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灵魂可托之地

我写什么是我的事,你看什么是你的事。

 
 
 

日志

 
 

第3话 Daughter  

2005-05-03 15:32:00|  分类: 恐怖宠物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得温家的女儿刚死去。丧礼上,她的母亲万念如绝。为了摆脱深深的悲哀,夫妇俩决定要买只可爱的宠物来代替女儿爱莉斯。

他们来到D伯爵的宠物店,听说D伯爵在这一行是很有名的,迎接他们的是主角D伯爵,他穿着一件缀了5对络坠的袍子,非常古朴又有风情,被头发遮住的右眼很神秘。“欢迎来到D伯爵的宠物店。”他说,“这里是唐人街,超越人们常识和想象之外,世界各样珍品聚集的地方,一定会有客人您想要的商品。”

海得温夫妇本是半信半疑,可当他们看见D伯爵肩上的角兔,就信而不惑了。他们随D伯爵到沙发前坐下,海得温夫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讲述:“其实……前几天我们的小女儿刚去世。”

“令千金……那真是令人难过——”

海得温夫人的泪水滚滚不止:“爱莉斯……像天使一样可爱,可是老天却……”

“爱莉斯?”D伯爵听到这个名字后露出了笑容,说,“那我想……这个一定能获得您的喜爱。请到里面的屋子。”他带着这对夫妇进入曲折而无终点的走廊,在其中一扇门,D伯爵停住脚步,“就是这里了。”门打开后,海得温夫妇走了进去,看到面前有张椅子,因为椅子是背向着他们,依稀可以看到有人坐着。“娃娃?”海得温先生说道,“不,是小孩。”两人走到椅子前,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你……你……”

椅子上坐着一个长了长长的铂金色头发的女孩,扎着雪白的缎带,样貌的他们的女儿一模一样,一双清澈的碧眸,还有红润的口唇……

“爱莉斯——?”夫妇俩惊叫了起来,“我们是在做梦吗?为什么爱莉斯,爱莉斯会在这里?”“不。”海得温先生很努力地否定道,“这孩子不是爱莉斯,却跟爱莉斯一个模样!”两人惊喜地去拥着那个女孩,左摸摸,右瞧瞧,丧女之悲被狂喜所代替。奇怪的是那女孩对他们的爱却无动于衷,只静静地坐着。

D伯爵走过来,手搭在女孩的肩上,说道:“这孩子百分之百——是兔子。”

“兔子?”海得温夫妇很惊异。

“它是楼息在澳洲某个孤岛上,相当珍贵的品种。本店是宠物店,除了动物之外,我们是不卖其他东西的。”

“!!”夫妇俩人眼见那个爱莉斯,D伯爵却说是兔子,感到很是奇怪。但一切都无法阻止他们的爱女之情,就算它不是兔子而是真的小孩,也一定要购买,“啊……对的,这孩子是兔子。”海得温夫人近乎哀求地说,“求求你,把这孩子,不……把这兔子让给我们吧!钱不是问题。”海得温先生也说:“我们一定会保守秘密的。”

生意已谈定。D伯爵拿出了张契约:“那么请在这里签名,并仔细阅读那三点注意事项。一,不能让他人看到它。二,每天需点香,不能间断。三,每天用餐只能给新鲜蔬菜。特别是第三项!除水、蔬菜以外,绝不可以给它吃任何东西,即使它要吃,也不可以给。”

“是,知道了。”

D伯爵又追加了一句话:“如果不遵守以上约定而对您或它发生任何不幸事件,本店不负任何责任。”

“啊。会的,知道了。”夫妇俩忙不迭地答道,哪怕D伯爵要他们去杀人都会答应的。带走爱莉斯是他们最实际的愿望。

“那么——请你们永远好好爱护它。”

海得温夫妇刚走,雷欧就后脚来到。

“原来是刑警先生您呀!D伯爵手里拿着茶户,“鼻子可真灵啊,都是找我在喝茶的时间才来。”

雷欧自主地坐下:“笨蛋!我不管什么时候来你都是喝茶时间,你真的有在做生意吗?”

“有啊……一点一点地在做呢。”D伯爵说,边递给他一杯茶。

骗人——能让你笑的也只有现在了。在这家店里买宠物的客人,相继死于非命的事件;背地里从事贩卖人口、麻药的行为——搞不好还是中国黑社会集体之一也说不定;表面所从事的宠物店生意也是走在华盛顿条约的边缘,令人怀疑是不是有卖些违法动物……只要找不到决定性证据,市警就没有办法到唐人街搜查…… 雷欧边想边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立刻吐了出来:“这是什么!这么甜!”

