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灵魂可托之地

我写什么是我的事,你看什么是你的事。

 
 
 

日志

 
 

第19话 Darling  

2005-05-11 21:10:00|  分类: 恐怖宠物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D伯爵和克利斯第一次到雷欧的寓所。

一到房间里面,简直是一片狼籍,可谓人间惨剧,比垃圾山还垃圾山!让同为男人的D伯爵感到非常恶心:“脏……脏死了……!这算什么房间啊!”他面对贴在墙上的美女泳照,气得浑身颤抖,“我就在想他为什么老想把克利斯丢在我店里,根本不带他回家。原来他真的无法让他住在环境这么差的地方。”“沙啦”D伯爵伸手一撕,硬将墙上那些画除了去:“好吧!我就来替你整顿整顿!”他一边不住地进行文化垃圾大清除,一边对克利斯说,“克利斯,你也来帮忙!”

“啊……咦……?好、好。”克利斯回答着,开始收拾着扔在地上的杂志书刊。D伯爵拿着吸尘器,大手大脚地炮轰墙角,可怜那蜘蛛多时的老窝,被扫荡得所剩无几。“天啊……这么脏!脏死了,脏死了!……啊……受不了了!真不敢相信,这里竟是人住的地方。”吸尘器在墙上地上不住地挥舞,D伯爵的手一不小心磕到了哪里,他呻吟了起来,十指连心的痛。

克利斯一听,跑上前去:“伯爵,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却见D伯爵锁紧眉毛,左手捏着右手,又吃惊又痛心地说:“指……指甲……”原来他右手中指的指甲由于用力过度而被吸尘器的把手弄断了,痛得彻到了骨子里。D伯爵生气地拉着克利斯走了,这么一来,打扫便作了罢。

在宠物店里,D伯爵对雷欧发了一大堆牢骚和怒火。

雷欧听了火冒三丈:“一个大男人竟为了一两片指甲在那边说得咬牙切齿,这算什么?”

D伯爵听了更生气,大声地顶回去:“你说什么,这是要花两个月以上才能治愈的重伤,那还不快看要怎么解决!”

“你居然还敢说!你竟擅自撕掉老子的琳达!”雷欧扯出泳装美女图的不幸事件。

一说到这,D伯爵更是发火:“你根本没资格做克利斯的监护人!你这个笨蛋,白痴!”他气恼地抓起了一只茶杯,狠狠地丢向雷欧,一个“下勾杯”重重地K了他一下。

“可恶!”雷欧痛不可支,却不能上前痛揍D伯爵一顿,毕竟自己属于理亏的一方。

“哥哥。”克利斯拉着雷欧的衣摆着“劝道”。

“喔?克利斯,不用担心啦。”雷欧抚着下巴说。但真的很痛!他低声地说:“听好,克利斯!我之所以会把你带在这家店,是因为我要交给你一项重要的任务。”

“任务?”

D伯爵在做违法的动物交易,贩卖麻药和人口等。而且还是伤害、杀人的嫌疑犯!所以你要注意是否有可疑人物进出,然后再向我报告哦!”他摸着克利斯的头,认真地对他说。

“可是,我无法出声……”克利斯指着嘴巴,“啊啊”地发着声音。

“你已是小学生了,应该会写字了吧。”雷欧倒蛮信任自己的弟弟的。

“啊,对哦。”

雷欧走上台阶,边很有信心似的做了个“决心”的姿势,又对克利斯说:“你可是市警中最有本领的刑警雷欧·欧雷克特的弟弟哦,我对你期望很大哦!加油!”真不愧是残酷的魔鬼,连幼小的弟弟也拿来作探子,真是人心不古啊。

“嗯!我会加油的,哥哥!”克利斯回答,哥哥的托付让他很高兴,但心中却想:可是虽然这家店是宠物店,但是住在这里的却都是人啊。虽然有点怪,有时候会有一些外来的“客人”,把店里的孩子带走,因为他们即将成为家庭中的新成员,所以大家看起来都很幸福啊,可是如果是伯爵不喜欢的客人,伯爵就不会勉强这些小孩出来见面,而且虽然我没有出声,但这里的每个人都可以和我交谈耶。

