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灵魂可托之地

我写什么是我的事,你看什么是你的事。

 
 
 

日志

 
 

第1话 Dream  

2005-05-03 15:39:00|  分类: 恐怖宠物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里是唐人街,古今中外世界上一切不可思议之物楼息的魔都。街头有一块若隐若现且看起来不起眼的招牌——D-count。

这是一间宠物店,店内的“商品”一般都是鲜为人知的。店主人总是将门掩着,防止小动物们乘他不溜神跑出去玩。由于店名没注明经营范围,一些随意闲逛的人总以为是出售些上流人士的服装,谁想一入店内,大呼上当,这么一来倒做了活广告。很快地,门庭便不再像刚搬到这条街上那样冷清了,虽不叫若市,一日内至少也有十来个人来走走。

因为当中还有一重要因素,那便是这家店主人——一个20岁左右的俊美的中国人,他的容貌艳丽得让女人嫉妒;头发均匀地、整齐地留到耳朵以下,肩膀之上几公分处;平时总是一袭中国式的古旧长衫,中性的色调加上看起来纤瘦的身形和优雅的步态,若不是他的身体平坦得可以当溜冰场的话,便是跟三岁小孩说他是男的没人会信。

因此,一些诸如花痴女此类的人会为了一睹他的风采来到“D 伯爵”宠物店,转悠个半天,含着恋恋不舍的目光一步三回头地离去。好在他耐性甚大,经得起那些目光的煎熬。

 “D 伯爵在吗?您要的点心来了!”门外传来了以糕点出名的“源和堂”外送人员的声音,他早已习惯这人名店名一致又古怪的称谓。

提到甜食,那简直是D 伯爵生命动力的源泉!一听点心到了,他就急忙丢下手中一切的工作,“蹬蹬蹬”地快步去开门,“哇!源和堂的鸡蛋松糕!啊,太谢谢了!”他一脸幸福状地将装了点心的盒子拿了进去,决定要提早进行下午茶,大不了下午再补一顿。

——往茶壶里加了些白百合的粉末,用热水冲了进去,立刻香气扑鼻,他合上了壶盖,静心等待起来。过了一会儿,香气越聚越多。他拎起茶壶倒了一小茶碗,氤氲之气弥漫在整个小几的上空,花香、茶香溶到了一直在点着的薰香里,几欲令人醉倒。

D 伯爵打开鸡蛋松糕的盒子,取了一块出来:“哇,光闻香气都这么美妙……”他的傻样倒似了三分登徒子表情,只不过对象不一样罢了。

“叩叩”门外忽传来了扫兴的声音。

“谁呀?”D伯爵拉下脸来,活像别人欠了他一大笔钱似的话,有一搭没搭地问,“有什么事吗?”

“请问是D 伯爵的宠物店吗?”门外传来了一老年男子的声音。

哦,是客人……那没办法,D 伯爵站起身来缓步走去开门。毕竟现在还是营业时间,没理由不好好工作,不然会被爷爷骂的。

“欢迎光临‘D-count’宠物店。”D 伯爵瞬间360度地转变,换上了营业的微笑,那种笑容简直令人觉得太奢侈了,“我是老板D 伯爵!”

“噢,伯爵先生,您好!此次我来想向您买一只适合我孙子的宠物,他的生日就要到了。”老者开门见山地说了来意。

“那好,请您明天再来。我一定会找到您要的宠物的。”

于是……

第二天晚上——

“那么请在这里签名,如果不能遵守刚才的约定,本店不负一切的责任。请您记住:一不要让它见到阳光;二不要让它喝到雨水;三不要让家人以外的人看到或知道它。请您遵守以上几点,并请您永远爱护它。”D伯爵叮嘱老者,并为他开门。

送走了那预定宠物的那位客人,也是今天最后的客人。背后的角兔“吱吱”地叫了起来,它拍着翅膀,像在催促“夜深了。”

说起角兔,它简直是超可爱的小宠物:兔子似的身形、耳朵、眼睛、前肢;却有一条老鼠的尾巴;青蛙的后肢;蝙蝠状的双翅刚好托得起它的体重;最好玩的是它头上的一对乳色小角,玲珑得像缩小了的象牙。这种怪物若上街的话,肯定回头率爆满。但如果是D伯爵带着它的话,人们只以为是一只白色的蝙蝠罢了,因为D伯爵代做了焦点。很多人总以为中国充满了神秘色彩,而唐人街则是神秘之源地。所以便真个看到了些怪物,倒以为那是不必要吃惊的,真是个粗枝大叶的国度。

“啊!都这时候了,差不多该关店了吧!”D伯爵边拉下窗帘边对它说。可是门外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一位十七八岁的金发少女扬着眉毛,快步推门走了进来,一脸审问的表情:“这里是‘D伯爵’宠物店吗?”

