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灵魂可托之地

我写什么是我的事,你看什么是你的事。

 
 
 

日志

 
 

第12话 Devil  

2005-06-11 10:49:00|  分类: 恐怖宠物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里是一个民族大熔炉,美国——几乎降临了所有的“神明”。
“站住,D伯爵!你怎么会满不在乎地出现在这种地方?”雷欧吼道。
“满不在乎?……这里是公共场所,任何人都可以走在这里的,不是吗?”D伯爵满不在乎地扛着一个箱子满不在乎地说道。
“还有,箱子里是什么?我要检查行李!”雷欧上前,粗鲁地拦住D伯爵的去路,并抓住了他的胳膊。
“放手!里面没任何你的可疑东西啦!”
“罗嗦!你本身的存在就十分可疑了!快把箱子打开。”雷欧一把拉住箱的把手,态度强硬。
“啊——别扯……”D伯爵很讨厌雷欧粗鲁行为,“到那树下就打开啦。”
结果——
当D伯爵打开箱子,里面装了一大堆东西,叉子、刀子、杯子……看得雷欧都傻了。
“别愣着,帮忙呀。”D伯爵催着说。
费了点工夫,总算铺好了旅行布,上面放了张矮几;还有两个坐垫,坐垫上自然是放人;几上有茶杯、茶壶、花瓶、盘子、小刀,旅行布上还放了几块点心,如起司、蛋糕……什么的,真想象不了可装得下这些东西的箱子不过9立方分米而已。
D伯爵为自己倒了杯茶开心地说:“我看今天天气很好,想在户外来个午茶会。这种天气非常的秋高气爽喔!”
雷欧暗自生闷气,这次又让你小子逃了。
D伯爵捧着杯子,问:“刑警大人又是为什么在这里执勤呢?”
“……有人报说……这里有人被放了炸弹,隔着这公园,附近有基督教堂和犹太教堂,远处隔着一条路,还有伊斯兰教的礼拜堂。”
“说到这,我们唐人街里也有道观和佛寺呢。”D伯爵又拿出几盘甜点,“我就是喜欢这种粗枝大叶的国家。”
“罗嗦死了!总之,前几天签署的伊斯兰教领地文件的缘故使得美国的穆斯林及犹太人之间的情势变得异常紧张。甚至连极右的基督教民族主义团体也介入——也就是新纳粹。伊斯兰、犹太、基督教的三角宗教战争好像已经在这街道上一触即发了。所以才说你怎么满不在乎地在这嘛,真是好心没好报!”
见D伯爵含笑不语,雷欧又拉下脸说:“好好,反正你又会说什么与你无关之类的对吧,这点我倒没啥意见啦。”
“伯爵……?”有一阵年老的女声突然插入进来。
两人望过去,见一位老妇人坐在轮椅上正掀着扳辕而来,她用德文说:“Wie goht es Ihren?(你可以给我巧克力了吗?)你好,”这种招呼方式还真是孩子气,不过似乎是有原因的。
D伯爵一愣,也用德语回了话:“Entsohuldigen Shie!Wie ist I hr Name?(抱歉,您是……?)”
“外婆!不可以打扰别人呀!”一年轻少女拿着饮料走了过来对D伯爵说,“抱歉!她认错人了。”她转身对老妇说:“外婆,我们回去吧。”
“小姐,请等一下。”D伯爵说,“我叫D伯爵,虽不是本名,但大家都这么叫我。我想你外婆一定是把我和我祖父搞错了。”
雷欧边说:“对呀,这小子和他祖父年轻时简直一模一样呢。我看过照片。”他倒成了作证人。
“我祖父以前在欧洲各地奔走,我想一定是在那里遇到你外婆的。”
那小姐听了激动地说:“欧洲!没错!外婆小时候好像住在德国,婚前叫罗丝玛莉?享德而,但自从去年脑栓塞病后,甚至连家人的样子都忘了,所以刚才突然冒出德语,吓了我一跳。”
“——辛蒂……?”老妇人唤着那少女的名字问,“你怎么在这?”
辛蒂惊喜万分:“外婆您认得我?”
“辛蒂你在说什么呀?呵呵……你这孩子真奇怪。”老妇人慈祥地笑着说。D伯爵和雷欧互望了一眼,也不知为何。
“对了。伯爵,请你和你以前送给我的帕比见见面吧。”老妇提议到。
“帕比?”
“对,我想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辛蒂忙说:“外婆!他是外婆遇到的那个人的孙子啦!懂吗?”
但老妇却不为所动,仿佛没听到她的话。雷欧则又揪住D伯爵的衣领子大喊:“你祖父究竟卖了啥给人家哪?”
D伯爵为难了,说:“这……我也不知道呀!”
“呃……”辛蒂提议道,“请问……方便的话,要不要到我家来坐坐,很近的。”
“好啊!”D伯爵很高兴地答道。
众人到了那老妇人家的一间特别室,只见里面装了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男男女女的泰迪熊玩具娃娃。
雷欧吃惊地说:“哇哇——好惊人……全部都是泰迪熊耶!”
D伯爵也不免诧异却说:“繁殖得可真快啊!”
繁殖?雷欧恶心地对他说:“别用那种字眼!”
辛蒂介绍说:“这些都是外婆的宝贝孩子,搞不好有一千多只了,第一只便是D伯爵送的。但没人知道在这一大群里究竟是哪一只。”
D伯爵在屋里转了一圈,正确地说来,只转身一圈而已,便在众熊中找到一只打着嫩黄领结的熊,抱起它对它说:“你就是帕比吧?”接着他又转递给那老妇。
她接过来,抱在胸前:“帕比!伯爵,您记得真清楚。”
辛蒂也说:“好……厉害……为什么?除外婆以外,其余的人便无人可以分得出来。”
“因为——”D伯爵尚未说出口,便瞧见雷欧铁青了脸,似乎欲说“要说是娃娃告诉我的。”这种话吗?瞧那神情!
D伯爵说:“呃……看这只耳朵上的钮扣。”他指着熊左耳上的扣子说,“这就是制造者和制造年份的标准。德国的修代夫公司在二战就停止生产,我想应该是1942年前的产品……巧合啦!巧合!”
雷欧疑心病很重,心眼总多长一个,偏偏长得不是时候 :“喔……是吗——哼!”总之,他不过白费力而已。
接着D伯爵又抱着一只泰熊问:“你是查特?瓦雷公司的蓝毛泰迪吧?……”
“是的,那是英国伊莉莎白二世女王即位那年出产的佳作喔。”罗丝玛莉呵呵地解说。
“原来如此,这只是仿制日耳曼公司1929年的作品吧!真是惟妙惟肖。”
“呵呵呵……不过这孩子老板着脸孔,真伤脑筋呀!”
“真是奇迹!”辛蒂说,“虽然还有点迷糊,不过这很有精神的外婆,还是发病以来的第一次。都是托伯爵的福,一定是因为遇到怀念的人的面容帮助她唤醒了记忆。”
“对呀!”雷欧恍然大悟说,“要是D伯爵本人的话,年纪大了样子一定会改变,也许见到了也不会察觉!”他转头对D伯爵说,“你偶尔当路人也挺称职嘛!”
“不必加偶尔这种字眼啦。”这乌龟蛤蟆的话总让人有气。
“那,伯爵,请下次有空再来看看外婆好吗?”辛蒂说道。
“我很乐意,我也希望能和帕比多说说话。”
 