“克利斯。”D伯爵把右手姆指以外的四个指头都夸张地包得像木乃伊后,臂上挽了一件雨衣,叫着他的名字对他说:“虽然在下雨,不过很抱歉,你能帮我到东街的马雷尼·得·查买东西吗?” 他帮克利斯穿雨衣,

“啊!是千层糕的出炉时间。”克利斯心领神会:伯爵泡的茶很好喝,店里还有很多点心,而且都很好吃呢。

看来他也是属于那种吃不胖的体型。

当他还撑着伞乐熏熏地带着糕点回来,经过一条巷子,却听见里面有轻微的颤抖声,克利斯问:“有人在那里吗?”他好奇地走进巷子里,看到尽头有一个女孩缩在墙角颤着抖,她的双眼美极了!就好像是祖母绿一样的绿色眼珠——

“你怎么了?你迷路了吗?”见女孩闷声不语,克利斯摸了咽喉说,“啊!对了,她听不到我的声音。”

“我才不是迷路呢!我只是自主性地稍微休息一下。”女孩很别扭似说,带了三分高傲,但却让令觉得如果她没了那点骄傲,便反而不适合起来了。

“啊!太好了,你也懂我的声音啊。”克利斯很高兴,“我……我是克利斯,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把头一转地说:“我才不轻易地对一个平民说我的名字呢。”

“……这……这样喔。”克利斯不觉地把手上拿的小伞撑到她的头上。

“……潘多拉。”不防备,那女孩突冒出这么一个名词来。

“咦……?”

女孩满脸是水,似饱含委屈又有点感激,但还是皱着眉说:“我的名字叫潘多拉。”

“潘多拉啊——”

“咕噜……”肚子空城曲正式奏响,潘多拉感到一阵害躁和懊悔:“完了,我怎么做出这种事,我这辈子完了。”她露出了一个贵族不小心做了卑贱的事的表情。

克利斯指着点心盒对她说:“和我一起去的伯爵的店里吧,就在附近。跟我们一起吃点心吧。再继续淋雨会感冒哦。”

“咦……?可是。”潘多拉摸了扁扁的肚子,没办法,饿急了连木石也会吞下去。她优雅地伸出右手,以公主般的微笑对克利斯说:“那,为了不让你难过,你就带路吧!”还真是不一般的高傲呢。

到了店里,D伯爵见克利斯带着一位美丽的被淋湿的女孩——那样子像极了豌豆公主,只不过年龄不一样罢了。他吃惊地说:“喔呀,这是……这是……”

小胖有点嫉妒了:“克利斯去跟女生搭讪啊?”

“早了10年。”阿辙笑着接道,哈!又有好玩了。

D伯爵说:“这样会感冒的,先去洗一下,我帮你烘干衣服。”

 

部长急召警员:“极秘密的搜查命令。根据推测,应该是昨晚X国的领事馆被绑架的。把猫找出来!”

猫!?

雷欧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啊?不过是一只猫啊,为什么要相互动室警啊!”

在一边静静地坐着的沙里亚姆生气了:“什……什么叫不过是一只猫啊?太失礼了!”潘多拉对他的意义并不是一直猫!他的家臣忙劝他息怒:“殿下……”

“殿下?”雷欧悄悄问部长。

部长介绍道:“这位是X国的第八皇子沙里亚姆殿下和驻美大使。”

大使对部长交涉:“潘多拉小姐不是普通的猫,它和我国未来有很大的关系。如果潘多拉小姐有毫发之伤,本国和合众国的外交就很难继续发展了。”

“啊!”众警都倒抽了一口冷气:有那么严重吗?

“不管怎样,希望你们尽快找出潘多拉小姐。这就是潘多拉小姐的照片。”一只很漂亮的猫,脖子上戴着一条珍贵的项链。“还有……”

雷欧听完很惊异:“这只猫是王位的继承人——?!”