“只是在茶里面加了砂糖而已。”

“笨蛋,多此一举!配菜的甜食已经够甜了。给我一杯不加糖的!”

D伯爵委屈了:“真是的,喝个茶也嫌东嫌西的。”

雷欧大吼了:“是你的味觉有问题!”他咬了一口甜品,“啊,这月饼还满好吃的。”

D伯爵听了,笑得五官都成了月牙(鼻子不算):“好吃吧?用了很多真正的黑砂糖呢!要不要来个木薯蛋奶酥?趁热吃很好吃的。”他简直是在推销甜点,而不是在卖宠物!

“喔!再来一个。”雷欧抬头看了D伯爵那镶了一对“金银妖眼”的面容,顿时愣了。D伯爵的笑容美丽得让他发毛:啊!不行,会渐渐被这家伙摆布的!

他几时不是如此的?

 

海得温夫妇,不,应是一家人回到住处,站在家门口的海得温夫人对爱莉斯说:“爱莉斯,今天开始这就是你的家了。哦!不,应该说爱莉斯回来了。我们重头开始吧!”她询问着丈夫。

“对。”海得温先生抚着爱妻的肩,另一手搭着爱莉斯的肩说道,“就当我们是真是一家人!”

 

“爱莉斯,吃饭了。”海得温夫人又拿了一碟生蔬菜给爱莉斯问道,“好吃么?”

一边拿着菜叶边啃的爱莉斯突然对海得温夫人叫道:“……妈……”

“……嗯?”海得温夫人一时没听清。

爱莉斯双手伸了上去,碧眼闪动着可爱的光点,叫唤道:“妈妈……”

“爱莉斯……”海得温夫人以为听错了,“刚刚你说了什么……?”

“妈妈!”

“对……对了。”泪水登时从海得温夫人眼里涌出,她又惊又喜,“爱莉斯,再说一遍!”

“妈——妈!”

“老公——”海得温夫人高声喊着在院子里浇花的丈夫,“亲爱的快过来!”海得温先生不知何事,忙奔了过来。妻子一见到他便一把拥抱住他,头埋在他肩上哭着说,“这孩子……爱莉斯说话了!”

“咦?”

“爸……爸——”爱莉斯张着绿眸一字一字地叫着他,如婴儿一般可爱,“爸——爸……”

“不可能!”海得温先生呆杵了十秒,才领悟来,他也一把抱住爱莉斯,“啊……上帝!感谢你!”

“啊……喔!”爱莉斯见到厨房流理台上放着的饼干,边指着对海得温夫妇说道:“爸……那——”

“咦?想吃那个吗?”

“她要吃糖果。”海得温夫人站起来过去拿。

她先生觉得不太好,说:“这……除了水和蔬菜不可以给爱莉斯吃任何东西,宠物店那个有说过——”

“可是,只吃这些东西,营养是不够的!”

“但,这孩子是兔子……”

“你说什么?”海得温夫人恼道,“兔子怎么会说话?这孩子是人呀!”

“可契约……”

“没关系,只给一点点而已。”

“但……”

“爸……爸……”爱莉斯伸手抓着海得温先生的毛衣背心,“爸……”她莹莹眼中滚出了泪花,令人不忍心拒绝她的请求。

“那么……一口就好,只有这一次!”抵不住女儿的眼泪,海得温先生妥协了。在他内心之中,也的确希望女儿回来了——那个天使的般女儿。

海得温夫人拿了一片饼干给爱莉斯说:“来,爱莉斯,吃吧——”

可是,谁也没料到这将是悲剧的开始。他们给爱莉斯的不仅仅是爱而已,还有一把无形的匕首。

 

D伯爵很犯疑,他带着鲜花到了海得温女儿的坟前,顺便打探消息。他问坟园的员工道:“对不起!你知道这位小姐是怎么死的吗?”

“爱莉斯·海得温……?啊!很年轻的小女孩,但葬礼寂寞得没什么人参加。那也是没办法的,那孩子虽有天使般的面孔,却跟恶魔一样。”

“哦……”D伯爵听出了门道:得进一步调查……

 

自爱莉斯咬下第一口饼干时,她便一刻不停地吃东西,海得温夫妇无法阻止,只要他们一靠近,便被她狠狠地推开。那样子如邪魔附了身一样。

夫妇们不住地怪对方的不是,争执中突然听见爱莉斯的呻吟。一看,见她捧着肚子,脸上净是痛苦表情。两人都着了慌:“爱莉斯,你怎么了?”“肚子痛吗?”“爱莉斯?”只见爱莉斯冷汗不止,呻吟声一声比一声更令人心碎,她的肚子开始迅速膨胀。“啊……啊……”爱莉斯惨叫不止,只见什么在她肚子里蠕动着,又过了一会儿,爱莉斯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从她的腹中喷出一股热血,之后她便倒在地上死去了。

