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灵魂可托之地

我写什么是我的事,你看什么是你的事。

 
 
 

日志

 
 

第6话 Destruction  

2005-04-29 20:18:00|  分类: 恐怖宠物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是D伯爵的做梦时间——

D伯爵在梦中又一次看着那隔着重重雾气的山岭上吼叫着的剑齿虎,醒来时难过地流下了两行清泪:这孤傲的野兽一次也未回头地离我而去了。

“吱!吱!”角兔担忧地飞到他床头。

“啊!”D伯爵坐起身来,摸着立在他肩上的角兔说,“没关系……”他心里依旧很难过:又是那个梦,跟以前一样。D伯爵望向窗外,古朴的窗形加上那轮满月和在中国一样。(外国的月亮未必更圆。)

现在又有一种……最后的野性消失无踪……

他睡不着,决定出去走走。他穿好了衣服后,拎着一只捆扎结实的皮箱走在不夜城的路上,伴着一点忧郁。

雷欧正好下班,工作到晚上11点的确有点过度。但对雷欧而言,什么时候都可以作为工作时间,正如D伯爵什么时候都可以当作喝茶时间一样。他叨着一根烟,远远的就见到伯爵,正要出口招呼,但转念一想:等一下,那家伙要干什么?这时候在这里溜达?这样想,便开始跟踪起来,还反复打量着D伯爵手上的箱子……结果却见他走进了州立博物馆!这时候已经闭馆了。可为什么……?他看到——

D伯爵和门卫打了招呼,又递给门卫一个纸包,说:“这个不成敬意,请你收下。”

“啊!不好意思,每次都这样。”门卫搔着头边说,心里可受用着呢,“那你好好休息。”

雷欧看得一肚子不痛快:刚才给的是什么东西?贿——赂?他心中突地一亮:我知道了,那箱子里不是麻药就是钱,或者是贩卖人口的名单。在没有人的夜晚,博物馆是交易的指定场所。终于让我抓到你有狐狸尾巴了,D伯爵——

雷欧乐滋滋地翻过铁门,趁门卫不注意溜了进去。只见馆内一片漆黑,几丝月光照在森森白骨之上。——这里古生物化石展览区。

这种气氛……雷欧有点恶心,怪道:真是没品位的约会。当他看到D伯爵的身形,心中不禁想:交易的另一方好像还没来。会是中国的帮派还是南美的黑手党?反正不管对方是谁,我只要守株待兔,就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他听到伯爵打开箱子的声音——嘿,已经开始确认货品了吗?

但,却见D伯爵取出一套茶具,将准备好的安菊春茶倒入杯里,满室一股香甜。

“哈……”D伯爵喝了一口热腾腾的茶水,陶醉起来,继而又摆好了香案。

什么?雷欧看得很火爆,居然还在那悠闲地喝茶,这家伙——!等等,那个茶具只是伪装的幌子,箱子里还有暗格吧!他这样想,抬头一看伯爵,谁知他早已打了个美美的哈欠,正低挂着头寻周公去了。

喂!这可不是该睡的时候!当D伯爵发出了酣声时,令他更加发火,他冲到D伯爵面前,一把揪起他的衣领,吼道:“你到底在干什么?——拜托你认真一点好不好!一点紧张气氛都没有!起来——!”他狠命地摇着D伯爵,伯爵的双手往下一滑,软软地落下,那一脸睡相美得不可方物,令雷欧看得无所适从,更加恼怒不已。他渐渐担心起来:“喂、喂……伯爵!”他为放下伯爵,半跪了下来,却听到脚边“咣铛”一声,他不小心弄倒了香炉,一股熟悉的香甜迷醉了他,他顿时感到全身无力,头脑一片空白……

 

当我们这位一心希望D伯爵是不容敕罪、非是罪魁祸首的刑警先生醒来时,他发现自己坐在丛林里,四周长了许多像见又不见过,似乎知名又不知名的植物。他莫明其妙站了起来,第6感引导他走了一条路,使他一会被始祖鸟抓了头发,一会被不知名的动物撞了一下……这是什么玩意呀?他无可奈何地坐下,听到背后有声音,接着竟传来了笑声:“啊哈……,别这样!”