“正确地说,应该是拥有这条项链的人!这条祖母绿叫做‘天使之泪’,这是本国王室代代相传的国宝。依照惯例,只要谁身上戴着这个宝石,谁就拥有下任王位的第一继承权。”大使补充说明道。想到那些皇子、公主一天到晚地变着花招逗猫玩的滑稽样实在是可怜有可笑!因为潘多拉小姐最喜欢的主人似乎是总坐在一边的沙里亚姆皇子,从早到晚片刻不离。可是,昨晚潘多拉小姐却突然从领事馆失踪了。

 “那为什么要把这戴在猫身上?”雷欧问。

“现任国王一共有正室和侧室所生的16个皇子,为了避免无意的王位继承,国王便窜部只要谁有能力饲养潘多拉小姐,就要把王位让给他。”

“也就是说,猫最喜欢的人就可以当国王!”吉儿大感别扭。

 “真是太乱来了。” 雷欧也说。

大使和沙里亚姆离去只之前,答案说:“这一定是企图篡夺王位的其他皇子的阴谋,请无比要把她找出来!”

“难怪拥护下一任国王候选人沙里亚姆的家臣会这么拼命。”雷欧和吉儿从拉起的百叶窗往外看,沙里亚姆一行人的车渐离去。雷欧说:“为了防止猫被夺走,或猫变心逃走,所以才会藉留学之名,将皇子和猫一起幽禁似地留在远离祖国的遥远美国的领事馆中。”

“哎呀呀,严重的皇族纷争啊!”吉儿感慨良深地说。

两人一起走在寻猫的道路上。雷欧看着猫的照片说:“这就是波斯猫吧!可是就算他拿这种照片给我看,但在我眼中猫长得都一样啊!”(这算弱智还是分辨神经特殊呢?)

“不是啦!这是梅因库种的。你看,它的特征就在耳朵边的毛。”

“可是,如果和同种类的猫排在一起,我还是分不出来啦。”

吉儿提议:“我看我们还是到专门的猫繁殖店或宠物店找比较快……”

宠物店!雷欧彻底地反对:“……宠物店?我才不要!我绝对不会找那家伙帮忙的!”倔强也不会挑地点的笨人。

“你说什么啊!都什么时候了,不是有句话叫‘隔行如隔山’吗?这只猫这么引人注目,搞不好他们那些爱好者之间会有情报的流通啊!”吉儿的理由简直无可批驳!

雷欧固执而“痛苦”地做无效反抗:“我~~~

 

D伯爵的店里——

店里的所有“人”及D伯爵、克利斯面对在面前的可爱美少女感到一阵惊艳,克利斯脸红地“赞道”:“超级——大美女!”

“住口。”D伯爵打了一下克利斯的头,生气地说,“别学那男人的口吻。”

他转身对潘多拉屈膝,道:“美丽的头发,合衬的公主服,还有那条项链——那是能衬托出你祖母绿的眼珠。来吧,公主,你的家人一定很担心你。我送你回去吧!”

“……不要。”潘多拉不悦地说,“我再也不要回家了!”

“咦?”

“我是自愿离家出走的,我也不要回去那个家了!”

“离……离家出走?”克利斯不知道什么意思。

小胖解释道:“就是跷家啦,跷家。”

这样啊……潘多拉也有不能和自己家人住的理由。“好啦,伯爵。”克利斯拉着D伯爵的手“说”,“反正只是多一个人而已,没关系啦!……哥哥上次也是这么说啊。”

“克……克利斯?”D伯爵也有点不快,那混蛋的影响力真不可小看了,哼!

潘多拉解下脖子的那串祖母绿的项链递给伯爵说:“对了,这条项链就给你吧!我也不要这种衣服了,头发也要剪掉。”她很有魄力地握拳道,“从今天起,我就要重生了!”之后便一直要求要剪掉头发。D伯爵拗不过,只得准备工具,他拿着发剪,迟疑地问:“真……的可以吗?”

潘多拉想也不想,便说:“是的,请干脆一点。”

“那……好……吧。”D伯爵先剪去了最下端的一点点问:“这种感觉吗?”

“再剪!”

“这样吗?”