又来了一个麻烦人物!不过,顾客至上,D伯爵右手轻轻一挥作礼道:“欢迎光临!”

“你是伯……爵?”金发少女一脸疑惑又好像有点恼怒,觉得D伯爵在欺骗她。

“不是。”他安抚了一下角兔,示意它安静,继续说,“受封爵位的只到我祖父那一代而已,我祖父现在为了收购商品而四处旅行,我只是帮他看店而已。不过大家也都叫D我伯爵。”

“哼,……那是你们家有事,我可没兴趣。鸟!给我世上独一无二的最珍贵的鸟!”看这少女趾高气扬的样子,应该是个富家小姐。

“小姐……” 金发少女背后传来司机发抖不已的声音。

金发少女不满地耍小性:“闭嘴!还不是你去打听说唐人街上有家宠物店,里面有许多稀世奇妙的宠物。”她的音量又提高了,“有孔雀般美丽的羽毛,金丝雀的声音……总之比加那杜那只自大的鹦哥更贵的鸟就行了!不管多少钱都不要紧!”她握紧拳头,一脸怒气,想到加那杜炫耀的样子,她就浑身有气。

司机锁紧了眉毛:“小姐,这样会被先生责骂的。”

没这话还不打紧。

“……爸爸?哼!他才不会生气呢!除了工作、女人之外,他才不会关心自己的女儿呢!”

“我了解了。”一时沉默着的D伯爵开了口,“前几天刚进的货,刚好符合客人您的要求。”

“真的?哪一个?哪一个?”金发少女对着屋里的鸟笼瞧个不停。

“——因为某些原因,无法摆出来,所以请到屋内来看吧!”他一手搭着少女的肩膀,打开了一扇门,边对司机说,“请您在这里等着。”之后便和她走了进去,丢下司机一个人。

“咦?……”少女跨入走廊里,便十分惊讶!曲曲折折的通道,不断地向前延伸;天花板、窗、墙根都充满了异域风味;墙上密布了门、窗,不时可以看到窗格子上爬着奇特的动物,时而还传出怪异的声音;空气里竟还有一点甜甜的味道。

她心中泛起一阵不安:这里好像是迷宫。从店的入口处看好像很小……该不会就这样被卖到哪去了吧……还是要成为动物的诱饵?她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好似她看到明天报纸登出了她失踪的报道。

“怎么了?”D伯爵扭过头来问道。

“呃……没……没什么!”少女看见他时不禁红了脸,因了D伯爵的美实在令人心跳。“只……只是这儿这么多动物,太奇怪了……”她突然问道,“这是为了清除味道吧,才烧的香吧?”这香味……从她进店时就有着淡淡的甜香味……

“就是这里了。”在一扇很精致的门前,D伯爵停下了脚步。他轻轻地推开门,里面传来了一阵拍翅膀的声音,少女有一种奇怪的心情,好像从来不曾如此兴奋过。她想:从翅膀的声音听来,应该是很大的鸟。

D伯爵点了一只烛灯,说:“突然开灯吓到它的话,那就太可怜了,所以……”

昏暗的灯光在室内照出了一个模糊的影子,有一只很大的鸟笼,几株热带植物,并且还有屏风。

“看!就是了。”D伯爵又就近点上了一盏灯,少女吓了一跳。只见雕着各种鸟类的屏风前放着一张塌,上面坐着一个穿着华丽又有奇特风味的巴里岛民族服装的少年,头上戴着一个金色的发冠,上面插着许多香气扑鼻的花,一双莹莹的蓝眸,连眉毛也是蓝色的,眉心长着一颗水滴形的朱砂痣,搭配一张红艳的唇;脖子下套着金饰,胸前飘着的两块带子上面绣满了花卉;戴着金臂钏,腕上还有一副金手腕带。