雷欧循声走去,只见D伯爵抱着一只奇怪的动物笑得非常开心。是D伯爵……!?

那动物闻到生人气,扭头吸着鼻子,D伯爵见状问它:“嗯?怎么了?”

雷欧从林子里走出来,边挥手边打哈哈:“没事。”

D伯爵一见到他便面露难色:“刑、刑警先生?”

“啊!不是的,我没有要吓你的意思!”雷欧慌忙解释。

“你怎么……怎么来到这里的……?”D伯爵放开手上的动物问道。

雷欧一听立马握紧了拳头:“那可是我想问你的问题,你的毒品交易进行得如何了?中国帮派、南美毒品走私组织?人呢?”

D伯爵耷拉下嘴,原来如此,害他还抱了什么希望。他走到雷欧面前,握着他的手说:“刑警先生。”

“咦?”雷欧无法忍受他的亲密状。

“这里是‘梦’,你现在正在做‘梦’。”

“什么?梦……梦?”

“是在跟踪犯人时,不自觉睡着吧?”

对,就是跟踪你!雷欧并未说出来,只说:“那你也是我梦中的人物之一喽?”

“对、对。”D伯爵点头答道。这样可省了他不少事,反正也没错。

“对,对喔!这样说来比较简单。”

“嗯、嗯。”D伯爵点头如捣蒜。

“那我可要起床了。”他转身便走,“没时间和你聊天。”

“等,等一下啦!”D伯爵慌忙拉住他的胳膊,“既然你都已经来了,就好好就地野餐吧。”

“野餐?!”雷欧怒道,“我才没那工夫!”他用力地甩开D伯爵的手。

“别这么说!”D伯爵一时未拉住雷欧。雷欧刚跨了几步,忽感到一条滑滑湿湿热热的舌头从他脸上舔了过去。

“哇啊!”他吓得大叫了起来,转身一看:一只和他差不多高、长着两只巨大鹿角的怪动物站在他背后,“这,这是什么玩意?”他掏出枪来,涕泪俱出。

“冷静一下,刑警先生。”D伯爵握住他的枪制止道,又走到那动物去摸着它的颈子,说道,“这孩子虽个子很大,但却很胆小。”

“这孩子?”雷欧见那“玩意”低下头舔着D伯爵,诧异地问。

“对呀!他还是小孩子。”

雷欧惊呼:“这是小孩子的话,那爸妈有多大……?”

D伯爵点了一下他的手臂,眨了一下眼笑着说:“……你后面……”

雷欧扭头一看,唔,他吓得话也说不出,这回来了一只长着有前面那只动物两倍大的角的怪物,同理,两倍大的身形,它走向它的孩子,温和地舔着它的头。

“这是什么呀?有角的马——?”

“这是肿骨鹿,麋鹿的祖先,就是‘四不像’的祖先啦。”

这样啊……雷欧也学D伯爵的样子,轻轻地抚着小肿骨鹿的颈子说:“这……这么大的鹿,别说没看过,听也未听过。”

D伯爵接着说:“这种鹿,现在绝种了。”

空气有点僵化,雷欧觉得怪怪的:“什么……你说什么?”

D伯爵走到小鹿的另一边问道:“刑警先生,你知道现在地球还有多少生物吗?”他们的四周飞翔着早已绝种的始祖鸟。

“……这个,没头没脑的问题,谁会知道。”

D伯爵隐去了微笑说:“从哺乳类到鱼、鸟、爬虫类、花草树木为止,依种类别细分约有5百万种以上。在这当中,有三百种以上的生物,在一年之间绝种,也就是1天1种,就这样到现在。在沙漠化的雨林草原,在被砍伐的热带雨林,在围海造田的海边……在某个动物园里,某个种族的最后一只生物,正做着临终的最后哀号!这都是许多人从未想过的!”