天气很好,真的。
“我以为你店里只有动物,原来连布娃娃也卖啊。”雷欧在回去的路上问道,难得他会帮D伯爵拿东西,这次轮他拎箱子了。
“你知道吗?泰迪熊的‘泰迪’是众美利坚合众国第26届总统狄奥多?罗斯福的呢称‘泰迪’而来的哦!”
“喔,这样啊。”轮到雷欧无所谓了,这箱子怎么这么重!瞧那小白脸拿着却也脸不红气不喘,真是怪事。
D伯爵讽道:“雇用这么粗枝大叶的警官,这个国家真幸福啊。”他连这事都不知道吗?
怪了,为何雷欧要知道?
混蛋!雷欧握紧了拳头却不能揍,总会消气的。他安慰自己。又问:“一般来说,宠物店和玩具店不是竞争对手吗?”
“才没那回事呢!基于各种原因而无法饲养活的宠物时,布娃娃才应运而生,基本出发点是一致的!”D伯爵又再次沉醉在自己世界中,“主人投注爱心的话,自然会赋予生命。”
“唉!”雷欧长叹了一声:又开始了。“这么说,布娃娃又不需要喂食,又不必带出去散步,又免去上厕所及打扫的麻烦,不是比较轻松吗?”雷欧为自己点上一根烟忽然说道。
“是呀。”D伯爵那异样的微笑又展开了,“而且即使把它丢弃了,它也毫无怨言,毕竟布娃娃……是绝对不会——早主人一步离开人世的。除非烧了。”他那模样说不出的艳丽,也说不出的惊心,到底D伯爵为什么竟可以拥有这样的表情,真让人捉摸不透。
 
