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灵魂可托之地

我写什么是我的事,你看什么是你的事。

 
 
 

日志

 
 

第18话 Day Nurery  

2005-05-25 19:48:00|  分类: 恐怖宠物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D伯爵面对雷欧带到店里约七八岁的男孩子发难:“不……不可爱!”

和雷欧一样的发色,一样的瞳孔,而且扁着一长标准雷欧式的脸,很容易让人认为是小号的雷欧。

D伯爵问:“……这是你儿子吗?”

雷欧一听,脸红了起来,大声申辩:“不是啦!是弟弟,弟弟!”右手还按在小男孩的头上,“他叫克利斯多福!我们是年龄差很多的兄弟。”雷欧感到头皮酥麻,十分尴尬,“哎呀,反正有很多因素啦!之前他一直在我亲戚家就是了。”

喔……这孩子是——D伯爵总算弄清两人的关系。

“总之,你帮我看一下啦。”原来这才是雷欧的目的。

D伯爵一听,甚是恼火:“你说什么!我这里不是托儿所!”

“有什么关系?就当是增加一两只小鬼嘛,像鲨鱼大小就可以了。”雷欧满不在乎地说,更加激起D伯爵的怒气:

“请不要将我的宠物和人混为一谈!而且我是很讨厌小孩的!”

“我也一样啊!”雷欧夸张地做着委屈的身体语言,“跑来拜托你,这也像静脉逆流一样让人讨厌啊!”

“哦!你这是在拜托别人的态度吗?”D伯爵双手抱怀,以怀疑的眼睛看着他。

雷欧竟没有一点愧疚心,反而下令般地说:“总之,3天就好了,我现在在调查一件大案子,抽不出空来。不过,稍后我会露个脸。听好了,别让他吃怪东西!”说完便“摔门”扬长而去。

“什么怪东西啊,真没礼貌,还有——”D伯爵现在接下一个大麻烦。再来,他得好好看看那个大麻烦了。克利斯多福坐在沙发上,他的四周都是宠物,D伯爵看到的景象是人形的宠物好奇地打量着他:

一只雉鸡摸着他的头问:“你就是那个刑警的弟弟吧?”

“很像嘛!”小胖伏在他身边说。

“哎呀!他比较单纯,比较可爱啦!”另一只猫托着她的下巴说道,他们丝毫没有查觉克利斯多福那怀疑的表情。

忽地,克利斯多福感到被人悬空拎起。阿辙以欣赏美食的表情说:“没错,他的肉比较嫩,一定比他哥哥好吃!”

“阿辙。”D伯爵喊道,虽知阿辙不会真对他下手,但总要提醒一下才放心。

克利斯多福踢了阿辙一脚——对准阿辙的肚子踢了下去,阿辙呻吟着松了手,见克利斯多福发足向里间跑了,道:“那小子!”

D伯爵拦不住:“克利斯多福!”他倒也有些惊讶,果然没错……他可以看见!

克利斯多福跑进了长长的走廊里,他看着四周的景象心里实在纳闷,长长的走廊宛如迷宫一样深远没有尽头,有高高低低的门,及各式各样的窗、墙。他跑着跑着忽听到一扇门传出了欢笑声。他推开门,看到自己的影子长长地倒映在地板上,一走进去灯便亮了起来,满屋子都是小孩子,他们似很欢乐地叫着,纷纷和他围拢要和他一起玩。

结果克利斯多福却看得表情僵硬,转身便走了,确切地说是逃了。他继续跑,漫无目的地又推开了一扇门,里面是一片众林的世界。正呆立着,突又被人拎了起来,那感觉糟透了。他回头一看,一个长得和猿人一样的粗狞、野性的彪形大汉,他轻轻地拎着他的衣领似在吞口水说:“这小不点是怎么回事?是今天的活饵吗?”

“你别玩了。”一个坐在树上的豹女跳了下来,搂住克利斯多福,还吻了他一下,“这孩子是伯爵的客人哦。”

这么一来,克利斯多福又吓得逃走了:为什么?为什么?这里应该是宠物店啊!怎么全是怪人呢?最初房间在哪里?

