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灵魂可托之地

我写什么是我的事,你看什么是你的事。

 
 
 

日志

 
 

第39话 Duplication  

2005-05-25 20:03:00|  分类: 恐怖宠物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D伯爵跳入水中,不知何时才悠悠地醒了过来。太阳快要落山了,夕辉染得天空一片金黄,四周的是参天的树木及崖上急速泻下汹涌而澎湃的水流,积聚的深潭中映着一只黑龙的面容来。
  
   “黑长公……”D伯爵叫着它的名字,同时发觉身边有许多动物在照顾他。
  
  黑长公扭着它那又粗又长的脖子向四周看了一番,说:“已经没事了,追兵大概不会想到你能在这种激流中到上游来。”
  
  D伯爵缓缓起身来,经过那惊险的挣扎,衣衫不整且疲惫,他含糊不明地道着谢,下意识地探寻:“皮箱呢?”但他只摸到空无一物的土地。
  
  “好像冲到下游去了,我们去找来。”黑长公一颔首,底下的一批人鱼便向下游划水而去。D伯爵丧气地跪在地上,低垂着头。如丧考妣的神态凄艳至极,简直令草木也感伤。他觉得这是从未有过的绝望,疲劳令他的意志受到了严重的挫折。在他眼前似乎都是黑暗的,分不出哪是水,哪是山,好象万事都颠了个个,又徊转不停。
  
   “伯爵!?”小胖、角兔和他一起上岸,阿辙和箱子一齐下水去了。小胖安慰悲伤地匍匐着身躯的D伯爵道,“打起精神来伯爵!再走几步,前面好像有个小村子,我们就去那里休息一下吧。”
  
  “我……”D伯爵却将身子埋得更下去,他抱着受了伤的左臂,用无望的语气说,“我已经受够了有人类的地方了,又会被追杀、被狩猎,我不想再逃了。”
  
  “伯爵?”
  
  “不想……”D伯爵的语气更低弱了下去,手腕边徐徐爬出了许多藤蔓植物,渐渐包围着他的身体,一圈又一圈。小胖和角兔及众动物们着急地叫了起来:“伯爵!!”但D伯爵已自我封闭了意识,他那曾经闪着无限光彩的“金黑妖眼”渐渐拢合而上。永远的沉睡就要到临了——D伯爵安祥地蜷缩起来,藤蔓将他和外物隔离开。
  
  “咕噜噜……”残阳徐辉中的天空传下了几声鸽子的叫声,白雪色的羽毛冉冉地飘下来,那是和白云一样的洁净无垢的羽毛喔!正是这些鸽子的鸣叫,使D伯爵放弃了死亡。当他听到这熟悉而被遗忘的叫声之后,竟张开了眼!为了看个究竟,他坐了起来。远远的天空,在那夕阳西下的地方有几抹橙色的小点划过空中,留下几抹淡淡的桔彩。
  
  那、那是……旅行鸽……?D伯爵向天空伸出已爬满了藤蔓的右手,犹如要抓住那将逝去的影子——他站了起来。
  
  ——好美的颜色。
  
  又有一阵震动大地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D伯爵扭头回过去看,尘埃翻滚,如荒野上的浓浓硝烟,一些黑点从尘埃中冲了出来,后面又带起了厚重的尘土。那沉重的步子,和D伯爵的心跳一样,豪情而令人心碎。那是美国野牛——北美大陆的原始居民……
  
  阵阵尘浪翻滚着离去了,那一边恢复了平静。待尘埃落定以后,又将是一片没有一点温情的沙漠……
  
  一阵狼吼引起D伯爵的注意,他抬头向上看去,山崖之上蹲着一对拉布拉斯加狼,在余辉散尽之时,天际震荡着它们无尽的悲鸣。D伯爵的心揪了起来,他看着那对狼、远去的野牛、鸽子(注:以上均属D伯爵的幻觉),明白了自己心中真正要的生存方式。他的意志又更加坚强了。他站了起来,庄严而静默地迎着西落的太阳再一次发誓:对,我不能忘记你们的痛苦、悲伤、愤怒和悔恨……我都还记得!你们和我们曾许下的复仇的誓言——
  
  D伯爵缓步起身走到了水边,望向他视野可及的一切。他身上那些层层藤蔓从他睁眼之时,便缓缓退去,现在都离开了D伯爵的身体,渐渐地消失……
  
  
  
  哈路等人在河流的下游捞到了D伯爵的箱子,但没找到D伯爵。
  
  “哈路检查官,嫌疑人的皮箱找到了。”一位警官抱着箱子走向他报告道。
  
  “里面呢?”哈路问,边摸了一下刚包好的额头。
  
  那警官说:“因为上了锁,所以应该没事。”他将箱子放到了地下。
  
  哈路拎了起来,奇怪的是那箱子即不轻也不重。他看了看四周说:“在这里打开可不是上策,谁知道会不会跳出什么来。对了,血迹方面怎么样了?沿着足迹应能找到一些的。”
  
  “还没找到,大概是都被那场雨冲掉了。”
  
  “哈路检查官。”树丛一边传出了另一个警察的声音,“请过来一下。”
  
  “怎么?发现血迹了吗?”为何他会对血这么注重呢?真是奇怪。
  
  “不,那是……在这地方从未见过的花,一点点分布在道路上……”果然,小径上有一些开了红色花朵的植株,花好像是突然从地上冒起来的,因为花草的生长地方不可能是在通行的路中间,而这个区域有的花,竟都是在D伯爵走过的痕迹上盛开!那花如血一般的红,如火焰一般的耀眼!
  