入夜,D伯爵翻箱倒柜地找旧帐。“嗯——2次大战中,德国、德国——”他边翻着一大叠文件边自言自语,“爷爷记录的帐本确实在这边——啊,有了!”文件堆中有一份记着“1942.Dec.Bear”的文件,为这份文件翻了这么多东西出来,下一步的整理,一定够呛的了。
D伯爵打开文件,内容如下:
“1942年2月,战火已经逼近了,恶魔的脚步已在耳边,我们再也无处遁逃了! ……
请给我最爱的女儿,这世上最有力,最温柔,能一生守护她的宠物——”
D伯爵看着下面的署名,倒有一种奇怪的思绪。
 
另一边的辛蒂和外婆在屋子里回忆着熊的历史以及她的过去,可是——
“这是长男乔治出生那天,在我刚到美国时,最先发现的。……这是和狄斯结婚的时候,我记得他求婚时说——”
“外婆!”辛蒂见时间已晚了忙劝道,“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好吗?”
但,罗丝玛莉却问:“你是谁?”
“外婆……,你怎么这么问?是我啊……辛蒂……不认得了吗?”
“你这人真礼貌!从刚刚就一直叫人家外婆,我根本还没结婚呢!”
“外婆……?”辛蒂看着坐在泰迪之中的外婆,感到异常震惊。
“你是安娜,是在柏林发现,要给帕比当新娘的。和你,帕比三人在千均一发之际,穿过了东德边境。”
罗丝玛莉在记忆的长河中,回到了过去,就像走过的吊桥一段段崩毁一般,她走过了所有的记忆后,便再也无法挽回了。到最后她终于回到最初,回到了得到帕比时候——
大雪纷飞,没有哪一年的冬天的如此的寒冷、恐怖和残酷!空间里的脚步急促而混乱。
“爸爸!那是什么声音?”
“嘘!那是恶魔的脚步声!要是被他们发现了,就回被抓到可怕的地狱去的。听清楚了,可爱的女儿,他们来了不可以开门喔!他们问你什么千万不可以回答!不管他们问你爸爸或妈妈的名字、故乡在哪,祖国的名字,可爱的伊莉莎白,连你的名字都不能回答!”
伊莉莎白?伊莉莎白……?是我吗?
 
12岁的她在硝烟中又冷又饿,可是帕比却很温暖。让她有了一阵安慰。
炸弹落下,楼台倒塌,当压在众石中的她渐醒时,却发现自己并未死,帕比救了她,它为她挡下了大石块。
夜又黑又冷,四周一片荒凉、死尸、血、烟纵横的世界。一个影子挡住了她的视线。
“你是谁……?”她颤抖着问,十分恐惧。
“我是D伯爵。”来人自我介绍道又说,“罗丝玛莉,你听好。”
罗丝玛莉……?是我的名字?她呆了。
“那只泰迪熊,是你父亲给你的礼物。”
“父亲?我爸爸在哪……?妈妈呢……?还有……”
D伯爵抚着她的头:“从现在起它就是你的家人,它会一生保护你的。”
面对盖世太保,她想到D伯爵叫自己“罗丝玛莉”——便含着泪回答:“……没错,我的名字是……罗丝玛莉!在这个国家出生,在这个国家长大,父母都是平凡的德国人。所以……我不是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
 