雷欧越听眉毛锁得越紧,他无法回答D伯爵那不是问题的问题。放眼过去,蓝天、白云,象最洁净的水一样无垢;草、树、山是那么翠绿剔透;雕齿兽随心所欲地美食着它的最爱;猛玛象不住地喷着鼻子散热;天上自由地飞着始祖鸟……

“这里是哪?什么时代?”雷欧严肃地问D伯爵。他觉得世界在变暗。地球——巨大的地球展现在他的面前。他犹如浮在太空一样失去了脚踏实地的真实感。

而伯爵却面露微笑:“我不是说了吗,是‘梦’。这里,可以看到地球……那段令人怀念的记忆。”

话到此,一阵败兴的“咕噜噜”声从雷欧肚子里发出,他有点不好意思:“奇怪,在梦中也会肚子饿?”

迟钝的人!

填肚子还是重要的,又是第6感引导雷欧爬上了一棵长了奇怪果子的树。

D伯爵在树下喊道:“刑警先生,危险。”

“没事,没事。”看雷欧的样子多少有点像快乐猴子。(是否反映人的确从猿进化来的?)

摘到东西,他尝了一下那长着软刺的果子:“看起来怪怪的,但很好吃。”他信手丢下了一个,“喂,你也吃吃看。”

D伯爵接到后,感到有点讨厌面前的食物,但也试着咬了一口,的确不错!“真的。”

“对吧!”雷欧接受赞美,竟有点飘飘然。下树时一脚踩了个空,“咚”地掉下来,还好下面是一口潭。

“刑警先生!”D伯爵忙奔过去。

刚到潭边,雷欧从水里抬起头来呼了一口气,双手还抱着一只长了角的鱼:“这个也可以吃吧!”他简直象饥不择食的野兽!鱼儿受擒便不住地扭动,它身上的刺划伤了雷欧的手臂,血流了出来。“血……血……”D伯爵提醒雷欧,而他本人却似乎不怎么清楚,听伯爵一说才抬手看。“嗯?啊——只是小小的擦伤,舔一下就好了。啊……逃跑了!”那手中的鱼少了另一只手的遏制,便挣脱了。令雷欧可惜不已。

“可、可是,万一细菌感染……”

“别担心啦,反正只是梦嘛!”雷欧丝毫不在意。

哼,狗咬吕洞宾!生气归生气,D伯爵还是拿了手帕帮雷欧包扎。“你究竟是大胆,还是适应能力强?”他不禁问。又说:“我是那种到无人岛也活得下来的人。”之后,他找了块地方坐下来歇息。

雷欧有点得意地说:“就算世界上只剩我一个人,我也能活得好好的。”

D伯爵听完,眼睛闪着不悦,他冷冷地问:“这么说,为了自己生存,把其他人杀了也没关系喽?”

“伯爵?”雷欧对D伯爵的问题感到奇怪。

D伯爵站了起来说道:“如果最后只剩下两个人,而又只能活一个人的时候,你会毫不犹豫地把另一个杀了?”他突然提高音量,第一次对雷欧发那么大的火,“如果你又很饥饿的话,你还会贪心地把对方的尸体也吃光,对吧?你这么想赢着活下来吗?”他显得生气而又悲愤。

“啪”D伯爵被雷欧打了一巴掌,“你给我差不多一点!干么冲着我来?”雷欧吼完了拿了根烟正要抽,偏打火机好像没气了,而他心里想着D伯爵那奇怪的情绪,一直在磨擦着打火擎。

“不管怎么样,我绝不会跟你两个人到无人岛的。”

“我也不会,我讨厌美国人。”D伯爵拿走了雷欧刚点燃的烟,“别在这乱弹烟灰。”

“干嘛?”雷欧不高兴地夺了回来。

D伯爵更火大:“自以为是适应力超强的现实主义者,其实只是乐天过头没大脑的单细胞,把便宜的正义感跟自我满足的英雄主义混为一谈,根本就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野蛮的肉食动物!”