那是一种精灵般的气息,美得让人咂舌。

“可……这……我看到的是一个人……?”少女很是吃惊,话都说不顺畅了。

D伯爵伸出右手,做了个手势边说道:“过来。”那少年的背后登时长出了一对翅膀飞了过来,羽毛四处飞散,慢慢地飘落。

少女瞪大了眼,张大的嘴可吞下一个鸡蛋。

“骗人!怎么会这样?……”

D伯爵待他它飞到面前,伸手将它横抱着,解说道:“这是南边的……更南边海上漂浮的孤岛上……唯一楼息的一种鸟,即极乐鸟。当然啦……图鉴上是没有记载的,因为这是世界上少数稀有的珍奇鸟类。不只外形美丽而已,连歌也是相当优美的。”

“……歌声?”少女一时发了呆。

——这里是唐人街,不可思议之物所楼息的魔都。

“声音?它会叫出什么样的声音?”少女又是一阵兴奋,极乐鸟挣脱D伯爵飞到他们的头顶上,忽悠忽悠的。

D伯爵说:“很可惜,因为是夜行性动物,所以不到半夜是不唱的……但我可以保证声音绝对美丽。相传古早以前,那个岛的王侯贵族在宴会和余兴节目上都要毒蛇跟它决斗。”

“决斗?”

“对,以歌声来调导毒蛇,如果唱得好,那毒蛇听到歌声便会入眠,可是如果旋律稍微一混乱……毒蛇便会吃掉它的喉咙、声带。”他的话使少女越听越觉得毛骨悚然,仿佛眼前有只美丽的极乐鸟被毒蛇一口咬住脖子,发出凄厉的叫声,同时血溅满场,它俊美的面容染上了无尽的苦楚。

D伯爵抬头看着那只悠闲地飞着的极乐鸟说道:“它们是经过这样洗礼而生存下来的名歌手的后代哦。”

“知,知道了……它,我买了!”她停了一口气问,“那么?价钱如何?”

D伯爵看着她微微一笑,说道:“等你听过它的声音后再付吧!等客人喜欢后再谈,我们不会介意的。”

“那,我今晚就要听,现在马上送到我家来!”

“是的!可是它需要一个很大的鸟笼……”

“我家倒有个温室!里面有网球场,还种了许多热带植物!”毕竟是有钱人家的小姐,这类奢侈品还是办得到的。

“那非常好……”

夜渐深了,在少女家中的园子里设的两层楼高的超大鸟笼里——种了许多椰树、蕨类植物,一片绿意之中,少女双手绞握在一起,不住地催着D伯爵:“怎么样了?快12点了。还不唱吗?”

“别着急嘛!”D伯爵边说边打开随身带来的小包裹,取出里面的香炉,边点着边说,“这是非常纤细的鸟,不让它熟悉环境上的变化,恐怕……”炉子里飘出了一股甜香味,令人鼻子一振。

“啊,这跟店里的香味一样。”少女还有点疑惑,她望向坐在树上的极乐鸟,只见它循着香味看了过来。

快点,快点,快让我听听你的声音。

少女的双眸凝视着它,不断地在心里祈祷看。那极乐鸟似乎听到了她的心里话,闭了了眼,微微张开口,珠落银盘般清脆的歌声从极乐鸟的喉咙吐了出来。

唱了……!太棒了!

少女心中一阵撼动!

这种声音,第一次听到……

D伯爵待鸟儿一曲终后,说道:“看来您似乎很喜欢。”他的笑容使少女觉得很不好意思,“这是种相当神经质的鸟,与它不合的人是不会唱给他听的。”

少女听了眉开眼笑:“那么我当它的主人算是合格喽?”

