是蓝斑,能在一天内跑完中国丝路的千里马的后裔。”
贝蒂问到刚才那匹逗她的马:“这是比赛用的阿拉伯马吧。”
“是的。还有这一匹,真想让你看看它在维多利亚女王加冕典礼时游行的英姿。”
维多利亚女王即位……那不是很早以前的事了吗?怎么……她被众马迷得乱哄哄的,没有多余的大脑考虑:“好……棒,每一匹都好出色,我都眼花了。”
“啊,这边是背负拿破仑跨越山岭,拥有健足的马。”
“咦,什么?”不会吧?贝蒂正发呆着,又被一只忽来的马喷了一脸热气,“哇啊——”
“抱歉。”D伯爵轻拍着马喷气不已的鼻子,“它叫‘恶梦’。独角兽,每天晚上都爱出没在女士们的梦境里,是个爱作怪的小捣蛋。”
恶……梦?
贝蒂扭头一看,洁白的独角兽把她吸引了过去。她伸相互手摸着马头,心想:对……这一定是梦!不如的话,不可能……有这样的情景!
突然她的视线留在一匹马身上:“啊,你是摄影时脚骨折的那匹马!你还……你还活着呀!太好了!”她高兴的抱住了它的脖子。
D伯爵说:“是我向导演要求的,便把它带来了。”
“伯爵!”贝蒂依偎着马儿,不胜高兴地说道,“谢谢你!”
“小事,别客气!好了,贝蒂,请选吧。我会送你喜欢的马。”D伯爵站在一只长着双翅的白飞马身边说道。终于谈起了正题,让贝蒂痛苦的正题。
贝蒂沉默了许久,她抬起头来一脸抱歉地对D伯爵说:“还是……算了吧。”
“你不中意它们吗?”
“不是的,全部都是很棒的马。可是……可是……”贝蒂的眼角滚出了泪滴,“我还是想和南方冥王一起跑!对我来说,南方冥王是世界唯一的名马!”看着它出生,看着它长大,第一次骑它……往事历历在目。
“我明白了。那么,我们就来想想,让南方冥王赢得比赛的方法吧。”D伯爵虽有点可惜得不到它,但还是算了,“试试让‘奇迹’发生吧。”
一瞬间,贝蒂似乎看到D伯爵背后长出了一对像空气般轻薄的翅膀!就象神一样!
 
结果,南方冥王通过了大赛预选,正式参加了大赛。
比赛这天,雷欧一早便来约D伯爵。
“走吧,便当我准备好了!”D伯爵微笑着,手上提了个箱子。
马场观台处,雷欧不胜感慨说:“不过,没想到那匹钝马——不,是南方冥王能够参加这么大的比赛。”一方面,他有点不自在。他们坐在特席上,柔软的沙发,宽敞的空间,好像没有看赛马的紧张气氛。D伯爵当然有理由喽:“……这个世界也有很——多敝店的客人。”所以他可以如此舒适地坐着。“如果赢了,就大爆冷门,。3万元的借款根本不算什么。”D伯爵手拿着一个精巧又可能昂贵不像话的望远镜边说道。
“……难道你要诈赌——?”雷欧又揪起D伯爵的衣领,但D伯爵毫不介意,微笑着说:“要开始了!”
“啊,有一匹起步较晚,是18号,南方冥王!骑士贝蒂?克劳!据说结果无论如何都要于本次比赛后引退的南方冥王!……现在领先的是‘蓝色闪电’,一鼻头之差的是‘荣冠帝王’,后面呈胶着状态,而南方冥王差了10马身以上。”广播员说道。
“哎呀——!完全不行嘛!”雷欧叹道,有点可惜。
“来,刑警先生。”D伯爵递给他一只5厘米长的训马笛子,“为南方冥王加油的,用力吹吧!”
“嘘!”雷欧试了一下,声音不怎么响亮,觉得奇怪,“它不是听不见吗?”而且这种LKK(注:编者也不知其意。)的笛子吹得动吗?
“没关系,没关系。”
这时播道:“领先的马群已到了最后一个转弯处了。”
D伯爵高兴地说:“——就是现在!用力吹!”雷欧莫明其妙,还是用力吹了一口,声音也不怎么大过原先。
马耳聪慧,这笛声却如闪电一般让它们一听到后都竞相狂奔向前。
报道员大异说:“怎么回事?所有的马都不转弯,往前直冲——一个个出场了!——”
人群顿嚣杂起来了,因为一定有不少人要倾家荡产了。
“就在这时,落后的南方冥王赶上来了,从容地转过最后一弯,轻松向终点逼近——!南方冥王!现在第1个抵达终点!比赛局势大逆转!大爆冷门——”
雷欧握着笛子:“怎……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他突然明白,“啊,难……难道这只笛子——!”
那只笛了制作相当精美,价值应也不菲吧。D伯爵却说那是很普通的训练笛子。
“那……除南方冥王外,所有的马果然是由于这笛声的关系的?这……这果然是妨碍比赛进行的诈赌啊!”雷欧又再次揪住D伯爵,“要……要是被发现的话——”
D伯爵却不急不疾地说:“事到如今还说什么?……你也是共犯。而且……”D伯爵的手伸入雷欧的西装内袋,摸出了几张马券,报以奸笑,“刑警先生自己不也买了南方冥王的马券?”
“啊!”被发现了也没办法,他也可以赚上一笔!
“请放心,这只笛子现在已经不用在那些赛马的训练上了,这是德而莱?阿拉伯的笛子。”
“咦……?‘德而莱?阿拉伯’……是那个20代以上的纯种马的祖先……?”
D伯爵微笑地说:“我也只是赌赌看而已。0.00005%的祖先的血,是否仍记得这个声音。”
雷欧发愣般地呆着笛子:“偶……偶然的!这是蒙上的!”他一点也没发现自己曾几何时,对D伯爵的话已明显减少了排斥。
经过了百年,藉由血脉传承下来的,记忆的奇迹——
而贝蒂得到那笔大赛的奖金,完成了她待续了很久的梦。
D伯爵在店里“马”的房间里,在众马的簇拥之下、边欣赏着在墙上的名马挂画,依旧念念不忘南方冥王:可惜,错过得到世界上眼睛最美的马的机会了。
他本人也真的是很怪异。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