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灵魂可托之地

我写什么是我的事,你看什么是你的事。

 
 
 

日志

 
 

第8话 Diamonde  

2005-04-29 20:03:00|  分类: 恐怖宠物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雷欧惊奇地说道:“喔——真稀罕,你居然也穿晚礼服。”可不是嘛,有一张D伯爵的照片,他穿着西装坐在沙发上,旁边站着一对男女,但雷欧只在意D伯爵:老实说,他穿西装也蛮好看的。不过在这里却一次也未见过。

“那是我祖父。”D伯爵更正道。

“祖父?呵……真像!”雷欧咬了一口饼干。

“看清楚,角落不是写着‘1938年·柏林’吗?”

“喔——”雷欧低头仔细看了一下,确实有那些字,“那你的祖父曾受封爵位喽?”他放下照片,回到沙发上,逍遥地摆着一个POSS。

D伯爵放下点心说:“大战来美国之后,就变成了微不足道的宠物店老板了。”

“嗯!”雷欧说着,又接了一句话,“还有,你别老拿甜点,有没有能填饱肚子的东西?”

“……你把这儿当成饭店啦?”D伯爵微怒地说道,而且吃完饭也不付帐。

“我是有苦衷的嘛!”雷欧吞下最后一口饼干,“呆在局里加班,回到家也没有像样的食物,饭店的菜又不合我的胃口。对了,你知道你们亚洲有个叫加尔那的岛国吧!”

“嗯……”D伯爵边坐下来喝茶,“虽是小国,却一向由正统的王室所统治,而且还是个拥有世界少数仅存钻石矿山的富裕岛国。”

“没错!”他倒知得不少嘛,雷欧继续说,“加尔那的国王去岁寿终正寝了。但这位国王却有位小自己30岁的情妇——而且最近传出她‘怀孕’的消息。由于国王与正室的王后膝下无子,这也就意味着‘王位继承人’的诞生!这么一来,想当然原本可以继任王位的同父异母的王弟,是不可能这么容易善罢甘休的。更糟的还有,趁着场混乱中,图谋废止王政的大臣们也将她视为眼中钉。”雷欧停下来喝了一口茶,“国王的情妇发现不仅是腹中的孩子,连自己都有生命危险时,便逃到以法治国闻名于世的美国,受她之托的联邦警察,为了不丢面子,发动全体警察,24小时全力守护。”

“喔!”D伯爵困惑地看着他,“不过,她说真的是国王的私生子,有什么证据?”

“就是这个!”雷欧竖起食指大声说,“那个国王真是不像话,听说在生前刻意将自己的精子冷冻保存在某处,就是用‘它’,情妇才得以怀孕的,那女人现在有4个月的身孕,国王在半年前早就死了。”

“什么……?”D伯爵的神态总算有了变化。他倒不是知道现代科学技术,只是觉得这种事太过分了。

“真是世界末日喔!父亲死后孩子才受孕!身为正室的王妃扬言绝不承认那个孩子,不过王室总不可能让血统这么断了。”雷欧跷起二郎腿,双手挥动着,“唉呀——这种有钱有闲的大人物做的事,不是我们能懂的啦!幸好我是小老百姓。”

可不是,因此事社会舆论不断,天主教会斥为违反神意,违背伦常什么的……而民间团体却高喊人权拥护,说这正是科学的奇迹双方吵得不体不止,没完没了。

“……我没兴趣。”D伯爵说道。

“啊?”

“对这些人类的行径我不感兴趣。”D伯爵微笑着,眼睛笑得和眉毛一般弯,雷欧看见心中大叫不好:糟糕,又露出那种天真的笑容。你也别说得那么明白嘛……

D伯爵突然面带忧虑地说:“比起那些……”他抱起一只浣熊,“更令我担心的是浣熊小胖不停地泻肚子呢!大概是紧张过度吧。”

雷欧一听茶水便从口角流出:“……脏死了!别说啦,我在吃东西耶!”