“对!”D伯爵将一份契约书放在温室的桌面,“那么请在正式契约书上签名——”

然后,契约上以斜体的方式写下了少女的名字——Angelie·Wallace (安琪拉·华莱士)

“安琪拉……好美的名字。啊……有关饲养的注意事项请好好阅读,并请一定要遵守。”

“知道了。”

“如果你因不遵守规则,对您或它发生什么不幸都与本店无关。”

“知道了!”安琪拉有点厌烦D伯爵的唠叨,不耐烦地回答道。

“那么请你……永远好好地爱护它。”D伯爵指了指香炉,“这个就附赠给你。”随即便要离去了。

“等等!钱呢?契约金呢?”安琪拉问。

居然有人卖宠物忘收钱的。

“……对喔!”D伯爵这才想起安琪拉未付钱给他,“那么……花旗蛋糕店奶油水果馅饼10盘。”随即又补充道,“要15寸的。”

“啊?”安琪拉以为听错了。怎么会有这种人?又听见D伯爵说道:“涂上满满的红、绿糖果的那种……明天送到宠物店来。那么再见喽。”

这……可真是奇怪。

安琪拉无暇去多想,她拿起契约看了起来,琢磨道:一、每天用餐必需给予新鲜水果;这简单。二、不得让第三人看见它的容貌;原本是要向加那杜炫耀,不过……它的容貌、声音都是我的!我谁都不会说的!大概就违法进口的,若触犯什么条例那可糟了!三是,它在唱歌时,一定要在他旁边听它唱。不看到主人的脸是不会停止的,即使喉咙出血也会继续唱下去。——当然!当然!不只每天晚上,一整天我都会在它身边。

 

安琪拉听着鸟的歌声,心中不住地想着:真想永远这样听下去。这歌声,这音色,又高又低,又快又缓,又优美,……又悲伤。随着旋律而唱出的异国语言……我虽不了解其中的意义,但心中却隐隐作痛。为什么令人泪水盈眶呢?

安琪拉望着鸟儿,任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于是——

她又造访了宠物店,D伯爵说道:“因为那是爱之歌!”

“爱?”安琪拉好像听到了新词,张大了眼,她的词典里似乎从未装过它一般。

D伯爵递给她一杯茶:“请用。”安琪拉喝了一口,被甜得昏头转向。D伯爵似乎很兴奋,双手握在一起,好像抱着什么希望地说:“像它们这样有着眩目美丽的羽翼,和几乎能令人融化的甜美歌声,无论前者还是后者,都是为了吸引恋人而具备的。不是吗?虫、鱼也好,哺乳类也好,也会有令人感动的行为的。为了求爱,男性都变成了天才的艺术家。”他说得挺确实的。

“求爱……?对我……?”安琪拉觉得很不可思议,说,“可我是人,而它……是鸟吧?”由于安琪拉看到的是人型的“鸟”,所以经常没有注意到“鸟”的真实身份。

“它是在人工繁殖者手上孵化出来的,一直都在人类的身旁养大,并且没有见过自己以外的同类,说不定它以为自己是人类也不一定。”D伯爵边说边逗弄停在肩上的角兔,介绍道,“它是有翅膀的兔子。”角兔一脸受用,幸福地享受D伯爵搔它的下巴的快乐。

“那么,它也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喽?”

“对!”的确是这样的,那只极乐鸟虽与自己同类隔绝,可是即便没有人教过它,但它却唱着从祖先遗传下来的歌,一点儿也不会走音,一字不漏地唱着相同不变的歌。怀念一次也不曾见过的故乡的天空,想象着不曾见过面的同胞,反复唱着爱之歌!

安琪拉心中抹过一层淡淡的伤感:其实在它心中真正思慕的——并不是人类,而是尚未见过面的比翼鸟……

D伯爵似乎查觉到安琪拉的情绪,问道:“你要给它取什么名字呢?”

“小P!”安琪拉眯着眼笑着说,“我们家都这样称呼鸟的。”

D伯爵听完却呈现了一张沮丧的脸:小P,那么珍贵的鸟类……却搭上那种名字,这太……

可这又不是他能拿主意的。

安琪拉回到家是,刚好她的父亲华莱士先生回来,女佣很高兴地对她通报说:“小姐,先生回来了。”

“爸爸?”好几天未见面,安琪拉有点想念这个平时几乎不管她的父亲,加上情绪不错,便快步来到起居室。

“爸爸!”她甜甜地叫着。

“喔,安琪拉有没有乖乖啊?”华莱士敲着烟斗,温和地问道。安琪拉走到他面前,吻了他一下,乐得华莱士眉开眼笑,嘴上却说:“别这么孩子气,哈哈!有没有上学呀?”