“继续。”

……

到最后,潘多拉一头及腰的长发,被D伯爵辣手摧“发”地剪成小男孩般的短发,而被剪掉的头发长度都没超过5cm,都是被D伯爵一点点地绞碎掉的,实在太可惜了。

“短发也很可爱。”克利斯看着脱去一身冗繁的长礼服,穿着短装和一头利落短发的潘多拉说。

D伯爵忧心地拿起项链说:“可是,这样子就跟这项链不搭调了。”

“所以我才说要把它给D伯爵啊。”潘多拉干脆地说。

“啊……”那条项链全是祖母绿的宝石镶成的,蝶状的项坠,中间那颗宝石最大也最华丽。D伯爵感到收下来不太好。

“啊,刑警来了。”一旁的狼犬嗅嗅空气说。

D伯爵一听,火气又提了上来,他将那串项链放入袖子里,开门、剑弩欲张地问:“你来做什么?”

雷欧压抑着火气说:“工作啦!工作!”他拿出一张你片,“咳咳!你最近有见过这种猫吗?”

一只梅因库猫,它有一对祖母绿的眼珠,脖子上还戴了一条蝶坠的祖母绿项链,正好和D伯爵袖里的一样。雷欧说:“她叫潘多拉,是X国皇子的宠物,他们提出了搜寻请求。”

D伯爵将头一扭:“……这个啊……我不知道。”

雷欧见他这种态度,都快气得手抽筋,但他还得沉着气:“如果你有任何隐瞒,对你也不会有好处哦!”

“既然如此,那你就自己去看看本店所有的猫啊。”D伯爵领他到猫的房间里看,只见一房间里有许多猫:大猫小猫,还有不大不小的猫;白的、黑的、灰的、五颜六色的猫,雷欧不禁傻了眼:“真的全都在这里?”猫太多了,(其实还有更多呢)他也不禁信了D伯爵。他对着相片看那些猫,见有一只猫的花色和照片中极像,但毛被剪得乱七八糟,根本不像照片中那么高贵漂亮。

雷欧只得问克利斯:“喂!克利斯,不会连你也骗哥哥吧?”

克利斯看看潘多拉,对雷欧说:“是有个叫潘多拉的女孩,但没有猫。所以,我没有说谎。”他使劲地摇头否认。

既然克利斯这样“说”了,雷欧也没办法,他决定离开去找新的线索,临行还对D伯爵说:“总而言之,如果以后有看到那只猫,就来跟我们报告,照片就放你那了,如果找不到猫,只有那条项链也可以。”

“项链?”

“那是条祖母绿项链,是证明王位继承权的国宝哦!”啊!我怎么告诉他了?雷欧慌慌张张地摔门而去了。

“喔——”D伯爵从袖里拿出了那条项链,没想到它竟负有如此重大的责任。不过,这件事和他无关。

潘多拉松了一口气:“好厉害,他都没发现耶。”

D伯爵苦笑着说:“是……是啊……因为剪得太短了。”还不小心地剪秃了几处。

不过潘多拉却兴奋得大叫:“这么一来,我就是自由身了!”

我想到外面去玩,以前都住在城里,我想看更多不同的东西,还想玩更多的游戏!怀着这心境,潘多拉和店里的“人”玩得不亦乐乎。一段时间后——

“现在还要干什么呢?”D伯爵看着玩累了的潘多拉问道。

“嗯……我想看看平民的生活。”她仰头对D伯爵说,那眼睛真是绿得可爱。

“平民啊……”D伯爵想到了,便带克利斯和潘多拉又去了雷欧的寓所。

潘多拉看到那拉塌样快乐地大叫:“啊!这便是平民生活吗?多么危险!多么刺激啊!”

D伯爵一见,与上次没有什么改观,又走到墙上把那些画撕了:“顺便再继续上次未完成的打扫吧!”

