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灵魂可托之地

我写什么是我的事,你看什么是你的事。

 
 
 

日志

 
 

第30话 Deep  

2005-04-20 00:01:00|  分类: 恐怖宠物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0话 Deep
  
  那个女人,从海浪的缺口瞪着我直瞧。在逐渐消失的意识边缘,我听到了她的笑声,我确实是听到了。
  
  
  夏天的阳光又烫又热,使海岸温暖得有点过头了,但海水的水温依旧让人很是舒适。天空晴朗得令人神怡,好似人间天堂的美景——礁石勾划出海天的分界线,却又使海和白云连成一体,伴随着大浪的击拍,随阳光而流动着光芒。椰子树显得特别精神,正是果实成熟之际,空气中也可以闻到椰奶浓浓的香气。
  
  “夏天!海边!避暑胜地!”雷欧一手拿着滑浪板,一手遮着眼睛,眺望远方,他的旁边站着克利斯。他还年幼,要扶着救生圈。离他们背后较远一点的沙滩凉椅上,坐着D伯爵,他轻摇着纸扇抱怨着:“要去海边市内也有,干嘛大老远跑到这种地方来……”
  
  雷欧回头瞪了他一眼:“这是我难得有的休假耶!到可以当天来回的地方游泳,不是无趣之极吗?”他又大声质问D伯爵,“我说啊!都到海边来了,你穿那是什么衣服!你不热吗?”
  
  的确奇怪!D伯爵依旧一袭白长袍,不过有别棉布,是丝绸的。他悠然自然地打着扇,享受着桌边的甜酒,见雷欧无端管起他的着装,甚是有气,他用合拢的扇子轻拍了一下手说:“我们中国有句话叫,‘心静自然凉’。”
  
  雷欧瞄了他一眼,皱着鼻子咕哝:“其实你是不会游泳的吧……”
  
  D伯爵一听,大声地反问一句无关的话:“说来说去,为什么我得陪你过暑假啊!”
  
  “我有什么办法!克利斯死缠着我说 ‘要伯爵陪我来!’。”
  
  “……又开始吵了。”克利斯对角兔无奈地说,角兔也对那二人的口舌之战无力。
  
  其实,D伯爵和雷欧是各存心思。D伯爵认为雷欧在打鬼主意,要他当克利斯的免费保姆;而雷欧则怀了鬼胎:一星期没有盯着他,他一定会搞非法买卖的。两人怒目而视,正要好好斗一番嘴时。
  
  突然雷欧大喊:“好身材——!好!就决定是她了!”他看见了一个火辣辣的尤物走了过来,有意又无意地看了他一眼,他立刻巴巴地丢魂似地跟了上去,气得D伯爵说不出话,正打算火山爆发,角兔扯着他肩上的布。
  
  “小Q?”D伯爵疑问了,又见角兔指向海边的另一边,他便跟了去。一到那里便怒气全消,在礁石上蹲下去夸赞着:“哦——多么可爱又魅力四射的海蛞蝓!”(会让人笑死哦!)说着伸手便捧了一只,和它聊了起来,真是奇怪的男子。聊了一会,D伯爵起身四处走动,不经意看到克利斯正在不远处的海水里摸着什么,他背后的礁石上站着一个年纪和他差不多却哭得两颊斑斓的女孩。他走过去:“克利斯,怎么了?”
  
  克利斯闻声抬起头来,将泳镜抬高:“伯爵。”然后对他介绍了一边的女孩,“她是妃依。”
  
  妃依边哭边说:“我的一只耳环不见了。那是我瞒着姐姐借出来用的,要是搞丢了,一定会被她骂的。”
  
  D伯爵闻言对她说:“剩下的那个我看看。”
  
  她递出另一只珍珠耳环,问:“你……你要做什么?”
  
  D伯爵并未回答,他蹲在礁石上,拿着珍珠靠近水面。不一会儿,水中泛起了好几圈的涟猗。
  
  “哇……鱼儿们聚了过来了。” 妃依惊奇地叫了起来。
  
  D伯爵对那群鱼说:“和这个相同的东西,麻烦大家了。”一群鱼认清D伯爵手上的东西,便四散开去。D伯爵安慰妃依:“再等一会儿。”
  
  “好棒哦!你能跟鱼儿说话吗?姐姐。” 妃依只顾看D伯爵的脸。
  
  “是哥哥!”D伯爵暗恼。没办法,谁让他长得太美丽了。
  
  不久,一只鱼从海水里出来,似传达信息地跳跃着,之后游了过来,D伯爵从它嘴里取出了珍珠耳环,边说:“是你把它吞下去了啊,这可不是食物哦!”他递给妃依,“来,拿好了。”
  
  “哇!谢谢你。” 妃依见一对珍珠耳环完好无缺,破涕而笑。
  
  “太好了。”克利斯在一边说,这次他遇到的女孩也懂他的话。
  
  “妃依!”一声苍老的声音从另一边发了出来,走来了一个穿着衬衫、短裤,拄了拐杖的老人,他包了一块花巾,是当地渔民的打扮,“妃依……是朋友吗?”
  