“爱莉斯——啊……”夫妇俩做梦也不想会这样,两人扑到爱莉斯身上,哭叫道,“爱莉——斯——”

在哭声中,一只血淋淋的小手抓住了海得温夫人的手,一幼儿从爱莉斯的肚子钻了出来,他浑身是血,却叫着:“妈……妈……妈……妈……”

海得温夫人一阵过电的战栗,又见爱莉斯的肚子里又钻出了两个小孩,都叫着:“妈……妈……爸……爸……”他们的眼睛满载了饥饿的欲望……

一阵血色的恐惧登时笼罩住夫妇两人。

 

公园里,几个小孩正在开心地吃着苹果片,他们看见草丛里有兔子,便丢了几片过去,兔子跳出来,靠上去吃了起来。

“啊!吃了!吃了!”“再多给一点。”“那里也有兔子,过来……”他们正乐呵呵之际,一只兔子跳起来快速地叨走了那包苹果片,四五只兔子一拥而上地争夺了起来。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公园里什么时候有这么多野兔?”而后一个小女孩突然很害怕地靠向她身边较年长的男孩:“哥,你看——”只见草丛跳出许多雪白的兔子,那一双双眼如血一样的鲜红。

“叽!”“叽叽!”兔子里三圈外三圈地围住那几个小孩,它们的耳朵忽闪不已,一片雪色步步向孩子们靠近……

市警察局,刑警雷欧接到一通电话:“喂,市警本部。什么!小孩在公园里被兔子咬伤?”话的内容引起同事的注意,雷欧说道,“这种事也不用都找警察。……咦!什么?不是一只两只而是数百,啊!上千只兔子?在南方大楼住宅区出现?”雷欧的语调渐转为奇怪,他之前以为是市民太大惊小怪,没想到之后又有好几通关于兔子的电话:

“17区的超市被一大群兔子吃得乱七八糟?”

“中学生被兔子攻击——?”

“什么?看门狗被兔子咬死?”

“兔子快速地激增中?”

刑警们驱车到了一处兔子最猖狂的地区,只见整条路已经是兔子的天下,它们疯狂地啃咬着能咬得到动的东西,到处弄得乱七八糟。

“这是怎么一回事?” 雷欧问道,但没人说得清,突然有名警员喊道:“警……警官,你看那边!”循着指向,他看到了一只兔子的腹部不住蠕动,随着一阵血液喷出来,三只小兔子血淋淋地钻出母腹。

“出生……?”—刑警大吃一惊,“不是……应该是把肚子咬破才生出来的。”

另一名警员说道:“就刚开始,就以这种速度增加,每只生了3-5只兔子。然后出生了的兔子将母兔吃掉,以异常的速度增长;几小时后,又生了小兔子——与其说是生产,不如说像细胞分裂比较恰当!”

“怎么会……那还算是兔子吗?有这种哺乳动物吗?”雷欧惊讶地问,可没人说得清。

“以这种速度继续增加的话,几天之后,这街道便会被兔子淹没。”计算机列出的数据令人吃惊。

“用网捉吧!”“不行,数量不够。”“那用消防车灌水吧!”“用火,集中后,一块烧掉——”“在这住宅区?”一群警察不住献策,可是没有一个是上策,连中策也算不上。

“等一下!”人群中一个妇女喊出了声,原来是海得温夫人,“等等……不要杀那孩子。”她浑身是伤,脚上、头上都缠了绷带。右手吊在脖子上,食指和中指都少了一截,“那是我的女儿,爱莉斯……不要杀她……”

随行人员说道:“这是南方大楼附近最初的受害者,因先生被兔子吃掉,受打击而有点精神错乱。”

海得温夫人趴在地上长嚎:“啊……原谅妈妈吧,我没有遵守伯爵的约定,才会这样……”

“伯爵?”雷欧一听,拉住了海得温夫人,“你说的伯爵是唐人街的那个……”

D伯爵?是D伯爵没错!

十几分钟后,雷欧拖着D伯爵来到海得温夫人面前:“卖给海得温夫妇这变种的东西,是你吧?我要没收契约当证据!”