 “……你给我安静点!”雷欧敲了D伯爵一个爆栗子。

“你马上就用暴力解决问题!”抚着痛处,D伯爵不满地就事论事。他继续说,“像你这种典型的美国人,应该拿去博物馆当标本做装饰。不过当标本的话,很可惜!你只是肚子、肩膀、脚上都有子弹的瑕庇品而已。”

雷欧反驳道:“我才不喜欢你们中国人的那些恶习呢!你以为你……”他的说被一阵噪杂的奔跑声打断,“那,那是什么?”他指了远处。

只见几十头肿骨鹿跑得飞快,背后扬起了一层厚厚的尘土,鹿群后奔跑着一只长着一对尖齿露在外面的剑齿虎,它飞奔地扑向鹿群,捕到一只落后的小鹿。它是刚才和D伯爵及雷欧在一起的小肿骨鹿,雷欧见状拔出了枪。

D伯爵忙阻止:“你……你要做什么?”

“我要救那小鹿。从这里我能打中给你看。”他回头看着D伯爵,“相信我的技术。”

“住手!”D伯爵阻拦道,“我们不可以出手。”

“你说什么?”雷欧问道,“它不是你的喜爱的家伙吗?这样会被吃掉的!”结果雷欧开枪打中了虎的腿,虎“吼啊”叫了起来,小肿骨鹿趁机逃了。

“脱离险境了!”雷欧高呼,一点也不知麻烦大了。

D伯爵惊慌道:“你,做了什么事——”

“吵死了!”

“混蛋!它朝我们这里来了!”D伯爵终于能说清楚话,而且是脏话。可是——

那剑齿虎目露凶光,拖着右腿跑了过来,速度却未减慢。没办法,D伯爵离开雷欧朝剑齿虎迎面跑去。

“不!伯爵!不要做傻事!”

但D伯爵并未搭理他,只向剑齿虎叫道:“剑齿虎!是我,你忘了吗?”此时的剑齿虎吼声不断,更加劲地冲了过来。不行吗?你已经失去了正气了吗?D伯爵心里掠过了一阵伤感。他闭上了眼睛,扬起头面对着扑来的剑齿虎……

“砰”雷欧又开枪,一阵热血喷了出来,向后横溅了出来,剑齿虎应声而倒,顺势将D伯爵也压倒,还将D伯爵的衣服染得斑斑点点,如开满了血红的花。

“伯爵——”雷欧跑过来,扶起D伯爵,“喂,你还活着吧?你这笨蛋到底在干什么?”

D伯爵起身看到剑齿虎的尸身,惊得目瞪口呆,他缓过神的第一句话便是骂雷欧:“……你怎么那么多管闲事……”

“什么?”雷欧火道,“我好心救你……”

一阵沙沙的声音从背后传了出来,再次阻了雷欧的话,他闻到声一转身。看到草里摇摇摆摆走出的两只小剑齿虎,它们像小猫般可爱地露出一对小小尖尖的牙齿,低声地叫着。

“小孩……”雷欧这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了。他回头看了看D伯爵。

D伯爵从母剑齿虎那边站起来,走向小剑齿虎,摸了摸它们小小的头说:“能喂它们吃东西的妈妈不在的话,这些孩子也没办法活下来,也没有办法由人类接手养它们。”D伯爵抱起了两只小东西,“这是——森林的法则。”

“所以你要代替那鹿被吃吗?”雷欧大声地问,“真是乱七八糟,难不成你是印度和尚?”他看了看D伯爵怀中的剑齿虎,正色地说,“我可不会后悔,就算那是只女王养的猫;就算你是前科累累的杀人犯;就算它是在这世上最后的一只,而你只是中国十几亿人口中的一只臭虫,在我眼前就快被四分五裂的被吃掉,我也不能闭着眼不管!”雷欧把枪插回枪袋里,补充道,“不过你可别误会。我会救你,只是要逮捕你去牢里关着而已。为了那些因你卖出去的奇怪动物而死去的人,我要让你接受法律的审判。”

“审判?”D伯爵抬高了头,“我吗……?”他露出了往日的微笑,带了三分邪气,“到底谁审判谁?这个世界,只剩下我跟你而已!”