一路下来,他已不知进了多少的房间,里面的人不管是外形还是装扮得十分奇怪。他拼命跑,不安极了,在奔跑中,在他“呼呼”的喘气声中,他听到了一阵悦耳的琴声,是从一扇门里传了出来。克利斯多福下意识地便去开那扇门,悄悄地探头进去,室中的音乐伴着香气袭来,令人放松。

“谁?”垂下的帐子里发出了人声,同时琴声也停了,“是人类的孩子啊,真难得啊。”说话的人终于让克利斯多福看到了,她穿着一件全黑的阿拉伯女装,,还蒙了脸,怀里抱了一支曼陀罗乐器。总之,样子在他眼中是十分奇特的,可又有种亲切感。

“你不用怕,过来这边。”她的声音伴着苍老的哑涩,可让人有种想亲近的感觉。“咳!……咳!……对不起,可以把那边的水拿给我吗?”她指了一下克利斯多福的背后,那里有一张圆几,摆了一套精美的阿拉伯式水具。

“您生病了吗?”克利斯多福自然而然开口说,但普通人只能看到他的嘴在动。他是个哑巴,但他并不是一出生就是这样的的。

那妇人摘下面罩,露出一副慈祥的面孔,不过年纪很大了,已近半百吧,她接过水杯喝了一口说:“……不是啦,只是年纪大了。”

克利斯多福仰着头好奇地问:“你……你是那个中国人的奶奶吗?在这里的那些人都是兄弟吗?”

“呵呵……”她笑了,“他们不管是出生或成长都完全不同的哦。不过,他们来自世界各地……就像一家人一样呢……”

咦……?克利斯多福也察觉到了:我又没有出声,她怎么会知道我在想什么呢?

老妇人又戴上面纱,对他说:“因为根本就不需要语言啊,只要这样,用心倾听,我就可以听到你的声音了。”

“可是……其他人就不行啊。”克利斯多福蹲在她身边说,叔叔、婶婶、学校里的朋友、老师,还有哥哥,他们都听不到我的声音啊。”

“喔……为什么会这样呢?”

克利斯多福趴在老妇人的膝上,忧伤地说:“因为我是坏孩子,大家都讨厌我。”

“你是好孩子啊!”老妇人伸手摸着他的头和蔼地说。

“不是的,如果奶奶也知道我做的坏事,你也一定会讨厌我的。”

“每个小朋友都会调皮的。”老妇人安慰道,“好了,去玩吧。”

“可是……”

“去打开那扇窗子看看。”老妇人引导他去打开对面墙上的一页窗子,窗子很古朴,是用竹子编成的,克利斯多福轻轻推开,外面的景色美得令他张大了嘴,眼睛也夸张地瞪得又圆又大。

游泳池……?

是海……!

碧蓝的水,静静地震动着,阳光为它洒了一层细细的闪烁着的金箔色,海面一闪一闪的,又宽阔又自由。

为什么唐人街的地下会有海呢?

克利斯凝望着一片洁净的蓝色,它们的旁边不时回荡着波纹。

“喂喂!”一个声音从海那边冒了出来,克利斯多福看到海的近滩有一个穿了全身潜水衣并将游泳镜戴在额上的同龄男孩子在叫他,男孩的表情快乐得令人嫉妒,同时也感染了克利斯多福,男孩对他说:“一起游泳怎么样?”

“可是,我……”他有点为难话还没完时,一阵海水便扑面而来。

男孩子笑嘻嘻对他摆着双手:“还是你不会游泳?”

克利斯多福被冷水一冲,又冷又湿,一听他的话,赌气下了决心:好吧!他迅速除去外衣,穿着短裤跳入了水中,男孩子向他游了过来,拉住了他的手,两个一起屏息沉到了水里,水下的世界让克利斯多福觉得自己好似一只鱼,因为水和肌肤亲密无间地融为了一体,令人舒服极了。

终于到了不得不换气的时候,两人又浮出了海面,克利斯多福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第一次觉得能够呼吸的感觉太好了。

“很舒服吧?”男孩拍着他的肩,友好地问。

嗯。真的好棒哦。”

“克利斯多福。”D伯爵不知何时站到了海边,手里还拿了一条毛巾,“点心时间到了。”

克利斯多福也饿了,他爬到岸上任D伯爵为他擦头发,见男孩子还在水中,下意识问:咦?他不一起吃吗?”很自然地,他便起了这种疑问。

“他不去,菲利不喜欢甜食。”D伯爵拉着他走上岸边的一座凉亭上,那里有一大堆孩子已经在对那些美食发动了总攻击。

克利斯多福渐渐开朗了起来:他叫菲利……啊?咦?他也听得到我的话吗?