“有,那当然。”

正在倒茶的老女佣插口道:“最近变得文静多了……晚上也没有出去玩,也不会乱花钱买东西。”

“啊,阿婆,别多嘴啦!”

不过似乎没什么效果,老女佣继续说:“大概是养了那鸟以后才这样吧!”

“鸟?”华莱士有点感兴趣,而安琪拉则微恼怒地瞪了老女佣一眼。

“是小姐在唐人街买来的,现在养在温室里呢。饲料、用水都是小姐一个人来,也不让佣人们进入温室。”

“哦——”华莱士说,“我也很想看看那只鸟。”

“不行!因为只听我一个人的话。”

“该交男朋友了。”华莱士话锋一转,“你也差不多到了那个年纪了。”随后他从抽屉拿出几张用回形针别着的相片,“那好,安琪拉……下星期跟这个男的一起吃饭吧?”他指了第一张上的人说。

“什么?”

“他是希罗·克萨伦的长子,虽然年纪有点大,但对公司而言是不错的姻缘。”这几句话如一桶冷水将安琪拉从头淋到脚。

“这是干什么?”安琪拉“霍”地站起来,两手支住茶几问道。

而华莱士却说:“安琪拉,不许你任性。”

安琪拉顿时心凉了半截——什么?爸爸这是干什么?为了父母的方便,就要跟自己不喜欢的男人结婚,那倒不如死了算了!她哭着回到温室,趴在温室的沙发上,正感到非常的窝心时,一只手指轻轻地绕着她额上的头发。她抬头一看,原来小P飞到她的面前,用他那双蓝色的眼看着她,唱起歌来。

小P……你在安慰我吗?小P……

小P的手拉住了安琪拉的手,用深情的目光看着她,安琪拉望着不断歌唱的小P想着:你是真的想见到你真正的恋人……吗?

安琪拉打定主意,第二天清早便打电话给宠物店。

“什么?想要只母的?”……D伯爵有点为难,“打算饲养一对吗?”

安琪拉脖子上夹着电话,双手忙着涂指甲油:“一直让它一个人生活也太可怜了,如果能娶老婆,生个孩子组成家庭,那不是很棒吗?”

“那种鸟的繁殖……是相当困难的。”D伯爵好言相劝道。

“可是……小P它还不是这样被生下来吗?没关系的!”

“可是……”

“什么嘛!”安琪拉边说边整理那些指甲水、锉刀啦、洗甲水等等,而D伯爵则在电话另一边说道:“那种鸟雌性的现在很少。”

安琪拉连珠炮说道:“花旗蛋糕店的奶油水果馅饼50盘,万福楼的月饼100个你看怎么样?”

“……不是,不是这个问题……”

“金莎巧克力一年份!”

D伯爵投降了。几天后,他抱来了一个用布包裹着的人:“这可花了我很多功夫。把雌鸟当宠物来养比较少,所以很难拿到手。托你的福,我可多走了不少险路。”他自顾自滔滔不绝地说,安琪拉则试着要把布拿开,“快点让我看看。”

布打开后,里面的人的样貌便一览无遗了。她梳着长长的麻花辫,穿着和小P同一民族的女性服装,但颜色比较淡,身上也没太多饰物,一双灰色的眼睛不怎么打眼。她害羞地将布重新把自己包了起来。

安琪拉似乎有失望:“怎么说呢……比想像中还要朴素点。”

D伯爵又重新将布打开了点,让她的翅膀露出:“会以外表装饰自己的只有雄鸟,雌鸟不会唱歌,所以就宠物而言,不太受欢迎。可是跟它是同类,有资格当她的老婆……”

“……不过这要性格相合……”

“嘘!”D伯爵示意安琪拉,“要见面了!”

雌鸟似乎闻到了同类的气息,朝小P的方向走去,“两人”的视线碰到一起,都惊呆了,随即又互相走近……

“第一印象好像还不错。”

“嗯!……”安琪拉的话中有点不舍,但还是和D伯爵走出了鸟笼。

“怎么了?后悔了吗?”

“才不会!……一定……是当婆婆的心境吧!”

“那么请在新的契约书上——哦!还有从今天开始一个星期之内你不能进入这个温室。”

“……什么?”安琪拉听完这句话有点打击。

“还有也不要给任何食物。”

“这是这次的‘约定’吗?”