潘多拉见D伯爵大手大脚地撕画,很是兴奋地说:“我也来帮忙,呀!”她从床上向墙跳跃,要撕下另外一张,可落下来时却把床头的东西碰倒了。潘多拉有点抱歉,小声地对D伯爵道歉。

D伯爵打圆场说:“潘多拉,你请到一边坐吧。”

 克利斯整理着碰倒的东西,突然“咦”了一声,那是一张照片,是雷欧和一个妇女的合照。

克利斯对D伯爵说:“和哥哥拍照的人——”

D伯爵说:“啊……这一定你的妈妈吧。”

“她和哥哥受伤那天死去的奶奶很像哦。”

D伯爵沉默了,他看着那妇人边想:思露塔娜夫人。她是一只可以使用人类语言的漆黑的鸟,但是,她领悟到的语言,只不过是些发音的排列组合,其实根本没有意义——她的模样看起来象克利斯的母亲,这是偶然的吗?不,一定是——因为动物在到宠物店来的“客人们”的眼中,会化成在他们心底深处中,最想见的或记忆最深的人的模样吧。有时是死去的爱女,有时候甚至理想中的恋人……

“潘多拉。”D伯爵问她,“你主人在你心目中是什么样的?”

“……沙里亚姆他……”潘多拉被勾起了往事说,“他每次都对我说潘多拉:‘你的眼珠就像在沙漠遥远的彼端闪烁着光芒的绿洲。’他是在16个兄弟中,身体和内心都脆弱的皇子。只有那个人,我无法不管他。可是,沙里亚姆对我好的目的只是为了那条项链。他片刻也不离开我的原因是因为他想得到王位……”

“潘多拉……”D伯爵怜惜地把她抱在怀中安慰着。

“忘了那种人吧!”

“克利斯?”D伯爵不知要说什么。

“你不要回那种人的家里。你中要一直待在伯爵的店就好了。”克利斯握住潘多拉的手激动地说,“你就永远和我们在一起吧!”

D伯爵看着他们的神情,心道:克利斯……但是,总有一天——你会遇到更多种类的人,学习、奋斗,有一天会谈一场真正的恋爱。等你重新会人类的语言时,你就会走出我们的世界了吧?

 

美国X国驻美大使馆——

在接到一封信时,工作人员惊呼:“绑架的歹徒寄来信了——!”

“是要求潘多拉小姐的赎金吗?”大使怒火冲天地问。

“没有……”工作人员拿了一张上面盖了猫爪印(即潘多拉小姐的“签名”)的信给大使,说,“信上只说——明天晚上,希望沙里亚姆殿下单独到指定地点来。”

“这怎么可以!太危险了!”大使着急地对他说,“快通知警察!”

“等等!”沙里亚姆说,“……我……要去。”他那乌亮的头发很可爱,但俊美的脸掩饰不了快溢出来的焦虑。大使见沙里亚姆这么说,知道没可能改变他的主意,也只好安排下去。

第二天晚上,唐人街好不热闹,直升飞机一架又一架地降落,劳斯莱斯的“银灵”、法拉利、BMW、宝马、维那利,一辆又一辆地停在宠物店外面,都快水泄不通了。一个个珠光宝气的皇子皇女从这些交通工具走出来,个个都“横眉冷看相互指”,一个个都没什么好气地打着招呼。

“第二皇子!”“大姐怎么也来这里?”“第七皇子你也是啊,怎么也来这来了?”

“是我把所有的王族成员找来的。”D伯爵微笑地站在门口说,“我是D伯爵,诸位好。”

可众人却异口员声地问:“潘多拉在哪里?”

“很遗憾,潘多拉小姐不在这里,她现在正和恋人手牵手走在爱之路上。”D伯爵信手口编了个不大不小不真不假的谎言来。

“怎么会……”

D伯爵双手捧出放在一块柔软的华垫上的项链说:“请不必担心,‘天使之泪’在这里——”D伯爵很容易可以查出那项链的名字,这种皇族总喜欢为重要的东西取一些所谓的高贵、典雅、无双……的名字,以显示皇族的某种程度上虚名。

一只手猛地抓住D伯爵的手,是雷欧:“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吧!我要以营利为目的诱拐及恐吓未遂的现行犯逮捕你!”

谁知D伯爵竟义正辞言地大发威,说了一句官腔十足的话:“大胆刁民!”