很快,一天的尾声终近了,夜色笼住了整块美洲时,D伯爵的店早过晚饭时间,雷欧悄悄推门进来了。

“喔,刑警。”D伯爵一见面还是不怎么热情,毕竟他从不向店里买过什么东西,还带了个大麻烦来,三不五时跑来搭中餐或晚饭,即使现在气消了,也无法对他和颜悦色。

“那小鬼呢?”雷欧轻声地问。

“玩累了,睡着了。”

克利斯正靠在阿辙身上,一手抱着玩得不醒“熊”事的小胖,一手边揪着阿辙的角不放,张着大嘴发出“鼾呼”的声音。

“喔,这……这样啊。”雷欧替D伯爵关上店门,干笑着说,走到那块常坐的单人沙发上,开始擦起打火机来,好像要说什么又犹豫不决。这种样子D伯爵已司空见惯了,他倒了一杯茶,对他说:

“如果你不想说的话,那就算了。”他可以猜出雷欧要说的话。

雷欧掐灭了刚才点着的烟,丢在了烟灰缸里,吐了一口气说:“我现在正想说。”他看了一下沉睡的弟弟,“那小鬼的母亲——就也是我老妈——是在生他的时候难产而死的。嗯……她身体本不太好,而且又是高龄产妇,非常危险。不过她不顾医生及亲人的反对,决心要生下来。当克利斯出生后,立刻就被我老爸的弟弟的妻子,也就是我婶婶当成自己的小孩抱养了——

去年圣诞节,他和表妹莎姆为了一只兔子玩偶争吵了起来,克利斯多福不小心拉断了兔子的一只手,莎姆一生气便对他说:‘你是抱来的小孩,都是你害的,你真正的妈妈才会死掉,你害死了你妈妈!’其实那不过是意外,莎姆并不是故意的。但从那天之后,这小鬼便不再开口说话了。”雷欧忧心忡忡地看着克利斯多福,摸着他的小脑袋。

D伯爵听了雷欧的话才知道克利斯多福之所以能和动物说话的原因,便问:“——然后呢?为什么你只要我收留他3天呢?”

“这礼拜后,我要送他去福利机构——我决定送他去可以治疗儿童精神上障碍的学校……”

“你只要做这件事就好了吗?”D伯爵下意识地抿唇问道。这混球不晓又会做什么残忍的事了。

“……没办法啊。”雷欧做出一副轻松的样子说,“既然他本人知道真相了,那他也很难在叔叔那住下去了,而我之前一直都以表哥的身份和他分离开住,现在才要当他的亲哥哥,我也不晓得该怎么和他相处……而且我住的地方又小又狭窄,空气又不好,我的工作又不定性……这也是没办法的。”不觉中雷欧的两眉渐渐锁紧了起来,他的内心酸得发痛,只是在做表面文章罢了。

第二天,克利斯多福和菲利到海边去捞鱼,两人玩得不亦乐乎,都快忘记时间的存在了。

“那你有哥哥吧?”菲利靠在礁石上问。

“嗯……嗯。”

“你向他介绍我嘛。”

“咦……可是……”克利斯多福有点难为情起来,一脸窘相。

看出克利斯多福的为难状,菲利说:“但他一定不会相信宠物店里有海滩吧!伯爵老是抱怨说:‘刑警根本不想听我说的话!可是……’”菲利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如果是你说的,或许你哥哥会信哦,这样你哥哥也可以一起来玩了哦,我们大家一起玩嘛,不是更快乐吗?”

克利斯多福听着,心里的一个结悄悄地松动了。

当晚,克利斯多福边和小胖下棋,边看着店门有没有动静,可以说是心不在焉了。许久,雷欧才垂着一颗古怪的脑袋来到店里,他一看到克利斯多福,竟有点意外,还伴了点别扭,“你还没睡啊,你……”话到嘴边竟卡住了。

克利斯多福憋红了脸,想说的话还没出口,就看到哥哥大剌剌地坐在沙发上,没再和他说一句话,又开始犹豫不决。旁边的宠物劝道:“快点啊,你不是有话要跟他说吗?”“快去呀!”