D伯爵轻拍着被抓红的手:“我确实卖了兔子,不过……不知道是中间的哪一只?”他有意地向禁区看了一下。

雷欧也看着那些禁区中的兔子,不禁口舌打结:“总之,快对那些家伙想想办法吧!”他指着兔子,一手揪着D伯爵的衣领喊道。

D伯爵笑着说:“难不成你要我像吹笛少年一样,吹笛子赶它们走吗?”

“呃!”雷欧又是一阵语塞。

“不管怎样都行,你知不知道它们的弱点、习性?”另一位警员问道。

“那跟袋鼠、无尾熊相同,是有袋类动物的一种。因繁殖力旺盛之故,所以只楼息在与世隔绝的孤岛上。但以这种速度增加的话,这个孤岛也一定会——”D伯爵顿了一下说,“当繁殖到达高峰时,它们为了控制数量便会相互残食。”

“相互残食?”雷欧一阵发毛,“还有什么是繁殖的极限?”

“这个嘛……当这街道……不……当美洲大陆上的食物都被吃光时的时候吧。”

所有的人都愣愣无语。

“那……”D伯爵又继续说道,“在这之前如果我把兔子全都消灭的话,总统搞不好会褒奖我一番。还是要跟童话故事一样,让美国人民丧失所有儿童。”他看了一眼呆然坐在地上的海得温夫人,“女士!你为什么不遵守约定,让它吃了其他东西呢?”D伯爵扶起她问道。

“啊……因为……因为……”她痛心疾首地哭道,“那孩子……一直哭着想要吃糖果,所以我就给了她一小块饼干。她……她那么高兴……像天使一般地对着我们微笑……”

“啊……为什么?”D伯爵闭上了双眼复又睁开,自语道,“为什么为人父母的爱是那样深呢?”他对海得温夫人说,“是你把爱莉斯害死的。”这句话使她如遭雷轰。雷欧十分奇怪,他本来就不知道。

“你们一直对她娇生惯养,任予所求,再怎么顽皮捣蛋也不骂她,随她放纵。这样的孩子会成什么样呢——会从家庭社会脱离,搞不好会一再犯罪,伤害他人,很自然地染上了毒瘾——但在戒毒时……其实还有机会重来——可是你受不了她的苦苦哀求,又为她注射了一次药品……就一次而已,便杀死了爱莉斯。”

“啊……因为我不忍那孩子受苦呀!”海得温夫人又再次瘫软在地,“她哭着跟我求药呀!因为不想被孩子嫌弃!我是深爱着爱莉斯的!”她伏在D伯爵的脚边痛哭着。

“那些兔子……是吃破了母亲肚子才生出来。”D伯爵又俯下身拉起海得温夫人说,“那些兔子用自己的血肉来养育子女,在生下孩子那一刻,就把杀亲之罪加在孩子身上了。”而后他问计算人员,“兔子的总数……现在全部有多少呢?”

“嗯……大概5万,6万吧……”

“这样的话,下次小兔子分裂出来可能有20万只。”

“什么……?”“不得已只好发射火焰放射器了,不可以让它们跑出禁区以外。”

“等等,请等一等!”海得温夫人哭着疾喊,“那是……我的女儿呀!再怎么吸毒犯罪……也是我的女儿……”她一无所惧地跑向了禁区,令人防不胜防,想拉也来不及了。

“夫人,快回来。”雷欧见状大声呼叫,但于事无补了。海得温夫人一进入区域中,便有许多兔子扑向她,对她乱啃乱咬,她的惨叫不绝于耳。突然一只兔子从她身上掉了下来,口吐白沫;接着,其他兔子也纷纷掉下来,这情景让惊魂未定的众人又是大吃一惊。

“怎……怎么了?突然间?” 雷欧又听到一阵报告:

“农园的兔子一个个全倒地了。”“17区的兔子口吐白沫全翻了过去。”……

兔子一只只都死了!

D伯爵这才缓缓开口:“吹笛少年刚刚吹笛了。他们是第10代的兔宝宝,第一代爱莉斯吃的毒药还真是有效。”

“毒药?”

“巧克力、糖果、薯条、软糖这些含化学合成添加剂对没有免疫力的兔子而言,就跟剧毒一样。而且不只是吃了这些东西的爱莉斯,就是它的后代随着繁殖,将毒素沉淀于遗传因子之中,到了第10代变成猛兽的兔宝宝的滥吃正好等于自杀——海得温夫人所付出的爱,也杀死了爱莉斯。”

“你一开始就知道了吧。”雷欧质问道。

D伯爵露出一抹微笑,说道:“详细情形回去店里再说吧!差不多是喝茶时间了。我请你吃涂满巧克力跟奶油的派,还有加糖的茉莉花茶……”他的样子倒是无法让人对他动怒。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