真是可怜的人。

 

店已深了,满城的灯光使得不夜城与一片星辉的天空连在一起,道路上微有一层薄雾,隐隐看得到一个穿着及地长连衣裙的女人在唐人街的道路上,她的目的地是——D伯爵的宠物店。

“请问D伯爵住这儿吗?”柔美的女声令人心醉,伴了点不损魅力的干涩。

“是的,请进。”D伯爵未料还会有客人。门开了,走进一个穿着华丽礼服的女士,面纱遮住她的脸庞,但令人直觉到会是一个绝色的美女。女士撩开自己的面纱,却是一个高贵的老妇人,凭那衰老的面容依旧有魅力,可想年轻时的容颜绝对好看。她戴着发冠,遮住了头发,冠的两边装饰了鲜花和珠串,两只手的小指和无名指蓄着长长的指甲,上面镶饰了玛瑙、钻石之类,非常美丽。

“啊……你……是皇后陛下!劳驾您专程前来……”D伯爵感受得到女士高贵身份的气息,对她行屈膝礼。

“不要紧。”皇后手里拿了一把折扇,半打开着说,“我今天是偷偷过来的。伯爵不在吗?”

“非常不巧,祖父出门收购商品未归,有事也可以吩咐我。”

“……是吗?我是来想请伯爵帮我一个忙……”

“请说。”

“相信你最近已经听说我们一族所发生的事了。”她指着的是加尔那王族的事。

“……是的。”D伯爵依言答道。

“那么……”皇后似乎下了很大决心,终于说,“请你替我杀了那个即将出世的孩子。”

D伯爵听完,吓了一跳,话也说不出。只听皇后一脸幸福地诉说起往事来:

“那一切的往事,至今仍历历在日,华丽的婚礼,不绝的祝福声。但是,初次见面的我俩还太年幼了。他说我丑,我嫌他矮。现在回想当时,不过是孩子间两小无情的斗嘴,但两人硬是固执地摆架子。不顾人们对传承子嗣的般切期盼,我们从不交谈,也不正眼看对方,过了好几年有名无实的‘夫妻’生活。然而有一天,我突然病倒了,躺在床上,连续好几天徘徊在生死边缘。当我好不容易恢复意识时,发现夫君正在一旁,满脸焦虑地看顾我——许久许久以来的隔阂,仿佛消失在那一瞬间。但讽刺的是,由于生病的关系,使得我再也无法生育。大臣们一直不断地在夫君身旁劝他另娶侧室。不过,夫君却丝毫不为所动。虽然我们极力反抗,但阻挡在面前的……或许正是我们身为王室而必须背负延续血统的命运吧!不可思议的是,当我们知道没有生育子孙的希望时,反而发现了同胞之情,朋友之情,以及作为夫妻最纯洁的爱情……正因如此,我绝对不允许这次的事情发生。”皇后的声音开始颤抖,往事一想,不禁悲从中来地低声呜咽道,“我不相信亡夫会希望留下他的精子,这必定是大臣和主治医生的阴谋——呜!呜……”

“陛下?”D伯爵安慰着她。

“……我已时日不多了……”皇后握着D伯爵的手颤声地说,“只是我绝不允许……亡夫的孩子是别的女人所生,即便王族的血统就此断绝!”

又是一个怨妻妒妇,D伯爵深深同情地看着她,说:“你的心情我能了解,但我只是个小小的宠物店店员,那种荒诞的事——”

皇后不语,她突然抚着D伯爵的脸说:“……你和伯爵实在太像了。”

“……您认识我祖父?”D伯爵不知她和祖父也有点瓜葛。

“是的……很久以前,在我们都还年轻的时候,他曾劝诱过我。”

“劝诱?”D伯爵不解。

“对我这无法生育的王妃来说,在王宫里简直是如坐针毡,你祖父出现在当时已近乎已失去地位,而又绝望的我的面前,他热心地说要带我离开这狭窄的王宫,逃到外面的世界。我曾一度拒绝他伸出的手,但如今却必须借助他的力量,实在太自私了。”皇后烦恼地说。

“……陛下。”D伯爵不知该如何安慰。

“不过……你会选择哪一边?你祖父?还是父亲——”

咦?……父亲?D伯爵惊奇地想:怎么和爸爸又有关系起来了?

皇后说:“劝国王娶侧室的医生中,也包括你的父亲。”

闻言,D伯爵一改迷惘,神情变得严肃又冷酷,抿紧嘴唇——在他心中已作出了决定……

 

深夜十一点,在警方重重守护的“某大旅店”传出了一阵爆炸声,继而火焰开始吞噬起来。

正值勤的雷欧大叫:“以优法夫人下塌的饭店为目标,难不成是该国派来的杀手干的?”他呼叫守护人员,“优法夫人无恙吧?”