到最后,克利斯多福全身僵硬地站在雷欧的附近,小胖见他迟迟不决,从背后推了他一把,克利斯多福顺势向前跨去,手刚到雷欧的手臂,雷欧竟直接避开了他。

“啊……”雷欧很后悔,他知道这样子会伤到克利斯多福,但……果然,下一秒钟,克利斯多福抿紧了唇,转身边向里间跑去。

“克利斯多福!”雷欧慌忙要叫住他,但克利斯多福是不可能听的,他一消失在走廊里,雷欧便觉好冷,“唔……”店里的空气一时冷了好几度,D伯爵和店里所有宠物都以责怪的眼神看着雷欧,好似要臭打他这个既过分,又差劲,而且是残酷的魔鬼的代言人。

D伯爵冷冰冰地说:“果然,你也认为是那孩子害死了你母亲?”

雷欧一听,身体陡地往后一仰,坐回了沙发,说:“没那回事!”他举起右手,盯着它看,“……今天……我打了犯人,用这只手——”他似后悔地拨弄着头发,“这并不是我第一次打犯人,我也没有后悔。可是……啊……我不知道要怎么说啦。”他抬起头来,自嘲地说,“果然还是不可能的,我们是无法在一起的。”

D伯爵的唇扬起了一道艳丽的微笑,伴着冷意地问:“……刑警……那你的希望呢?你真正的希望是什么?”他怀中抱着饕餮,四周陪伴了许多宠物,有一瞬间,他们的人形影子出现在背后的帘子上,不变的只有角兔,他们的毛发都似被风一丝丝地鼓吹而上扬了起来,在黑黑的影子之前,发光的眼瞳甚是触目。

雷欧也看到了,不过只是惊鸿一瞥,他总以为是幻影:这店总是怪怪的。他听了D伯爵的问话后固执地说:“将……克利斯,顺利地在后天送到福利机构。”

 

克利斯带着受了伤的心,奔向思露塔娜夫人的房间,也就是上次弹琴老妇人的房间:“奶奶。”他一下子便扑到夫人的怀里。

“怎么了啊?”夫人吃惊地问。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是坏孩子!就如莎姆说的,我是恶魔的孩子,是我害死了妈妈的。”他一口气不歇停地说完,伤心地哭了起来。

夫人看着他,突然站起来,拉着他的手往外缓缓走出:“过来。”

他们走过一座伊斯兰式庭院的走廊,从尽头传出了人们忙碌的声音和一位妇女的痛苦呻吟。夫人和克利斯站在那间房门口,里在有一个妇女躺在床上呼叫,她身边还有两妇人在照顾着。

“好痛苦的样子,那个人生病了吗?”克利斯轻声地问。

“不是,是在生小孩。姆亚太太是第一胎吧。”夫人也有点在自言自语似的说。

房中不断地传出“吸气、吸气……忍耐一点”的安慰声音,克利斯懵懵懂懂地看着,又听夫人说:“你妈妈也是像那样努力才把你生下来的哦。在这座宫殿中,每隔三天就有一次生产,而每隔两天就有一次葬礼。”他们走到邻室,夫人脱鞋上了床,她对克利斯,也对自己说,“接下来就快轮到我了”

轮到她的葬礼了。

克利斯惊心地问:“奶奶,你要死了吗?不要!我不要你死。”

夫人摸着他的头说:“新的生命诞生,年老的人死亡,这就是自然的规律啊!”

折腾了半天,直到第二天早上,邻室里传出婴儿的啼哭声,疲惫不堪的姆亚太太终于生出了一对双胞胎,旁边的人不住地恭喜她。

克利斯愁眉不展地看着夫人,夫人说:“听说在人世间中,每年都会举行庆祝孩子生日的宴会,其实这一天,真正要感谢的是生下他们的母亲才对哦。”

“可是……”克利斯不住地抹着泪,“我的生日就是妈妈的忌日,没有任何人会帮我庆祝的。”

夫人为他的伤心而皱眉,她颤抖着说:“在这世上,最不孝的孩子就是比双亲先死的孩子。”她搂住克利斯泣不成声地说,“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当我的孩子出生时,他都没有发出哭声,身体就渐渐变冷了。有好几次我都想如果我可以代替他死去就好了!孩子啊!你健康地活下去,没有人像你这么乖了,你妈妈一定也在天国看着你。她一定希望你们兄弟和睦相处的。”

“……可是,没办法啊!”克利斯拉住夫人的手,“因为哥哥讨厌我。”

“哎呀呀,你们兄弟都是一样不善表达感情的孩子。”

“哥哥他已经是大人了啊……”