而D伯爵却说:“破坏蜜月的婆婆是很愚蠢的吧?”

眼泪似乎要涌出来,却擅抖地强忍着。

“如果你觉得一个星期你寂寞的话,这只角兔借给你吧。”D伯爵递上那只几乎不离身的宠物,又叮嘱,“听好喔!绝对不可以偷看温室!”

等待的时间是最漫长的,在那之后又过了几天,温室鸟笼里传来了小P那不绝的歌,虽然歌声依旧,但那美丽的歌曲却似乎不是为安琪拉而唱。安琪拉无法平静。她想着小P,又想到了D伯爵:那个人,他到底是什么人?在神秘的唐人街上,拥有一间可疑的宠物店的老板,每天穿着不一样的中国式衣服,还有那份东方人特有的微笑,更是令人心中起疑!她多次看着那两张契约书:嗯,契约书只签了个“D”字,D伯爵的“D”字是什么哪些字的开头呢?Dracula?(吸血鬼)难道……她拉着角兔的翅膀,对它说:“这么说来你也很像蝙蝠。”

D…Da…Dark(黑暗)、Danger(危险)、Drug……(麻药)?

Dragm(龙)、Desting(宿命)、Devil(恶魔)Death(死)……

Dre…a…m(梦)……

这些D字打开头的单词不住地绕着她,使她沉睡了下去。

之后第6天,歌声就中断了!安琪拉虽知道要“一个星期不给食物”,可当它看见角兔正在美美地啃着核桃时便忍不住:再一天……再一天……可是……还是!……

她无法控制,还是带了一篮子水果要去,角兔十分心急,它受命于主人,想要阻止,但无能为力,谁让它只有巴掌那么大。

“没关系,我把这个放了就马上回来。”安琪拉说着,便拉门出去了。角兔见状发出了一种奇怪的叫声,远远地散播出去了。

安琪拉带着篮子推门进了温室,看到满地是羽毛、落花。“小P……?”叶子中好像躺着小P,她兴奋地走上前,却未料看到的是一副惨状!

——只见小P仰躺着,口中流着鲜血,脖子以下的衣服全部无踪,它睁大双眼,很痛苦的样子。手脚被啃得血肉模糊,残缺不齐;内脏也都全被拉出体腔,满地是血和羽毛……

“啊!”她的胸口涌过一阵热血,喉咙麻得要呕出东西来,一篮水果滚得满地是,恐惧侵蚀了她的大脑。她颤抖地用手捂住嘴……

树后走来了那母鸟,她浑身是血,很美味似的用舌头舔着手指上的血液。

“啊?……”安琪拉几乎要失控,“你……!是你吃的吗?为……什么……”她抽了雌鸟一巴掌,“为什么要这样……!”

雌鸟吃痛地叫呼起来,捂着热辣辣的脸往后缩,安琪拉又挥起手来还要打下去,却被一支手抓住了。她回过头去,D伯爵和角兔已不知何时到了她身后。

“D……!不要阻止我,它、它……小P被它自己的恋人吃掉了,……”安琪拉很是激动,话也说不完整。

D伯爵一脸平静,又加了点不大明显的恼怒:“……同类相食是他们的习性。雄鸟为了能让孩子生下来,命中注定要成为养分的。”

“……孩……子……?”安琪拉的泪水中连珠一般滚落,滴在地板上。

“对,为了让子孙后代生存,才会在野性上打转。”D伯爵看了看地上,“它们是螳螂式极乐鸟。再一天就能把头部吃得干干净净的,你也不必看到这种悲惨的情景的。”

安琪拉双手抹着眼泪,她已是泣不成声:“……可是……可是,昨天还……听到歌声呀……”

“……歌声……?”这倒出乎了D伯爵的预料,“原来如此——”

最初吃手,再来吃脚,即使手脚都丧失,也还有气在,还是会继续唱下去。

“它是为了主人——”

“……为了……我……?”安琪拉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子。

“再一个月就能把孩子孵出来了。”D伯爵说完这句话,心中不禁钦佩起那只极乐鸟:——然后就将那爱之歌……遗传至下一代,爱之歌……将会再度唱起。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