  “爷爷。”妃依一见到她的爷爷,便央求他带D伯爵和克利斯出海去玩。
  
  
  
  “哥哥。”克利斯回到沙滩上,找到了在花丛中徘徊的雷欧,“妃依的爷爷要开船载我们。”
  
  雷欧不明所以:“妃依?”但既然克利斯拖他去,也只得去了。其实雷欧是个极疼爱弟弟的好哥哥。
  
  一艘小艇在海中乘风破浪,十分惬意,克利斯和妃依站在船尾,相互聊得很快乐,D伯爵不怀好意地对雷欧说:“看来是你弟弟领先了。”
  
  “罗嗦!”
  
  “你们是来观光的吗?”妃依的爷爷将船设定为自动驾驰的装置,走出驾驶室问道。
  
  “是啊!”雷欧快嘴快舌地说,“这岛真是个天堂!美妙,水又清澈。”
  
  “不!以前的水更清澈。”他否定雷欧的看法,“最近为建什么饭店和帆船码头什么的,岸礁都被铲平了一半,近来还要设什么新机场。”
  
  “机场吗?”雷欧说,“那不是很方便?从本土坐船来要花一整天的时间,可是如果飞机的话,只要个两三小时就搞定了。”他丝毫没有听出妃依的爷爷的语气其实是充满了抱怨和愤怒的。D伯爵精细地听了出来,却一言不发,静静地看着远方。海浪又翻滚起来,几只海豚翻越不已,有D伯爵的地方,便有动物。克利斯兴奋地向它们招手:“哇!是海豚!哈哈哈……它们全要过来了。”海豚友好地向他示意,探头让他轻触它冰凉的嘴。
  
  爷爷对雷欧说:“你弟弟虽不能和人类沟通,可是好像听得懂海豚说的话。”
  
  “是啊,那个中国人哥哥,也能和鱼儿交谈呢!”妃依也说,“不过我很高兴,我也可以和克利斯说话就是了。”
  
  “哦……”
  
  雷欧看着D伯爵专注地和动物在一起的侧面,陷入了沉思:看起来,他不只是能和鱼儿交谈而已,那个人什么都能沟通。“啊!”他顿感受挫,不……不好!伤脑筋!他不住地拔着头发:怎么连我也觉得他的行为已经不足为奇了。
  
  爷爷突然对D伯爵说:“说不定你也懂人鱼的话。”
  
  “人鱼……!”D伯爵兴致上来了。
  
  “是啊……!自古以来,这附近就有人鱼出没。”
  
  妃依奇怪地看着爷爷,说:“爷爷!……爸爸不是说,不要对岛外的人提起这件事吗?”但爷爷并未答复她。
  
  D伯爵却羡慕地说:“……我还没看过野生的人鱼。”
  
  雷欧又开始擦着打火机,斜眼看着D伯爵。
  
  “那是我年轻时发生的事。”爷爷开始老生之谈,“有一天晚上我撒下的网,网住了一只人鱼。她哭着用哀怒的眼神盯着我瞧,我虽不懂她的话,但她似乎在哀求我放了她,我一时心动便放了他。”
  
  雷欧哈哈地笑着,将双臂挂在船轩上,打趣道:“然后呢?为了答谢你,她招待你去龙宫了?”
  
  “——刚好相反。”爷爷挽起的右手臂,拨开额前的长发露出他的右眼,上面都有鲜明的白色大伤疤,右眼早已愈合在一起,可那些年代久远的疤痕看起来依然是触目惊心!他说,“我放走她三天后,我和同伴去出海,突然遇到了风雨,船沉了,大家也丧生了!我这唯一的生存者,也这成这副德性。我还记得,那次我抱在残木上看到她从海浪的缺口看着我笑。她竟恩将仇报!从那以后,为了替同伴报仇,我一直在追捕她!”
  
  一阵声音传了过来,D伯爵说:“海豚的叫声变了……!”
  
  克利斯走到船轩,问:“你们怎么了?”还没听到海豚的回答,一个大浪远远地掀了过来,雷欧忙跑过去护住他,对驾驶室里喊:“爷爷!糟了……是大浪——!大家快找个东西抓住!”说完,大浪高高地向他们倾压了下来重重地砸了下来,之后又迅速滚下去将甲板冲洗得干干净净。
  
  “呼——呼——!”雷欧等人都被看弄得湿淋淋的,皮肤被打得生疼生疼的,他问一下怀中的克利斯:“你没事吧?”
  
  “嗯……嗯。”克利斯还有点呼吸困难。
  
  爷爷说:“要是海浪从旁边卷来的话,我们就死了。”妃依已被吓得说不出话,只紧紧地抓着他的衣袖。
  
  “吱——啾——”角兔顿着脚,如临大敌般紧张地看着船下的水。
  
  “……伯爵!”雷欧看到原本抓着另一边船栏上的D伯爵竟消失了!他被大浪打下去了!
  
  
  
  D伯爵沉入海水中,一群海豚在四周保护他。渐渐地,他听到从海底珊瑚丛下传来了声音:“救……救……命!拜托你……救……命!”D伯爵感到蹊跷,但探向下去,不到一两秒,左脚踝被人向下拉扯。
  
  嗯!他心里一惊,从嘴里涌出一股泡沫,看到自己头上的水卷成的螺旋状,越来越黑,越来越远……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