雷欧恍然觉得一股从未有过的感情冲击了他,使他的世界突然变暗。这时天色忽然暗淡了下来,D伯爵消失了。雷欧着急地叫道:“伯爵?”但无人应他。一股强大的、压抑的气氛中。

——你是最后的胜利者,怎么样?满足你的希望了吗?

脑海里闪过这念头,雷欧一阵困惑:“伯爵——?”此时在他面前已不是绿荫在晃动,而是一片满是石砾,沙土的大地画面,空空的原野,寂寞得没有记忆。

“这位先生,你在这里干什么?”背后传来了一阵陌生的声音和一束强光,两个保安来了。

雷欧转身一看:“啊……有人?”像看到救星似的,他很兴奋地说。

“我们听到枪声,所以来看看。”保安甲大声问道,“损毁展示物的人是你吗?”他指了一个角落。

“什么!”

雷欧扭头看保安甲指的地方,只见一架骨架,头被打了下来,摔成很多部分,还有的粉碎了。说明书写着“剑齿虎,更新世后期……”

他突然看到一幅画,和梦中一样的!而画前设了许多仿造的古生物标本,在梦中都有看到。

“不管如何,在警察来之前,请你到管理室。”这两个保安各架住雷欧左右,不由分说便要走。

“等等,我就是警察,政府的刑警。”

保安乙对同伴说:“这人怪怪的,先带走再说。”

“你在这里干什么呀?刑警先生?”D伯爵总算出现了。

“D伯爵?”雷欧再次遇救星。

“还没睡醒呀!”他微笑地问,双手插在宽宽的衣袖中保暖。

“睡……睡醒?”

两旁的保安见D伯爵如此称呼手上的“犯人”,便不再怀疑。

“啊,对了,毒品交易——中国帮黑手党那些人在哪?”

“你说什么?”保安甲责问雷欧,觉得这个刑警未免太奇怪了。

雷欧反问:“你们也是共犯吗?”真是无礼的家伙!

保安乙说:“伯爵只在这里静坐冥想而已。”

“静坐冥想?”雷欧诧异地问。

“对,每个礼拜一次,供养那些动物的亡灵,来启发自己。这是中国人的宗教习惯吧!”保安乙煞有介事地说,“在规定时间外入馆是违反规定,不过,我们也拿了他的点心。”

“对……对,就是这样。”D伯爵很高兴有人帮他开脱麻烦。

 

终于离开了博物馆,雷欧看着面前的D伯爵,感到非常不悦:混蛋!这绝对不寻常!茶也好,——对了,那个香炉!“呵——”他打了个哈欠,沮丧起来:可是在睡梦中对州立博物馆展示物发了两颗子弹,明天可要被部长炮轰了,要写悔过书……

眼见D伯爵越走越远,雷欧忙叫道:“等等!伯爵,等一下!”

“什么事?”D伯爵扭头问道,神色和平常一样平静。

“这……不是,这个……”雷欧有点惭愧,“刚才差点和你打架,是我不好。”

D伯爵一听微笑了起来,连眼睛也笑得成了月牙:“你在梦中看到的东西我可是一点也不知道。”

“啊?”雷欧静了下来。果然,这一切只是梦,又是那虚伪的微笑。他想起梦中D伯爵那种种表情:又惊……又怒……又笑……——感情,那家伙什么时候开始,丧失了表露感情的表情?他看着D伯爵的身影说,“可是……我最后……还是只剩下一个人努力地在边缘上活着。”

但D伯爵连眼皮也没眨一下,只说:“要不要到店里喝茶?我刚拿到上等的茶叶。”

“喔?喔!好。我肚子实在很饿哩。”

“是……是。”D伯爵不耐烦地答着,他望了望天上的月亮,眉宇间堆起了一层哀愁:它又再一次没有回头地离我远去了。

回到店里泡好了茶,D伯爵背向雷欧打开箱子,里面却钻出了那两只小剑齿虎,正“咪咪”地叫着。D伯爵伤脑筋了:“什么时候……”

“什么?”雷欧正拿着杯子听见D伯爵奇怪的话问,但他绝不知道是为何。

既然那两只小宝贝赖定了D伯爵,那他是绝不能让雷欧知道的。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