但没有回音,众警察疾奔而上,房门外的人全倒在地上,“优法女士!”组长撞门而入,房里一片狼籍,两侍女倒在床边,而床上的优法夫人躺在血泊之中。雷欧上前扶助起她,“夫人!醒醒!”

优法夫人张开眼睛,泪水涌了出来:“……宝——宝……我的孩子……”说完她全身一软,死去了。

雷欧气得无法说话,他放下优法夫人,走出房外参加现场询问工作,他问一个受了伤的旅店保安人员:“喂,谁干的?”

对方忍着痛说:“我记得一股不知哪来的香味,跟着头脑一片空白,手脚也不听使唤了!”

“那犯人的长相呢?”

“是一个男人……”

“只有一个?”但有职业水准的利落手法,一招就命中要害,房内的人就是如此被杀。

“特证呢?”

“黑衣黑发的年轻东方男子,大概练过功夫,身手很矫健……”

雷欧越听,眉毛越紧:先以香气使人不能动弹,轻巧的身手——和圣诞夜的手法相同……他看见四周物品破碎,还有小孩在哭找父母。他气愤地咬着牙:连无辜的人也卷了进来……知道这间饭店的——难道是——他想起刚才在D伯爵店里他拿着这间旅店的火柴抽烟,上面有印地址。他现在的心情已——

 

D伯爵趁无人注意,只一越便跳过了栅栏,他穿着一件有别往日花俏的纯黑夜行服,显得干脆、利落。他抬头望向一边被祝融围困的饭店,握紧了拳头:还没结束,应该还有备份的精子试管,必须将它们全部毁灭,为了不让旧事重演。不论是站在祖父边还是父亲这边,不管什么理由,不管是何种手段,我实在无法认同父亲的作为。他来到州立生物特别实验室,先到监视处,用药迷倒监视人员,并关上必录电视,开始去寻找。

应该是被保存在零下液态氮冷冻库中,在哪呢?D伯爵在众楼中徘徊,他找到了一个门,但是要解除门锁,还要卡和密码才行得通。他只得走暖气窗了。一下去,身边的角兔发出警告,D伯爵停下脚步,拨开遮着右眼的头发,露出里面金色的眼睛!他看到了黑中分布了许多细细的红线。是红外线警报装置!实在太狡猾了!D伯爵扭扭双手,准备在不触及装置的前提下强行突破!

“吱!”角兔飞到他面前,不住扑扇双翅。

“小Q?”D伯爵见角兔挥动着那对蝙蝠翅膀,“呼悠~呼悠~”地灵巧地绕过了红外线。它也具有蝙蝠的特异力量呢!

“好棒,好棒!”D伯爵开心地拍着手叫好。

角兔到了红外线控制器前,“吱”地叫了一声,弓紧身子,“啪”地一脚踹向按钮。那些红外线渐渐消失了,D伯爵走到了保存室一见——怪了,照常理这里是戒备森严的地方,而室内却空无一人。不过特殊保存室需要卡片验通,还得检查指纹和声纹——可D伯爵一项也过不了。

 “谁?”坏了,怎么刚才没注意还有人没睡呢?一名保安打着手电进来了。D伯爵匆匆要躲,一时又没处可藏,他只好钻进一大堆悬挂着的工作服里。灯也近了他身,D伯爵紧张了起来:我不能在这里被捕——

对方抽出了枪,D伯爵没办法了,情急中他穿上一件工作服,手里还拿着一柄银蛇匕首。

灯光照到D伯爵的脸,对方吃了一惊,叫道:“医生——”

D伯爵的心跳顿时减缓:……也许可以而成功,那个人叫的医生一定是爸爸了。这么一来……

“您在这里做什么?也没开灯。”

“呃……这……没有……只是在找个东西……”角兔躲在他背后,他手上的那把短剑也顺势隐藏在宽大的工作服里,“正打算要检查研究物体,通行证却不晓得掉哪去了。”

“喔!那我来帮你好了。”保安热心地说。

“……真是多谢了。”D伯爵微笑着说,的确该谢谢他。

保安放入磁卡,边按码边说:“对了,您换发型了吗?”接着手纹检查,“回去时请小心,听说海边的饭店爆炸了,说不定……”这时门打开了,保安对D伯爵说,“好了,请进。”

“谢谢。”D 伯爵微笑地道谢,他右眼前的头发似有意又无意地飘向后面,而他的右眼闪着异彩直对着保安,暗示道:忘掉吧!你在这见到的一切!都从记忆中消失吧!