“但对我来说,他还是个小毛头啊!”夫人的声音渐渐降低,“人类就是这么麻烦。因为要用语言,感情上就变得复杂了。”

其实最重要的事往往总是相当简单的。

思露塔夫人还没说出这句话,便如油枯灯熄似地闭上了眼。

 

雷欧正好在出任务,追到巷子一半,鞋带松了。他停下来系边想:8项前科,共杀死15个市民的凶暴歹徒,他也有父母,孩子,也有弟弟吧……

结果他想得太入神了,背后被人开了一枪。完了!他的另一个念头一闪过,便倒了下去。

 

“雷……雷欧——!”犹如一重厚厚的黑幕被拉开,豁然呈现出一片阳光璀烂的自然景色,母亲的声音传了过来,“雷欧,别睡了,起床啦!”

“……妈妈?”雷欧的睡眠被人扰了,还是迷迷糊糊的。

她的母亲从篮子拿了块湿床单,展开来披在竹杆上,边责怪道:“真是的,只有身体在长大而已,人还和小孩子一样!快点,不然会迟到的。”

“……啊……好。”雷欧搔着头,问自己:咦……?我本来在干什么来着?他看到鞋带松了,俯下身去系,正好背对着他的母亲。他边系边说:“对了,妈妈,我有一句话忘记跟你说了。”

“什么话?”他母亲又弯腰去拿另一块湿被单。

“……我……当初听到妈妈说已经怀孕时,已是高三了。因为长这么大了,才要添弟妹,所以觉得很难为情。”雷欧早系好鞋带,却迟迟未站起来。

他母亲听到他这么说,整理被单边说:“其实我也是啊!我从未想过都40岁了,还能再怀小孩呢。”

“……所以在婴儿出生时,我一直想对你说一句话,但一直没这个机会。”对了,为什么没有机会说呢……他转身来,对他母亲说,“恭喜你,妈妈。”

啊……没错,我……一直都想对你说这句话的。

雷欧回头看到的是——他母亲的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看着她,床单在她旁边飘着。之后,她突然裹在一条床单里,往天空飞去,一片片墨色的羽毛渐渐飘落下来。

雷欧惊呆了:“妈妈,等一下妈妈。”他伸出手,却抓不住早已飞上天空的母亲。

正这个时候,有人在喊他:“哥……哥,哥哥。”雷欧的意识又被震动了一下,他慢慢张开眼,迎面的却是医院的天花板。

“我还没死吗?”

D伯爵和克利斯都在床边,D伯爵见雷欧一醒啥话不说,偏说了这么一句扫兴的话便骂道:“死你的头,太夸张了吧?不过擦伤擦伤而已!你是因为麻醉才睡着的。”

“哦。”雷欧迷迷糊糊地回答了一句,他还是觉得很困。第二天,他便可以下床了,送克利斯去福利院的主意还是没变,而且立刻行动。

他右手绑了绷带,吊在脖子上,不过精神还不错。“那,你要保重哦……”他对克利斯说,克利斯看着他,一语不发,“你还是不愿意出声啊……”雷欧有点失望地问。

福利院的监管老师边对雷欧说:“放心吧,弟弟会好的。”她拉起克利斯的手,“好了,克利斯多福,我们走吧。”

雷欧和D伯爵看着克利斯走向福利院的门内,默然无语。雷欧掏出烟来点,打火机发出杂乱的“卡卡”声。他松了一口气似的对D伯爵说:“像这种问题,还是要交给专门的医生才行。况且他也不能和我一起住在公寓里,因为我的工作关系,怕他会受牵连,问题一大堆。”

可是……雷欧就沉默了:我可以听到你在叫我,我确实有听到你在叫我的声音。

“克利斯!”他扯掉脖子上的吊带,张开双臂唤住克利斯。

克利斯转身看见哥哥对他微笑地张开了双手,迟疑了一会,忽然放开监管老师的手飞快地跑向雷欧,雷欧一把抱住了他。

唉,好吧,麻烦的事以后再去想好了。兄弟俩笑在了一起,结果由于用力过度,雷欧的伤口又裂开,只好再多休息一礼拜。

但是,他还是没处安放克利斯,只好又带到宠物店。

“在这次事件解决之前,你绝对要帮我。”

D伯爵正忙着照顾不久前出生的那对宠物说:“那又怎样?为什么要寄在我店里!”

但已人去而无音。那这被硬塞来包袱也只得暂时收下了,总无法硬心肠把他轰出去。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