  哈路弹了弹烟灰,细细的烟向上空升去。他说:“D伯爵又怎么样了?”
  
  “啊,这个嘛……”被问到这个问题的警察棘手地说,“这条河流这么急,也许尸体已被冲到更下面去了。”
  
  哈路听了他的报告,丢掉了剩半截的烟:什么尸体?D伯爵自己可能这么简单就死掉?可恶,又让那小子逃掉了吗?他用他那发着油光的大皮靴重重地踩灭了烟,复看了一下皮箱,一方面又松了一口气:也不是没有收获。他走去拎了起来,对那位警员说:“我去FBI分部调查这些遗留品,若还找到什么的话立刻和我联络。”
  
  “是。”即使答得这么干脆,找到“什么东西”的可能性是不多的。
  
  哈路钻入自己的车内发动了引擎,快速地飞驶离去。正当他专心地开着,却突感到脖子一股隐隐寒气,之后肩被一只手搭住了,然后一阵皮笑肉不笑的答谢传入了他的耳朵里——
  
  “刚才多谢了。”D伯爵报以“感谢”的微笑轻轻地靠在他的右耳说。手里拿着那把上次为了偷“钻石之泪”所使用的银白色蛇匕首,“听说你捡到我掉的东西了。”他倒是很会拐弯抹角。
  
  “你这小子!”哈路破口凶了他一句,右手离开方向盘,装着漫不经心地伸入放枪的衣服里,但动作只到一半他不得停了下来。因为不知几时,车内跑入了一只豹、秃鹰及一只长了羊角的猛兽,还有一只外型恐怖的大蜥蜴,动物们都对他露出了白森森的利齿,兽眼里尽是凶光。
  
  “你最好小心点哦,大家因为肚子饿,心情都糟得很。”D伯爵在背后以他那富有磁性的美妙嗓音说。正确而言,他的嗓音属于中性的。“只要我拿到箱子,就不会再找你麻烦,而你还是可以升级的,恭喜你,FBI先生。”
  
  “伯爵。”哈路却用很似乎熟悉“D伯爵”的语调问,“你不记得我了吗?”
  
  D伯爵听了微拧眉毛,神情也严肃了起来,他看到车上反光镜里的哈路,那是一种被遗忘的惊讶神情。D伯爵将手中的蛇匕首轻轻移开了点,探身向前问:“难道你是在说我父亲的事吗?”
  
  哈路一听大声地说:“父亲?!”他直接扭头问D伯爵,“你是说你是那小子的儿子!?真的吗?”车子因为哈路的激动而失控,摇晃不已。D伯爵忙提醒他:“看前面!看前面!” 之后哈路平静了下来后,D伯爵说:“虽然不太情愿,但事实是如此的。孩子无法选择父母。”
  
  一边的阿辙不住地吞口水,问道:“伯爵,还是不能吃吗?还不行吗?”
  
  当然不行了。D伯爵对他报予了一个微笑,要它忍耐一下。
  
  “可是,指纹是一样的啊!”哈路的音量不减分毫,继续以扩音器的效果宣布着自己的思想,“你留在宠物店里的指纹和20年前在华盛顿出现的D伯爵的指纹完全一样。”
  
  匕首还是在哈路的脖子上,D伯爵转动着眼珠子看着哈路微笑地说:“既然你这么疑心,就去见我父亲一面如何?那,就让我们先回一次原先的城市吧!以这辆车的速度,明天傍晚之前应该可以到达的。”说完他拿走了匕首,哈路以为可以松一口气,竟不想一条冷冰冰滑溜溜的银白色小蛇顺着D伯爵的手向他的脖子爬了过去,绕了一整圈,还对他吐着红信子!让哈路异常心速加快,经过他十分的努力才使自己平静了下来。而D伯爵却双手搭在他肩上,笑咪咪地说:“这条项链很适合你呢!拜托你一定要注意安全驾驶哟!”
  
  车子就这样,行驶在弯弯曲曲的荒漠大道上,向着满天星斗的尽处驶去——
  
  
  
  雷欧随着“D伯爵”到了楼上,他一进去,便看见满屋子的动物标本,有的还泡在福尔马林液里,它们的神情都很怪,而且大部分是奇形怪状的猛兽。“这些家伙是怎么回事?”雷欧吃惊地问,“这是什么兴趣?它们是畸形吗?还是这些是人工标本?”因为有的动物有三只眼,有的动物有三个脑袋,有的动物超大的羽翼,也有狮头、山羊身、尾如巨蛇融为一体的怪兽……
  
  “不。”D伯爵说,“它们都曾经是活生生的生物,都曾经生活在这片土地之上。”
  
  雷欧又再次觉得D伯爵离他很遥远,空间也有一些怪异,他心里的疑问渐渐生成。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