保安接命,转身就走了。他将忘了这一切。

“呼……”D伯爵吐了一口气揉揉右眼,头有点昏。他打开正在运作的机器,一股寒冷扑面而来,D伯爵看清楚标签,带走了目标的试管。

大功告成,他微笑地合下机器离开。隐藏在茫茫夜色里……

 

太阳还未出来,D伯爵来到海边,皇后已等在那里了,他打开试管盖将试管向了海里去,瓶子借着水光,闪着星星般灿灿的光,“扑通”一声地掉入了海水里,回到生命最原始的地域里去了。

“伯爵!”皇后微笑地道谢,“谢谢你答应我的不情之请。”

“不客气。”D伯爵回礼道,“在没有爱情的婚姻下所出生的孩子,更令人觉得困扰呢!”

太阳出来了,光线源源不断地伸出云层,照得大地一片光明。

“啊……他来接我了!”皇后痴痴地说道,只见天空飞来一只鸟,渐渐变成人形——是国王。他的样子高贵又风流,背部还有一对白色的大翅膀,皇后突然年轻了几十岁,她往上纵身一跃,飞到了天上来的国王身边,两人相拥在空气中,皇后对D伯爵说:“这是我俩决定好的未来,所以你不要为我们悲伤。代我们问候伯爵。”之后,两人变成鸟的模样,向着太阳的视线,向着自由的蓝天、白云飞去了。

“祝你们俩幸福……永远——”D伯爵无限深情地望着那对鸟儿,他也希望可以如他们一样,自由地飞翔着吧。之后D伯爵回到店里,正在开店门时,背后伸出一只手:“早上才回来,你还真是不可轻忽呢!”是雷欧,“昨晚11点到12点之间你在哪里?”

“怎么了?突然间这么问……”

“别告诉我那是你的私人时间什么的!少唬人了!如果缺乏不在场证明,请跟我到局里一趟。”雷欧对他说。

这时手机响了:“喂!我是雷欧!刚才抓到嫌疑犯了。”他一手如拎山鸡般抓紧着D伯爵的衣领,一手接听,角兔见主人被如此虐待,急得直揪雷欧的头发。

“什么嫌犯?这才刚抓到昨晚的犯人呢!”电话一边传来组长的话,“果然是职业杀手,正要带回来盘问。你也给我赶快回局里!”组长大声吼出最后一句,震得雷欧耳朵麻麻的。他关上手机,一脸不快地看着D伯爵,D伯爵扭着被抓痛的手,微笑地问:“请问……我犯了什么罪?”

 

这样,雷欧也无法再说什么了,第二天,又照常到店里去串门子。D伯爵照例请他喝茶,这次还破例煎了两个荷包蛋,让雷欧又惊又喜:“真难得,在这里居然有甜点以外的食物啊?”

D伯爵没好气地说:“是你自己要求的呀!”他边沏茶边说,“这样行了吧?请慢慢享用!”

“那我不客气啦!一整个晚上都疲于奔命,肚子早饿扁喽!”他吃完一个荷包蛋,叹了一口气,“唉!这一回……我的直觉好像错了。”昨晚的事件报道占了整整一面哪……“不过这么快就逮捕到犯人,勉强挽住了警方的面子。”

D伯爵留意的却是报纸小角落的一节生物报道:今日凌晨,州市动物园值班研究员发现鸟类馆的孵卵室生育中心精子遭窃,就如其别名“钻石之泪”般,此鸟数量稀少,半年前受保护的最后一只雄鸟由于终老而死,繁衍后代的最后希望完全寄托在低温保存的精子之上。但唯一存活下来的雌鸟,今日凌晨竟猝死于同馆内。事实上这次的偷窃行为使得此鸟类从地球上绝迹。

雷欧看着蛋,觉得有点异样,刚才太饿没注意,现在……“话说回来,这荷包蛋的蛋黄怎么这么大,颜色也好像不大一样!”

D伯爵笑着说:“这是特制的,当然特别喽。”

雷欧切了一块,挑起来正要放入口中,却见D伯爵只是喝茶而已,便问:“咦?你怎么不吃呢?”

你管人家这么多干什么?D伯爵暗中臭骂着他太多管闲事。他大概不知道自己吃的是比钻石还贵重好几倍的蛋吧?

这个蠢材。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