又一次聚在公园,雷欧看着“幼稚”的罗丝玛莉感慨道:“靠着泰迪熊的回忆唤醒了她的记忆,现在却停在得到熊的时候了。”
D伯爵也说:“嗯,她现在只有几年的记忆,即是说和12岁的小孩一样的精神年龄。”
“这总比继续逆下去好。”
“的确,因为从今发后,她将没有‘老’和‘死’的恐惧来度过余生了。”这时远处的教堂“轰——”地爆炸了,人们顿骚动起来。
“可恶!终于做了!”雷欧愤怒地拔枪冲了去,在路上见到两个行踪怪异的年青人,他有点感觉地大声叫道,“那边那两个站住!”
“啧!警察?”他们见状掏枪要对付他。
“刑警,拜托不要在这里枪战!”D伯爵忙叫道,此时游人还是很多的。
“罗嗦!你们快趴下!”
但,一枚子弹已出膛,冲向了罗丝玛莉,她根本无法趴下,胸前抱着那帕比。幸运的是,正是它挡住了子弹。
“外婆——!”
“罗丝玛莉!”D伯爵惊喊。
“哦……我没事,帕比……?帕比!”只见帕比头部的棉花露了出来。罗丝玛莉惊恐地大喊了起来。
雷欧和赶来的保安把两个青年按倒在地,“安份点!”但他们嘴巴上一点也不安份,叫嚣道:“我们的行为是正义的,有色人种都要下地狱!只有我们才是神的选民!”
“罗嗦——闭嘴,你这混蛋!”雷欧K了他一下。
他不满地怒吼:“……纳粹万岁!万岁!万岁!!”
阵阵呼叫使罗丝玛莉面如死灰。她回到那片血腥噩梦之中,她昏死过去,松开了手使帕比掉下去。
 
医院里,D伯爵抱着修好的帕比而来:“帕比的伤治好了。”
“伯爵!……谢谢。”辛蒂有点伤感,“让外婆早点见到它。”
“你外婆——”
“医生说着今晚的状况了。”
罗丝玛莉终于醒了,她的双眼流着泪:“我想起来了,所有的一切……我舍弃了自己的名字,还有父母、兄弟——祖国之名,还有民族之心,也舍弃了神,只为自己的苟活而舍弃了一切!”
‘不是那样的,伊莉莎白。’泰迪突然发出声音似的出现在她面前。
“帕比?……”
‘你是希望和家人一直努力到最后的,——但是你的父亲在1942年12月某日来到了D伯爵的宠物店里,他请求D伯爵,希望可以救你的生命。为了你,他愿意舍弃所有财产,为了你可以念《可兰经》,变成佛教徒也毫无怨言,即使将灵魂给了恶魔也不在乎!’
“契约实现了。”D伯爵静静地说道。
罗丝玛莉终于见到了一直在一边抱着泰迪熊的D伯爵,他递给她一本打了两个弹孔的犹太圣经:“正是这本缝在帕比肚子里的圣经,帮你躲过子弹的。还有这张照片——帕比吃掉了你12岁以前的记忆。”
犹太人,伊莉莎白?休特克才是……真正的我——罗丝玛莉看着相片喃喃说道:“……我的人生……全都是虚假……的——”
她双手握合在胸前,终于寿终正寝了。
D伯爵双手推开,膝上的泰迪熊像被蒸发了,消失无踪。他可以看到,两个美丽闪光的灵魂在空中闪耀光芒——一直向上空而去。
 
葬礼后,雷欧呆呆地说:“喂!真是庄严的葬礼啊。”
D伯爵心中特不高兴:还真敢说,中途睡着的是谁啊?
丧钟敲响了,D伯爵回望过去,有点出神。
“怎么了?”雷欧问。
“……没有。”D伯爵又说,“我在想,她们两人现在在哪一个天国呢——”
“两人……?天国还有哪个之分吗?”
真够莫明其妙了。
 
神哪!请告诉我你真正的名字。唯一真实的,是留在我臂中慈祥的温暖——帕比真的好温暖啊!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