“咦?”雷欧被这称谓吓了一跳,怎么回事?

D伯爵收起怒气,以一种趾高气扬的语气兼态度说:“我是拥有‘天使之泪’的人,也就是说——我是X国的王位第一位继承人。”

什么?雷欧及众王族,顿时都呆了。

“这种事是,假——的。”D伯爵微笑地说出这么一句话,让所有人都白担心了,“我当然会把项链交给王族啊!可是——”

“‘可是’?”

D伯爵此时开始散发他偏阴柔的美,那副考虑的模样美得太罪恶了。他说:“可是,要给谁呢?”谁也不知道为何一个男人可以散发出这种款款的风情,却不让人呕吐恶心,好似D伯爵天生应当有这样的神态才叫D伯爵。

啊!原来如此!众王族恍然大悟,开始给予种种承诺:

“你有什么愿望?”“要钱?还是地位?”“我答应让你一辈子过着和王族一样的生活。”“你可以当我的夫婿,我们一起继承王位。”“呜喔!这种时代男的也可以啊,和我结婚吧。”为了王位,他们的心灵就算卖给小狗也可以了。

D伯爵~~~~!”

众人阿臾奉承不绝,哪怕他是一个矮侏儒或通天大金刚或比猩猩更丑,那班人也会把他吹捧成潘安或大卫或达芬·奇的,更何况眼前这一位是玉树凌风、风度翩翩的佳公子。

雷欧莫名道:“这些家伙……搞……搞什么啊!”

这么多王族的人都在向D伯爵歌美颂俊、“俯首甘为美男死”之际,只有沙里亚姆愣在一边。

大使催促道:“殿下!去啊,你也要快啊!想办法讨他的欢心啊!”

沙里亚姆叹了一口气,举起如灌铅般沉重的腿:潘多拉……潘多拉……不在……他眼角掠过一只猫,它呆在众猫之中,一点也不好看,不起色,但沙里亚姆却被吸引住了,因为它用一对祖母绿的眼看着她,那么真挚、专注,充满了熟悉的依恋。它是……

“潘多拉!”沙里亚姆叫道,跑了过去俯下身去抱那只猫,众人听那个名词也都惊讶地回头看了过来,D伯爵马上被晾在一边。

风水的确是轮流转的。

“潘……多拉?”

雷欧最吃惊了,那竟是先前看到的那只似不是而是的癞皮猫!

“沙里亚姆殿下。”D伯爵不知何时已走到他身边,屈膝地呈上项链,“请收下,这果然是属于你的。”D伯爵感到挺愉快的,真诚地看着沙里亚姆。不过,沙里亚姆并没有收下,他抱紧了失而复得的潘多拉,说:

“不……我已经不需要那个了。”

大使惊呼:“沙里亚姆殿下!”

“我一开始就不想要什么王位了,不管是妈妈们,或兄弟姐妹一天到晚争吵的本国城内——在这些时候,潘多拉——只有你才是我的朋友。”他抱着潘多拉开心地笑着,好像得到了整个世界那么幸福。

D伯爵微笑地看着一人一猫团聚的场面:命运是无法改变的,我也只是提供人类与动物之间的,最佳相会的场所而已。

“潘多拉!”克利斯看着潘多拉开心地在沙里亚姆的怀中笑着,而没有再看他一眼,心里甚是难过,看来他也快步上哥哥那不断被甩的道路了。

小胖劝他:“唉,死心吧,身份终究是不一样啊!”

阿辙笑着说:“你还早一百年呢?”他总爱讽刺克利斯,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

总有一天,也会降临在你身上吧——真正的邂逅一定会来的——在那之前……“你当然会一直被甩啊!两兄弟都一样。”D伯爵也笑着打趣似地摸着他的头边说,前不着边,后不达意的,克利斯也不明白他的意思。

而雷欧则拿着手铐生气地站在后面考虑要不要把D伯爵铐起来痛扁他一顿。

这便是那X国王一句:“猫喜欢的人可以当国王”而引出的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沙里亚姆究竟有没有得到王位呢?

这个嘛!王位对他而言已经不重要民,不是吗?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